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这一天是入冬难得的好天气,雪停了,太阳难得从连日厚重的云层后头探出脸来,照得昨晚下在庭院里和树梢上的白雪一闪一闪的。

  裴母将乖孙小宝裹成一个粽子一样,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张红通通的脸颊出来见人,其它处都包得紧紧地,然后带着小乖娃到庭院中堆雪人玩雪。

  未满两周岁的小人儿走路原就还不稳,上身上厚厚的穿着和软绵的雪一样的袄子,让他在雪地里玩时,就像个不倒翁一,样东倒西歪,倒下又爬起,爬起又倒下,乐此不疲的让人看了好笑。

  裴母的笑声因而没有停过,笑声连连。

  她愉悦的笑声向四周飘散而去,传到了踏雪而来的一群人耳里,其中被众人护卫在中间,衣着贵气却不奢华,长相粗犷却又带着一股清贵之姿,眉宇间则透着一抹化不开的忧色的中年男子,闻声后顿时浑身一震的停下脚步。

  他一停下,护卫在他周遭的五名侍卫也跟着停住步伐,一行人就这样停在山路小径上,听着不断从前方飘来的开心笑声,偶尔夹杂了几句诸如“小宝好棒”、“小宝好勇敢”、“小宝来奶奶这里”之类温柔慈爱的话语。

  一行人在雪地里站了许久,其中一名护卫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道:“王爷?”

  衣着贵气的中年男子正是项王爷裴成项,裴翊的亲生父亲。他闻声后骞然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对属下点了点头,一行人再度出发往前走。不过再往前十来步,上了一个小坡之后,位在路的尽头的民房已出现在众人眼前。

  护院王大和林立一见山径上出现一群陌生人,立刻从门内闪身而出立在院门边,不过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紧张的神情,因为两天前少爷已事先告知过他们,这几日可能会有客人上门,来人应该不少,而且因为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人,身上可能会有明显地杀伐之气,让他们不需要担心或紧张。

  “是与少爷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吗?”王大当时曾这样问少爷,结果少爷却给了一句令他与林立摸不着头绪的回答。

  少爷说:“你们看了就知道。”

  他和林立想了半天仍没想透,不懂少爷是要他们看什么,又怎会看了就知道呢?

  王大和林立两人不约而同的对看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见答案终于要揭晓的表情,有些好奇,有些期待。

  来人一行共有六个人,他们愈走愈近,六个人的长相也愈来愈清楚,王大和林立突然看见被护卫在中间那个中年男子的长相时,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对看了一眼之后又再度看向那张与他们家少爷可谓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接着喃喃自语般的说道:“果然是看了就知道。”

  一群人靠近的声音终于引来在院子里玩雪的祖孙二人注意,裴母直起身来转头看去,先是看到一群人,然后才看到站在那群人之中目光笔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的那个男人,那个被她藏在心底最深处,不敢去碰触,更不敢随意去翻阅回忆的男人,顿时呆若木鸡。

  “奶奶。”小宝不知何时来到她脚边,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她缓缓地低下头,神情有些僵硬恍惚,想伸手去摸摸乖孙的头,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连想抬个手都抬不起来。

  一双穿着男子皮质冬靴的双脚突然来到她面前,停在她身前。她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双靴子,恍惚的研究着鞋面上所绣的图案。

  “爹,您来了。”

  声音来自她后方,是儿子的声音,所以他们父子俩已经见过面,已经相认了?

  也是,儿子长得几乎与他一模一样,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不为过,只要见着面,没有认不出对方的道理。只是他们是在何时见面,怎会遇见,儿子怎么连提都没与她提过?

  “爹。”

  是媳妇的声音,恭敬而柔和,没有一丝惊慌、惊讶或疑惑在里头,平平静静的,似乎早有预料、早有准备的那种感觉。所以,媳妇也知道这个人会出现了?

  儿子突然微弯下身来出现在低着头的她面对,先是给了她一个充满温暖与安抚的微笑之后,接着便将她脚边的乖孙抱了起来,然后便听见他说:“爹,这是您的孙子,名叫裴熙,小名小宝。小宝,这是爷爷,叫爷爷。”

  或许是因为爷爷与爹爹长得太像了,小宝这回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直接便乖乖地开口唤道:“爷爷。”

  “好,好,乖,乖。”

  他的声音即便是超过二十年的时间没听到了,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容易从中分办出他的喜怒哀乐,只是不管是激动、紧张或伤心、难过,抑或是恐惧、害怕,她记得他的声音之中始终从未出现过哽咽与颤抖的情绪,因为他总是说男人流血不流泪。所以,刚刚应该是她听错了吧?

  “爷爷哭,爷爷,不哭,不哭。”

  小宝的声音令她顿时浑身一僵,猛然抬起头来。抬头的瞬间她还在想,这个向来流血不流泪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会哭的,更何况是在这么多晚辈与外人面前。

  可是当她抬头看见一张脸上布满岁月风霜,鬓发已霜白,泪流满面的脸时,过往的一切嗔痴怨恨似乎在都在那一瞬间随风而逝,留下的只有满心的思念与柔情,还有浓浓的歉意。

  他们都老了,不再年轻了啊,曾经他们俩是那么地相爱,那么地依赖彼此,结果却因她的独占欲与任性而毁了一切,使两人分离了二十多年,使他这个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男人泪流满面的出现在她面前,她真的觉得好对不起他。

  “对不起。”她伸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水,自己却反倒泪流满面。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力的伸手将她紧紧地拥进怀中,紧得就像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面一样,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或是不适,只有一种终于回家的心安感受。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见儿子柔声道:“爹,娘,外头下雪了,咱们先进屋吧。”

  她猛然回过神来,急忙从孩子他爹的怀中挣脱开来,感觉自己整张都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唉,怎会忘了儿子和媳妇还在一旁呢?而且还有其它外人也在,这下子真是丢脸丢大了。

  算了,不管了,还是先进屋吧。

  “来,乖孙,奶奶抱,咱们回屋里去。”她转身伸手将乖孙从儿子手上抱过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率先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去,迅速逃离现场。

  “爹,您先进屋里去陪娘吧,儿子先安排一下陪您上山来的那些人,一会儿就进去。”裴翊对父亲说,随即又转头对妻子说:“郁华,你也留下来帮我。”

  裴成项当然知道这是儿子为他制造的机会,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大步尾随妻子走进屋里去。

  “有告诉丫鬟了吗?”目送父亲的身影消失后,裴翊转头问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