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裴翊顿时无言以对,半晌后才缓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身上的钱够了,不需要带这么多,所以真的用不着。”

  “就算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或是为了安抚妾身的忧心,夫君难道就不能暂时将它收下,待半年回来之后,若是真用不着、用不上,再将它还给妾身吗?”兰郁华幽幽地问。

  裴翊呼吸一窒,再也无法开口拒绝。

  “好。”他点头应道,终于慎重的将那货银票收起来,感觉似有千金重。银票有价,夫人的情意无价啊。

  “谢谢。”兰郁华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裴翊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开口提点她说:“母亲就拜托你了,家里也是。我不在家的期间,希望你能代我好好照顾母亲,把母亲当成自个儿的亲娘一样孝敬。”他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夫君放心,妾身定会这么做的,会孝顺母亲,照顾好家里。”兰郁华慎重的点头,然后看着他柔声交代道:“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也要小心,要照顾好自己,要切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裴翊点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他说,一顿后又细说明道:“夏天过后,天气会日渐凉寒,咱们家不比你娘家,又位在半山腰上,会寒冷许多,你衣裳要多穿些,穿暖些,别受寒了。”

  “嗯。”兰郁华轻应的点点头,感觉眼眶发热,鼻头微酸,不仅因为分别在即,更因为他的关心。

  虽然很隐晦,但她一直都能感觉到夫君在对她保持距离。她大概知道理由,知道自己的主动下嫁难免会引得怀疑与防范,但真实感受到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难受。

  可是以后再也不会了,因为她真的明显感觉到他对她的关心是真心的,他并不是不在乎她,这就够了,真的。

  “别哭。”

  啊?谁哭了?她吗?

  “半年后我就回来了,很快的。”裴翊伸手轻柔地抹去她眼眶中的泪水,柔声对她说。

  “嗯。”她轻应,哽咽沙哑的嗓音让她明白自己真哭了,她原本没想要哭的,只想带着令他放心与安心的笑容送他远行,怎知此刻眼泪却完全不受控,一滴接着一滴的从她眼底滑落。

  “别哭了。”他再次说道,语气好似有些无奈。

  她努力想遏制泪水,但却怎么都停不下来,只能不停的抹去不断从眼眶中滑落的泪水,一边沙哑的向他道歉。“对不起,妾身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裴翊再也忍不住的轻叹一口气,伸手温柔地将她拥进怀里。

  在被他拥进怀里的瞬间,兰郁华眼眶里的泪水似乎又流得更多更快些,她完全控制不了,只能将脸埋深进他胸膛,让泪水尽情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的泪水终于收敛后,她感觉到他轻轻地松开她,然后开口对她说:“我该走了。”

  她从他怀里退开,抬头看他,只见他亦正看着她,脸上满是温柔与不舍,还有一抹决绝与坚定,说明着他的歧州之行势在必行。

  她从没有试图想改变他的决定,或阻拦他前进脚步的意思。她只会支持他,义无反顾的跟随他,只因为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

  “路上小心。”她目不转睛的凝望着他,沙哑的开口道。

  裴翊点头,拿起桌上的包袱,毅然举步往外走。

  “夫君。”

  他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转身看她。

  “妾身会一直在这儿等着你,望你早日归来。”她说。

  他点头,深深地又看了她一眼之后,这才再次转身迈步,这回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此去半年后才能再相见。

  半年,不长也不短,挨一挨也就过了,但怕只怕世事多变,人生无常啊。

  兰郁华端着刚珞好的野菜饼走到前廊,放在婆婆身旁的坐凳栏杆上,笑盈盈的对靠坐在栏杆上的婆婆说:“娘,这是王大娘教媳妇做的野菜烙饼,您试试,看媳妇的手艺行不行?”

  “好,娘试试。”裴母微笑的点头道,伸手拿起一块野菜烙饼放进嘴巴里。

  “怎么样?”兰郁华目露期待的问道。

  “很好吃,不输王大娘的手艺。”裴母笑着点头赞美。

  兰郁华顿时笑逐颜开,喜不自胜的笑得眼弯弯的。

  看着开心不已的媳妇,裴母真觉得老天的确是有在眷顾她,不仅给了她一个好儿子,竟还给了她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媳妇。明明是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着成群奴仆服侍的千金小姐,结果嫁到这里来之后,却事事都得自己动手做,甚至还陪她到菜园种菜,到鸡舍喂鸡,捡拾鸡蛋,清理鸡粪,任劳任怨的,真是苦了她了。

  “辛苦你了。”她慈爱的拉起观察了三个月,愈看愈喜欢的媳妇的手,拍了拍说道,感觉媳妇的手有些变粗糙了,而这才过了三个月而已。

  “娘说什么呢,只是烙几个饼哪会辛苦,何况还有彩衣和彩袖在一旁帮着。”兰郁华笑着摇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