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落叶纷纷,又到了秋的季节。

  兰郁华坐在前廊的坐凳栏杆上遥望远山,看着眼前满山枫红的美景,即便她都已经连看三年了,依然为它迷醉不已,往往一坐就忘了时间,一坐就是个把个时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她竟已在这个家迎来了第三个秋天。

  第一个秋天有婆婆陪她赏景,第二个秋天有儿子陪她赏枫,第三个秋天她多希望陪伴在她身旁的人是她已失踪两年,音讯全无的夫君,但看样子她的希望可能又得落空了。

  两年,真没想到时光就这样悄悄地过了两年。

  这两年你还好吗,夫君?可曾记得你说过半年后你就回来,而今都已经过了四个半年,你到底还要过几个半年才要回来呢?可知我在想你,娘在想你,咱们从出生至今未见过他爹爹一面的儿子也在想你?

  “娘,娘,抱。”

  才想到儿子便听见儿子兴奋的声响,兰郁华回头看去,只见婆婆抱着一岁半的儿子从屋里走出来,小家伙一看见坐在前廊坐凳栏杆上的她,就在婆婆怀中兴奋的扑腾叫着,朝她这方向伸长了手,要她抱。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一见到娘亲就不要奶奶了,亏奶奶还把你当心肝疼。”

  裴母松手让小家伙扑进她怀里后,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额头,以一脸疼这孩子没用的神情说道,让她看了想笑。

  小家伙先是露出一脸傻笑,然后看看娘亲,再看看疼爱他的奶奶,最后奶声奶气的开口道:“要娘,要奶奶。奶奶疼,奶奶好。”

  裴母顿时开心不已的倾过身来,吻了宝贝金孙一口,呵呵笑的赞美道:“唉呦,我的乖孙真聪明,还知道奶奶疼你,知道鱼与熊掌可以兼得啊。”

  兰郁华这回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哪是聪明啊,根本就是狗腿,小狗腿。

  见她笑,小家伙伸手圈抱着她的脖子,将脸颊贴在她脸上,也傻呵呵的跟着她笑了起来。婆婆则是满脸慈爱的看着他们母子俩,脸上亦带着轻松愉悦的笑意。

  秋风轻拂,远山含笑,幸福的光芒淡淡地笼罩在他们身上。

  “你刚刚在想什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裴母开口问媳妇。

  “娘怎么会这么问?”兰郁华倒是有些惊讶。

  “你每次遇到什么难题,都会一个人坐在这里沉思解决办法,你自个儿难道不知道吗?”

  兰郁华愣了一愣,从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习惯,但是认真回想一下,好像真的是这样。坐在这里,看着广阔的天空,优游的白云,宁静的远山,听风声鸟鸣,她的心总能迅速地平静下来,脑袋也能跟着冷静清醒,思考事情时自然也就能够想得更加仔细与全面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爹说的还真是没错,这里的确是一块宝地。

  她对裴母微微一笑,摇着头回答婆婆刚问她的问题,“没,媳妇并没有遇到什么难题,只是被眼前美丽的景色给迷住了,所以才在这儿多待了一会儿。”

  “这景色你都看了两年多了,还会被迷住,还看不厌啊?”婆婆揶揄她。

  “娘呢?眼前这风景您可是比媳妇多看了五年多的时间,您可看厌了?”兰郁华微笑着反问婆婆。

  裴母笑而不语的摇了摇头,然后转头看向远方被秋意染红的山头,有些惆怅的开口道:“秋天,没想到转眼又到了秋天。”

  “娘。”兰郁华轻声唤道,眼底有着明显的担忧。这种季节不仅会令她陷入忧思,婆婆也会,而且情况比她严重许多,令她很担忧,因为去年婆婆还因此而病了一场。

  “没事。”裴母转头对她微微一笑。

  看着有些强颜欢笑的婆婆,兰郁华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的开口道:“娘,有件事媳妇一直想和您商量,又不知道该不该与您提这事。”她希望这事能转移婆婆的注意力与心情。

  她脸上带着难以启齿又犹豫不决的表情,终于完全吸引注裴母的注意力。

  “什么事?”裴母好奇的开口问道。

  经过两年多朝夕相处与相依为命,她们这对婆媳早已亲如母女,到达一种无话不说的地步,因此对于媳妇此刻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真的很惊讶,也很好奇她想与自己商量的到底是何事?

  “娘,您对彩袖有什么看法?”

  “什么看法?”裴母轻愣了一下,问媳妇,“你问的是我对她的人、她的能力,还是整个人的看法?”

  “整个人。”

  “一个聪明而忠心的好丫头。”裴母说,一言以蔽之。

  兰郁华等了一会儿,见婆婆没有第二句评语,不由得有些呆滞。“娘,您对彩袖的看法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吗?”

  裴母点点头。

  兰郁华嘴巴张了张,突然有种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说什么的感觉。

  “怎么了?”裴母问道,“难道你想与我商量的事和彩袖丫头有关?”

  兰郁华点了点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