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七


  后来彩袖受她所托,忙起了生意的事,屋里服侍的丫鬟便从四人变成三个人,其中彩衣因年岁已到,在今年初嫁给了自小订亲的表哥离开裴家后,兰母立刻又透过彩袖送来一个孤女丫鬟补了彩衣的空缺,因此家中丫鬟人数依旧是三个人。

  由于家里下人的人数变多了,裴家仅有三房一厅的房子根本住不下这么多人,因而在庭院西侧又建了一排厢房供下人们居住。正房主屋则没有太大的改变,平日就供裴家四个主子居住,其中彩袖因为要负责管理城里的铺子,大多时间都住在城里,七、八天才会回家一趟,住上个一两天又会离开。

  经过两年间的改变,这便是裴家如今的样貌。

  三个大人,一个小娃娃用完餐后,丫鬟将餐桌撤了下去。

  裴母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外看,只觉一阵冷风袭来,但数日不见的太阳竟然露了脸,让她想到外头走走、晒晒太阳的一颗心蠢蠢欲动。

  “太阳出来了,陪娘到外头走走,顺便消消食如何?”她转头邀媳妇和义女同行。

  姑嫂俩对看一眼,同时微笑的点头应道:“好。”

  三大一小各自加了件棉袄后,兰郁华暂时放下账册,抱起儿子,和婆婆、彩袖一同走到屋外去散步消食,只是三个人才走进庭院,就见大门外路的尽头有人匆匆走来。

  来人远远看见她们娘仨,迫不及待的便出声唤道:“裴大娘、裴家弟妹、彩袖姑娘,你们三个人都在,太好了!”

  来人是同住在云隐山半山腰上,距离裴家约有一盏茶路程的顾家老大柱子,他比裴翊年长了几岁,裴翊与他相交时都唤他顾大哥。

  “柱子,你怎么来了?进来坐。”裴母迎上前去,招呼他进门。

  “不坐了,大娘,我是来通知你一件事的,还要到别家去通知呢。”顾大柱站在门外摇头道。

  “什么事?”裴母疑惑的问。

  “叶大叔家昨晚遭了贼,大叔和大婶都被贼人打伤了。”顾大柱说。

  “什么?”裴母惊声叫道,“伤得重不重?”

  原本站在庭院中的兰郁华和彩袖闻言也走了过来,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关心与凝重的神情。

  “还好伤的不重,叶大叔额额上开了个口,流了点血。大婶则是后脑上肿了一个包。”虽说如此,顾大柱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沉重。

  “怎么了?还有谁受伤吗?”裴母问。

  顾大柱摇头,道:“叶大叔、大婶省吃俭用了十几年,想盖房子的钱全被贼人抢走了。”

  裴母明显松了一口气,轻摇了下头,开口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人平安比较重要。”

  顾大柱闻言,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神情变得好一些。他点了点头,说:“这件事已经报了官,但也不知官府何时才能将那些贼人擒获关进大牢内。总之,大娘,你们最近要小心留意些,我还要去通知李家和王家,先走一步了。”

  “好,路上小心。”

  顾大柱又分别和兰郁华、彩袖,以及站在一旁的王大、林立点了下头之后才转身离开,身影迅速消失在山林小径上。

  “刚忘了问顾大哥贼人有多少人了。”彩袖愣了一下,突然想到的开口说。

  “应该就一两个,不会太多人才对。”裴母眉头轻蹙的开口说。“咱们山上人家就几户而已,而且全都是家无恒产的平民老百姓,又是分散着居住,不会有成群结伙的强盗土匪大张旗鼓的特别跑到这里来打劫咱们这几户山上人家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彩袖松了口气道。

  “咱们家这么多人,还有王大和林立在,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兰郁华揶揄她。

  “话不能这么说,少奶奶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彩袖答道。

  “你又叫我少奶奶了。”兰郁华无奈的看着她说。

  彩袖一呆,这才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尴尬的改口唤道:“嫂嫂。”

  裴母笑看她们俩一眼,转身面向王大和林立道:“接下来一段时间要辛苦你们俩了,晚上麻烦巡视一下,警醒一些。”

  “夫人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俩的职责,不敢说辛苦和麻烦。”王大恭敬道。

  林立虽没开口说话,但脸上的神情与王大如出一辙,想法自然也一样。

  裴母对他们俩微笑的点点头后,又回过身来问彩袖,“闺女,你晚上要去城里过夜吗?”

  “是的,娘。”彩袖点头道,有些歉疚的对义母解释。“明儿一早女儿和布庄的林掌柜有约,晚上若住家里明早再赶过去的话,可能赶不及赴约。”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承欢膝下,多待在家中孝敬将她视如己出的义母,无奈城里铺子的生意需要有人管理,在义兄未平安归来之前只得由她出面,没得选择。

  “那你们俩快去把工作完成,别再散步了。”裴母伸手将乖孙从媳妇手上抱过来,一脸严肃的交代道:“如今山上不平静,闺女,你早些出门,早点进城娘也比较放心。另外在这件事未解决之前,你暂时就待在城里别回来,有事让铺子里的小二哥走一趟就行,知道吗?”

  “是,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