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秦家来人点了点头,不对此发表任何意见,然后抱拳道:“既然消息已带到,在下的任务已达成,告辞。”说完,他直接跃上马,旋即绝尘而去。

  “王大,你去接应一下林立,看大师到哪儿了。”兰郁华收回视线,转头对王大说。

  王大点头,立即转身往山上灵佛寺的方向飞奔而去。

  兰郁华则是转身快步朝屋里走去,神情沉重的心想着不知婆婆醒过来没有,还是仍在昏厥之中?

  大步走进裴母的房里,只见彩袖与彩衣皆立在房内,而裴母则是身盖着棉被,双眼闭合着,一动也不动的静躺在床上。

  “少奶奶。”见她进房,彩袖和彩衣同时朝她福身轻唤。

  “娘曾清醒过来吗?”她轻声问彩袖。

  彩袖对她摇了摇头。

  她的心微微一沉,坐到床边,伸手握住裴母有些冰冷的手,柔声对昏迷中的婆婆说:“娘,您听得见媳妇说话吗?夫君他没事,您快点醒过来,媳妇才能与您细说原委啊。您听后一定也会跟媳妇一样,相信夫君他此刻肯定平安无事,只是身不由己,暂时无法向咱们报平安而已。娘,您听得见我说的话吗?夫君他平安无事,所以您也要平安无事,否则等夫君回来,见您因他而卧病在床,他会有多自责。”

  突然之间,她感觉被她握在手中的手似乎轻动了一下。

  “娘?”她有些激动的紧盯着裴母紧闭的双眼,呼唤的问道:“娘,您听得见媳妇说的话对不对?您若听得见就再动动您的手,或是睁开眼睛看看媳妇,娘。”

  就在她说完这些话时,她看见婆婆的眼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地在她眼前睁开了双眼。瞬间,她不由自主的泪如雨下。

  “让你担心了。”裴母看着她,虚弱而沙哑的开口说。

  她用力的摇头,伸手抹去从眼眶中滑落的泪水,关心道,“娘,您觉得怎么样?身子可有哪儿不舒服的?您先忍一忍,媳妇已让林立他们去请绝尘大师过来,想必大师就快到了。”

  她话声刚落,便听见外头传来王大的声音。

  “小姐,大师来了。”

  她闻言立即起身道:“彩衣,随我去迎接大师。彩袖,你留下——”她话未说完,只觉得头一阵晕眩,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听见同时有几个声音在惊声大叫——

  “少奶奶!”

  “媳妇!”

  * * *

  声音由远而近,飘飘荡荡,恍恍惚惚,似幻似真。兰郁华感觉自己好像也飘飘荡荡,恍恍惚惚的,好似身处在似幻似真的梦中。

  梦中?

  当这两个字从她恍惚的脑袋中掠过时,她瞬间就像被火烫到,被雷击中般的浑身一颤,猛然双目突睁的从幻梦中惊醒过来。

  “少奶奶醒了!少奶奶醒过来了!”

  彩衣欢呼的声音倏然从床边响起,入眼的则是近三个月来已然熟悉的六柱床,床帐既不是沉重的朱红色,亦不是明亮的杏色,而是淡淡的草绿色。

  这里是裴家,是她与夫君裴翊的卧房。

  她没从梦中回到过去或是回到前世,她仍身在裴家,是裴家的媳妇,裴翊的妻子。

  她仍在这里,谢天谢地。

  兰郁华不由得闭上眼睛,感谢天地。

  兴匆匆跑出去通知少奶奶醒来的消息的彩衣,在重回厢房后,看见床上的少奶奶竟又再度合着双眼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心想着,少奶奶该不会又昏了过去吧?那她还跑去通知夫人,让同样卧病在床的夫人下床白走这一遭?

  一想到这可个可能性,她就觉得自己罪大恶极,要犯大错了,冲出嘴巴的声音不知不觉也加大了起来。

  “少奶奶?”她大声呼唤道,就好像希望这一叫能将昏睡过去的少奶奶给叫醒过来一样。

  然而令她惊喜不已的是,少奶奶竟然真在她这一声呼叫中缓缓地睁开眼睛,真的醒过来了!

  “少奶奶,您吓坏奴婢了,奴婢还以为您又昏了过去,那奴婢跑去通知夫人,让卧病在床的夫人人白走这一趟就罪大恶极了。”心情经历巨大起伏,心有余悸的彩衣忍不住开口抱怨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