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六


  “嗯,娘知道。”'裴母看着媳妇点头道。

  娘知道就好。兰郁华心想着,然后继续说:“其实有件事媳妇一直都没有告诉您,早在媳妇成亲之前,媳妇就已经将彩袖的卖身契还给她,所以彩袖并不是真正的奴婢。她之所以会成为媳妇的陪嫁,继续待在媳妇身边,是因为她在这世上早已没了亲人,无处可去,所以才选择留在媳妇身边与媳妇为伴。

  “彩袖的父亲生前是位教书先生,说起来她也算是出身于书香之家,与媳妇的出身颇为相似,差别只在于彩袖的父亲生前未得功名,而媳妇的父亲却考取了功名,成了现今官拜四品的殿阁学士。

  “所以,娘,媳妇有意想与彩袖做对结拜姊妹。这事本该请娘家父母亲出面认义女的,但因娘家父亲有官位在身,收养义女的繁文缛节太过复杂,牵扯太多,因此媳妇才会想问问娘的意思,如果娘不介意并且愿意的话,是否可以请您将彩袖收为义女?”

  终于一口气将让她有些难以启齿的要求说出来,兰郁华有些紧张也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婆婆会不会认为她的要求太过分了,并为此而感觉到不悦。

  “可以,其实娘也很喜欢彩袖那丫头。”裴母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说得轻松自然,没有一丝勉强。

  兰郁华顿时松了一口气,对婆婆真的是既感激又感谢。有此婆母,夫复何求?

  “娘,谢谢您。”她说。

  “这件事你事先与彩袖提过了吗?”裴母问。

  兰郁华摇头。“媳妇想确定之后才与她说。”

  “那么这件事就由我来说,你别与她说。”裴母道。

  兰郁华轻愣了一下,露出不解的表情。

  裴母解释道:“由我来说她比较容易相信娘是真心想收她做义女,若是由你来说,那丫头恐怕会怀疑娘是受你所托所求,才勉为其难答应收她做义女。”说着她轻摇了下头,接续道:“那丫头的确是聪明又忠心,但心思太重,有时候总是会因想太多而不小心困住自己,苦了自己。”

  “娘也发现了吗?媳妇常与她说别想太多,但彩袖好像也不能自已。”对此兰郁华也觉得无能为力。

  “这性子若不是天生的,便是曾经经历过什么事,让她变得如此。娘会想办法开导开导她的,不然以她这性子生活一辈子,太累了。”

  “麻烦娘了。”

  “说什么麻烦,等收了义女,她就是娘的女儿啦,做母亲的当然得为子女着想,为子女操心,这就是天下父母心啊。”裴母叹息道,已经开始为这个半路认来的女儿操心了。

  兰郁华不由自主的微笑,为自己也为彩袖开心。她们俩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才能遇见这样一个婆母与义母。

  她望向远方枫红的山头,在心里轻声问道:

  夫君,那么你又是修了几世的福气,才能修来这样一位与众不同的好母亲呢?

  夫君,快回来吧,即便是为了这天底下绝无仅有的好母亲。

  ***

  风一吹,落叶飘飘,秃了山头。

  冷风呼啸了一夜,晨起,竟见山峰上已覆上一层皑皑白雪,深秋后的第一场雪终于降临,同时也预告着冬天就要来了,而一年也将进入了尾声。

  一场初雪让空气变得冰冷,也让山上人家一个个都穿上了棉袄,户户炊烟袅袅的烧起了暖炕,没事就全窝在屋子里鲜少出门,裴家人自然也一样。

  裴家屋子里,裴母抱着乖孙坐在暖炕上,逗着正在牙牙学语的乖孙,祖孙两人交头接耳瞒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不时传来祖孙俩呵呵的笑声,很是愉悦。

  一旁,兰郁华和彩袖两个人正在忙着结算这一个月以及第三季的帐,两人时而沉静专注,时而开口针对账册上的细目在那边低声讨论着。

  裴母偶尔抬头看向她这两个都还不足二十岁的媳妇和义女,看着她们专注的神情,听着她们专业的对话,心里头只有一个感觉,那便是巾帼不让须眉。

  对于这两个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掉下来的媳妇和义女,她真的是很满意,也很感谢老天对她的厚爱,让她们俩来到她身边,要不然面对儿子行踪不明,生死成谜这两年,若只有她一人,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挺不挺得过来。

  “夫人、少奶奶、大姑娘,午膳已经准备好了,不知主子们要在哪用膳?”丫鬟青儿前来请示。

  兰郁华转头看向婆婆,以婆婆马首是瞻。

  “就在这里用吧。”裴母决定道。

  现在的裴家与两年前已大不相同,两年前,屋里除了兰郁华带来的两个陪嫁丫鬟之外,没有其它下人,而今不只有三个丫鬟、一个厨娘,护院王大和林立也正式成了裴家的护卫,不再是兰家的人,加上两人去年又先后成了亲,媳妇也一同住了过来,帮着彩袖做事,所以如今裴家的下人已足足有八个之多。

  其实这变化也不是有意为之的,而是自然而然。

  当年裴翊失踪恶耗传来,裴母病倒,兰郁华又动了胎气得卧床休养,心疼女儿的兰夫人恨不得能长住于此亲自照顾女儿到生产,不过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最后只能多派了两个丫鬟和一个厨娘过来,然后就这么一路习惯了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