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彩袖那丫头有没有说什么?”兰母问道。

  “啊,说什么?彩袖会说什么?”兰郁华猛然被吓一跳,还以为彩袖帮她耍的小心机被母亲发现了。

  “那丫头对你婆婆的平易近人难道没有任何看法吗?”兰母问女儿,总觉得那丫头应该不会什么都没说。对她来说,那丫头就是个趋吉避凶的能手,察言观色的高手,有她在女儿身边她多少能放心些。

  兰郁华恍然大悟的急忙点头,道:“有,彩袖说她有认真观察婆婆的言行举止,但却看不出任何虚假,不过她说也有可能是相处的时间太短,无法观察入微。最后她说日久见人心。”

  兰母点了下头,略沉吟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你婆婆她都没要求你做什么,或是纠正你任何事吗?”

  “有。”兰郁华点头道。

  “什么事?”兰母精神一振。

  “第一回全家人一块用餐时,女儿本欲起身服侍婆婆和夫君用餐,为他们布菜,却让婆婆阻止了,说家里没这规矩,也不兴这事,让女儿坐下来一块用餐。”

  兰母听完已是目瞪口呆、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才又问:“还有别的事吗?”

  “婆婆要女儿不需要特别为早上的晨昏定省早起,睡到自然起即可。”

  “你该不会真的就因此睡到日上竿头吧?”兰母迅速又着急的问道。

  “娘,女儿不是笨蛋。”兰郁华哭笑不得的说。

  “你虽不笨,但自小被爹娘娇生惯养长大,娘怕的是你会犯懒。”

  “娘,女儿已经长大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骄纵任性不懂事了。”

  “嗯,我的华儿是长大了。”兰母闻言不由得眼泛泪光,这感触她比谁都深。

  不想让母亲陷入感伤的思绪中,兰郁华紧接着说道:“虽然婆婆这么说,但女儿隔天还是看准了时辰起床准备去向婆婆问安,结果却让夫君给拦了下来。”

  “女婿为什么要拦你?”

  “他要女儿别太早去向婆婆请安,因为婆婆没有早起的习惯,女儿若太早去请安,婆婆会有要早起的压力,因为不好意思让女儿在门外等太久。”

  “他是认真的吗?”

  “非常认真。”兰郁华点头道。

  兰母嘴巴张了张,半晌之后才涩涩地说了一句,“你婆婆很特别。”

  “女儿也这么觉得,但却因此而感觉到有些不安与害怕。”兰郁华对母亲说,表情迷惑而不确定。

  “你在不安什么,害怕什么?”兰母问女儿。

  “女儿听过一句话,事出反常必有妖。”兰郁华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

  兰母愣了一下,随即对女儿摇了摇头,说:“虽然你婆婆的确有些特别,但娘并不觉得她反常。”

  兰郁华不由自主的睁大了双眼,不解的问道:“母亲不觉得吗?”母亲的看法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华儿,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兰母不答反问。

  “什么事?”兰郁华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疑惑的问道。

  “你婆婆只是个平民百姓,而你却是学士府的千金,你们俩光是身分上的差异就让她底气不足,她待你自然也就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了。”兰母分析自己的看法给女儿听。

  闻言后,兰郁华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兰母问。

  “娘,婆婆虽然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但她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像个平民百姓,在她身上女儿可以感觉到一种系出名门的气质。”

  “这是真的吗?”兰母讶然的问道。

  “嗯,虽然婆婆总是穿着简单朴素,好像真是个村妇一样,但是身上流露的气质与涵养却是骗不了人的。”兰郁华一脸认真的点头道。

  兰母惊愣了好一会儿,随后却对女儿摇了摇头,说:“华儿,你还年轻,经历和见识有限,气质和涵养这种东西不是随便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兰郁华顿时无话可说,因为她总不可能告诉母亲她还拥有前世十几年的生活经历与见识,所以她看得出来吧?

  “娘觉得你根本不需要担心害怕,你婆婆对你好既然是实在的,那就够了。娘最担心的其实就是你婆婆会仗着长辈的身分颐指气使的奴役你,毕竟他们家连个下人都没有,娘真怕你嫁过去之后什么事都得做,不忙死也累死。”

  “女儿身边有彩袖和彩衣在,娘怎会担心这事?”兰郁华讶异的问道。

  “如果你真遇到一个坏心眼想折磨你的婆婆,就算你带了十个丫鬟陪嫁,她一样能使唤你做这做那,只需要一句——我觉得媳妇做的比较好,丫头们做的不好。这样,你能不做、不亲力亲为吗?”

  兰郁华顿时无言以对。她的确听说过这种口蜜腹剑的婆婆,真的是很让人不寒而栗,太可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