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九


  “别过来!”兰郁华迅速将尖锐的发簪握在身前,在对方将手伸向她的瞬间狠狠地划向他。

  “没想到还是个有爪子的娘儿们啊,不错,这样更适合老三,哈哈哈。”

  青衫贼人哈哈大笑,一点也不把兰郁华的威胁放在眼里,接着他突然大手一挥,反手一扣,兰郁华手上的簪子立刻被挥落地,手腕整个被对方扣住,青衫贼人一使力,她整个人便被扯上前去,落在对方的手里。

  不过对方如果真以为她会这样就放弃挣扎,乖乖就范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倏然低下头,张开嘴,使尽全身力气狠狠地咬上对方扣住她手腕的那只手。

  “啊!”青衫贼人顿时痛得大叫出声,瞬间就松手将她狠狠地甩开。

  重新恢复自由的兰郁华立即用最快速度与贼人拉开距离,同时寻找新的武器。

  她抓到一张凳子,将它横在胸前与贼人对峙,却在看见对方手上白晃晃的大刀以及二比一的绝对优势时,一股绝望的苦涩感瞬间将她整个人笼罩。

  她真是愚蠢,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如果没让王大离开,如果……

  算了,没有如果。

  也许真到了她命该绝的时候了,老天让她重生或许只是为了让她弥补前世的遗憾与悔恨,而今说起来她的心愿已了,的确是可以死而无憾了。

  只可惜重生的这一世实在是太短暂了,竟然只有短短的三年时间,短暂却幸福,幸福的让她舍不得离开。她的儿子,她的婆婆,她的爹娘,还有彩袖,以及那个曾经答应过她半年后一定会平安归来,却至今仍生死未卜、音讯全无的夫君,这些人,这一切真的都让她舍不得现在就离开啊。

  然而她却无法因为舍不得而让自己和她最爱的家人们受辱,在这些贼人身下苟延残喘的活着,她办不到!所以,她看向贼人手中亮晃晃的大刀,面无血色的脸上带着一抹决绝,她心想,如果逃不了今晚这一劫,就用它来结束自己这一生吧。

  “哈哈哈,老大,看样子她不仅有爪子还有利牙啊,哈哈……”黄衫贼人见老大受挫不仅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落井下石。

  “别笑了,还不去把她给我捉过来!”青衫贼人看着自己被咬到流血的手臂,有些发怒的说。真是阴沟里翻船了,竟然被一个女人弄到受伤流血,这下真会被兄弟们给笑死了。

  见老大发怒,黄衫贼人不敢再笑,收起笑声听令的逼近兰郁华,而她则因早有视死如归的打算,显得冷静异常,目光多停留在贼人手中的大刀上,想找个适合的机会与角度撞上去自我了断,让对方的希望落空。

  兰郁华太过专注于准备寻死,完全没注意到庭院外传来的声音有了异变,好似变成了打斗的声音,不过那两个贼人却注意到了,两个人迅速的抬头对看一眼。

  “怎么回事?”青衫贼人蹙眉开口道。

  “我去看看。”黄衫贼人沉声道,转身往外走,结果他的前脚才踏出门坎,下一刻胸前却突然受到重击,整个人被踢飞进屋,狠狠地撞在厅里的一张椅子上,不仅将椅子撞翻还撞烂,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砰。”

  突如其来的遽变让窝在厅内墙角的兰郁华呆滞傻眼,却让立在厅里的青衫贼人反应迅速的窜起,瞬间便闪身来到呆滞的兰郁华身边,将她当作人质扣在身前,明晃晃的大刀则架在她脖子上以警告来人。

  来人是个陌生人,兰郁华原本是这样以为,因为这人皮肤黝黑,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气息,她所认识的人中并没有这样的,直到他开口说话。

  “放开她,我让你们走。”来人说。

  “凭什么让我相信你?”青衫贼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来人,浑身紧绷的问道。

  他可以从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身上感觉到一股从战场杀出来的血气与杀气。这个人比刚噬过人的猛虎更让他心惊胆颤,而且由他刚才一脚就将老四踢飞的情况来看,对方绝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他们几兄弟就算连手恐怕也赢不了这人。

  “因为她的命抵得过你们全部人的命,她伤,你们死;她平安无事,你们活。”来人说。

  青衫贼人一听,握刀架在兰郁华脖子上的手瞬间紧了紧,他在挣扎,在犹豫,在取舍,心想着如果他手上的人质真对眼前这个人那么重要的话,他是不是可以赌一赌,挟天子以令诸侯?

  “只要她伤一根寒毛,你们全都得死。”来人森冷道,令青衫贼人不由得一颤。

  “你,”青衫贼人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喉咙干涩。“这娘儿们和你是什么关系?”他涩涩的问道,想确定这女人是否真有什么尊贵的身分,是否真能保住他们几兄弟的性命。

  “她是我妻子。”

  此话一出,不仅青衫贼人呆住,兰郁华也呆住了。

  青衫贼人呆住是因为他本以为在他手上的娘儿们有什么尊贵的身分可以让他赌一赌,结果她竟然只是眼前这可怕男人的妻子,一个普通的女人?!妻子有什么重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死了可以再娶,天下女人何其多。瞬间,他的希望全数破灭。

  至于兰郁华呆住的原因根本就不需要解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