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二


  她用力的摇头,伸手抹去从眼眶中滑落的泪水,关心道,“娘,您觉得怎么样?身子可有哪儿不舒服的?您先忍一忍,媳妇已让林立他们去请绝尘大师过来,想必大师就快到了。”

  她话声刚落,便听见外头传来王大的声音。

  “小姐,大师来了。”

  她闻言立即起身道:“彩衣,随我去迎接大师。彩袖,你留下——”她话未说完,只觉得头一阵晕眩,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听见同时有几个声音在惊声大叫——

  “少奶奶!”

  “媳妇!”

  ***

  声音由远而近,飘飘荡荡,恍恍惚惚,似幻似真。兰郁华感觉自己好像也飘飘荡荡,恍恍惚惚的,好似身处在似幻似真的梦中。

  梦中?

  当这两个字从她恍惚的脑袋中掠过时,她瞬间就像被火烫到,被雷击中般的浑身一颤,猛然双目突睁的从幻梦中惊醒过来。

  “少奶奶醒了!少奶奶醒过来了!”

  彩衣欢呼的声音倏然从床边响起,入眼的则是近三个月来已然熟悉的六柱床,床帐既不是沉重的朱红色,亦不是明亮的杏色,而是淡淡的草绿色。

  这里是裴家,是她与夫君裴翊的卧房。

  她没从梦中回到过去或是回到前世,她仍身在裴家,是裴家的媳妇,裴翊的妻子。

  她仍在这里,谢天谢地。

  兰郁华不由得闭上眼睛,感谢天地。

  兴匆匆跑出去通知少奶奶醒来的消息的彩衣,在重回厢房后,看见床上的少奶奶竟又再度合着双眼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心想着,少奶奶该不会又昏了过去吧?那她还跑去通知夫人,让同样卧病在床的夫人下床白走这一遭?

  一想到这可个可能性,她就觉得自己罪大恶极,要犯大错了,冲出嘴巴的声音不知不觉也加大了起来。

  “少奶奶?”她大声呼唤道,就好像希望这一叫能将昏睡过去的少奶奶给叫醒过来一样。

  然而令她惊喜不已的是,少奶奶竟然真在她这一声呼叫中缓缓地睁开眼睛,真的醒过来了!

  “少奶奶,您吓坏奴婢了,奴婢还以为您又昏了过去,那奴婢跑去通知夫人,让卧病在床的夫人人白走这一趟就罪大恶极了。”心情经历巨大起伏,心有余悸的彩衣忍不住开口抱怨道。

  “你说什么?娘要过来看我?快点扶我起来!”兰郁华瞬间彻底惊醒过来,想起了一切。

  她想自己大概是晕倒了,因为她还记得那突如其来的晕眩感受,可是即使如此,她怎能让同样卧病在床,身子明显比她不好的婆婆前来探视她呢?要探视也该由她这媳妇过去啊,婆婆这是折煞她啊。

  “哎呀,少奶奶您先别起来,躺着躺着,您现在必须要好好的躺着休息才行。”

  见她要起身下床,彩衣赶紧上前阻止道。

  “彩衣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是让你扶我起来,不是阻碍我下床。”

  “可是少奶奶现在真的不能起床,这是大师特别交代的,要您躺在床上静养几日才能下床。”彩衣为难的说。

  “大师交代的?”兰郁华愕然的愣住了,疑惑的问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有身孕了,傻孩子。”裴母出现在房门口,由彩袖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走进房里,最后坐在彩衣特地搬到床边,还铺了靠垫的椅子上。

  兰郁华仍坐在床上发着呆,被裴母刚刚的回答给震呆了。

  身孕?有了身孕?

  “少奶奶,恭喜您了。”彩袖微笑的开口道。她先前一直都待在裴母身边服侍着,还没机会向少奶奶道声恭喜呢。

  “少奶奶,恭喜您了。”彩衣也跟着说,原来她也还未向少奶奶道喜。

  接连两声的恭喜,让兰郁华终于慢慢地回过神来,她眨了眨眼,先是缓慢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肚腹,虽然它被盖在身上的棉被遮盖着,但是它所在的地方——她伸手准确无误的轻轻覆在那上头,感觉既震惊又难以置信。

  她有身孕了?这里有个孩子吗?这是真的吗?

  “娘?”她转头看向婆婆,梦呓般的轻声唤道。她想从婆婆那里得到确认,确定她不是在作梦,确定她刚才所听到的话是真的,确定她真的有了身孕,此时的肚子里真有个孩子正在成长中?

  裴母微笑的对她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欣慰的沙哑道:“翊儿若是知道自己就快要当爹了,他肯定会乐坏的。”

  原本巨大的惊喜随着婆婆这句“翊儿”而整个被冲散。翊儿,裴翊,她的夫君……如今下落不明……

  兰郁华只觉心里一阵沉重,突然想起这件事她还尚未向婆婆禀明,她涩然的开口道:“娘,媳妇还未与您说——”

  “王大都跟我说了。”婆婆轻轻地摇头打断她,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我与你有着同样的看法,相信翊儿肯定平安无事。秦家商团那些人并不了解翊儿,但我却比任何人都了解他,那孩子绝不会做一个逃兵,即便他是被人设计陷害才入伍从军的,他也不会临阵脱逃,因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所以我想他现在八成应该是在军中没错,而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咱们以后要这么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