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至于你说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兰母继续说。“娘觉得只要你婆婆她没针对你、陷害你,她妖不妖又与你何干?眼前她对你好你就好好的接受、享受,至于以后会变怎样,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娘就不信咱们兰学士府会斗不过一个没权没势的村妇!”

  最后兰母总结道:“总之,彩袖那丫头说的对,日久见人心,咱们等着看就知道了。”

  兰郁华点点头,一脸受教的表情。

  ***

  回门过后隔一天,裴翊就跟着秦家商团出发去了歧州,家中顿时只剩下婆媳俩和两个丫鬟,以及从兰府借来的两名护院。

  回门那天裴翊向岳父禀明要去歧州的事时,他的学士岳父果然没有阻拦,只是仔细的询问了他的想法与对未来的展望,见他始终侃侃而谈,对自己想做的事和未来的生活方向没有一丝犹豫之后,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却突然的开口向他提了一个请求,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岳父对他说,希望他将来若是有两个儿子的话,能让其中一个姓兰,用以传承他们兰家的香火。

  他并没有立即答应,一来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二来则是他和兰郁华是否有缘做一辈子的夫妻尚不可知,现在提孩子距离太遥远。

  所以,他对岳父说这件事他必须回家请问母亲才能做决定。结果母亲果然与众不同,二话不说竟就点头说了句“可以”,还让他隔天跟秦家商团出发去歧州前,记得要先去趟兰学士府回复这事,免得让岳父岳母干着急,让他一整个无言以对。

  他问母亲,“娘,我和她都还不确定能否做一辈子的夫妻,这么快答应这事,是否不妥?”

  “有何不妥?”母亲看着他,然后摇着头说:“倘若你们夫妻俩真没缘,真走到和离那一步,两家肯定是要撕破脸的,多这件事或少这件事有差吗?反之你们夫妻俩若和和美美的,多生个儿子姓兰也是应该的,毕竟那孩子身上也流着一半的兰家血,没道理孩子只能跟爹姓,却不能跟娘姓。”

  总之,虽然他心里一开始是有那么一丝不愿,凭什么他的儿子不能跟他姓裴,得姓兰,但最后还是被娘说服了。娘总有她的道理,总能说得他无力反驳。

  出发那天早上他起的很早,还是习惯先练几趟拳法之后再出门,昨晚他已先向母亲辞别,早上出门的早就不吵母亲了。

  他的妻子与他同榻而眠,他起身时动作虽已放轻悄,但在他走到院子大树下一套拳法都还没打一半,她已从屋内走了出来,然后就这么倚靠在门外的坐凳栏杆上,静静的看着他打拳,无声的陪着他。

  裴翊的心不是铁石做的,自然感受得到新婚妻子对他的温柔体贴,感受得到她望向他的目光中逐日增加的情意。

  但是他心里有个坎不过不行,所以这次的歧州之行他非去不可,他只希望他的妻子能度过这半年的考验,倘若她真能得到母亲的认同,和他一样敬爱母亲的话,他发誓这辈子定会爱她、惜她,绝不伤她、负她。

  原本该打上三遍的拳法,他打了两遍就停了下来,擦去脸上颈上的薄汗后走向妻子。

  “你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他柔声问妻子。

  兰郁华摇了摇头,看着他汗湿的前额,柔声问道:“让妾身服侍你沐浴可好?”

  裴翊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见妻子的目光在瞬间变得暗淡,他不由自主的解释道:“跟商团出发后,一路上肯定锨是风尘仆仆,这一点薄汗就要沐浴更衣实在是用不着。”一顿,他忍不住又说了句,“我不是故意要拒绝你的好意的。”

  兰郁华瞬间笑逐颜开,白玉无瑕、眉目如画的脸顿时有如盛开的芙蓉般美丽,让裴翊见了有着瞬间的失神,停在她脸上的目光再也移不开。

  “夫君,你……你在看什么呢?”兰郁华脸色微红,有些受不住他不加掩饰的炽热目光。

  “咳,没什么。”裴翊被惊醒过来,脸色有些潮红,不过他皮肤较黑看不出。

  他若无其事道:“回房吧,我差不多该准备出发了。”

  “嗯。”兰郁华点头,随他进屋。

  进房后,裴翊动手换上出行的装束,兰郁华则待在一旁,最后一次为他确认包袱里的东西,一边柔声的交代他,“换洗的衣裳妾身都替你放进包袱里了,里头还多放了一双鞋和几双袜子。另外,妾身让丫头烙了些饼,一会儿夫君带上一些,路上饿了可吃。还有这个,妾身本想一样放在包袱里的,但又怕你一个不注意丢掉了,所以还是交给你贴身带着比较安全。”

  “那是什么?”裴翊看着妻子从袖袋中拿出来放在包袱上,似一封信的东西问道。

  “一千两银票。”

  裴翊瞬间瞠大双眼,不由自主的脱口道:“你哪来这么多钱?”一顿,忽然想到岳父岳母对妻子这个独生爱女的疼宠,于是又皱眉改口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出门在外总是需要用到钱——”兰郁华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有钱,就算没钱也不能用你的钱。”裴翊摇头道。

  兰郁华略微沉默了一下,这才直视着裴翊的双眼,用缓而低的声音开口问道:“妾身的钱难道不是夫君的钱吗?在妾身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之后,夫君难道还要与妾身分你我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