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你们房里的床也不是很大,夫妻俩睡刚刚好,多个孩子就太挤了。我一个人睡,床也够大,小宝过来与我做伴正好。”裴母微笑道。

  “可是……”兰郁华本来还想说什么,不料裴翊却在这时突然开口。

  “好,就这么办吧,小宝就麻烦娘照顾了。”他说。

  兰郁华嘴巴微张,顿时间无话可说。

  “不麻烦,照顾我的乖孙又怎会是件麻烦的事呢?”裴母笑呵呵的说。“好了,我要抱我的乖孙回房休息了,你们俩也赶紧回房休息。”

  说完裴母便抱着孙子转身回房休息,厅堂里顿时只剩裴翊夫妻俩有些尴尬的杵在那里。

  “咳,那咱们也回房休息吧。”裴翊轻咳一声开口道。

  兰郁华除了点头,也不能说什么,夫妻俩一前一后的转身回房。

  夫妻俩的房间依然是裴翊在家时所住的那间房间,只是房门一开,裴翊却有一种走错房间的感觉,因为里头的景物全变了样,变得温暖舒适、整齐洁净,和以前的单调冷清完全是判若两房。

  裴翊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感觉真的很新奇,明明是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张桌椅,同一扇窗子,怎么他住在这里时就是那么的单调无趣,除了睡觉之外就没有其它作用,也不会想在房里多待上一刻,而现今他却有种想在这里赖到天荒地老的感觉?真的是太神奇了。这便是有了妻子,与妻子同住的感觉吗?裴翊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妻子。

  “房里我做了些布置和变化,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改回来。”兰郁华没错过他打量屋里布置的目光,在他看向她时,立即开口说道。以夫为天这个大道她可没忘记,即便过去两年多来她早已习惯自个儿做主。

  “不必,我很喜欢这样的改变。”裴翊毫不犹豫的说。

  兰郁华顿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你很紧张?”

  他突然问道,令她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转移话题。

  “夫君应该累了,让妾身服侍你梳洗完早点休息。”她说完直接转身道:“我去叫丫头准备下。”

  “不用。”

  兰郁华刚举起准备往外走的脚因他这句话而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她望向他,发出不解之声,“夫君?”

  “因为有事,我先进城一趟,在城里梳洗过了。”他为她解惑。

  要不是事先梳洗过,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他哪能像现在这般干净清爽,根本就是满身尘沙加满脸胡须,邋遢肮脏到娘见了肯定都不想认他这个儿子。娘爱干净的性子,他可是自小体会到大。

  “喔。”兰郁华闻言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能喔一声表示她知道了。其实她早发现他浑身清爽,一点都没有远行归来那种风尘仆仆的感觉,她只不过是想尽妻子的责任,加上找个暂时逃避的借口脱离他的视线罢了。

  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夫君,是她儿子的爹爹,也是她心心念念的思念了两年多的男人,可是未熟识就分离两年多的隔阂却不会因为这些原因就消失不见,所以此刻的她真觉得紧张又尴尬,尤其是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

  “你都没有话要与我说吗?”她的沉默让他主动出击。

  兰郁华愣了一下,直接反应的开口道:“欢迎夫君回家来。”

  裴翊顿时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在心里轻叹一口气后,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伸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道:“过来这里坐。”

  兰郁华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但还是慢慢地走了过去,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浑身僵硬。她也不想这样,但身不由己。

  “谢谢你。”他忽然开口道,令她茫然不解的转头看他,僵硬的身子在不知不觉间放松了一些

  “谢什么?”她问他。

  “一切。”他说。“替我孝敬照顾母亲,替我生了一个儿子,还有等我回来。”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我是你的妻子。”她说。

  他摇了摇头,认真的凝望着她,肯定道:“该做,却不见得可以像你做得这般好。我看得出来娘是发自内心喜欢你,你平日待娘肯定是至诚至孝,所以你们婆媳俩的感情才会情同母女。”

  “娘待我有如亲生女儿,我自是要投桃报李。”她理所当然的回答。

  “所以谢谢你,还有辛苦你了。”他温柔的凝望着她,柔声的说道。“这两年多的日子我音讯全无,生死不明,你要照顾婆母,照顾儿子,还要撑起这个家,一定很辛苦、很累,对吗?”

  他所说的话和眼里明显的心疼与歉疚,让兰郁华完全措手不及,眼泪啪答一声就从眼眶中迅速溢出,然后掉落了下来。

  其实过去两年多来她并没有他所以为的那么辛苦,因为她有个绝无仅有的好婆婆,还有个乖巧的儿子,以及情同姊妹的彩袖帮助,所以即便偶尔会觉得疲惫,但却从未觉得辛苦,反而常觉得自己很幸运,是受老天所眷顾的人。

  可是不知怎么的,听见他这么说,她突然就觉得过去两年多来她真的既辛苦又疲累,还觉得满心的委屈,然后眼泪就掉了出来,接下来便哭得不能自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