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她努力想遏制泪水,但却怎么都停不下来,只能不停的抹去不断从眼眶中滑落的泪水,一边沙哑的向他道歉。“对不起,妾身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裴翊再也忍不住的轻叹一口气,伸手温柔地将她拥进怀里。

  在被他拥进怀里的瞬间,兰郁华眼眶里的泪水似乎又流得更多更快些,她完全控制不了,只能将脸埋深进他胸膛,让泪水尽情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的泪水终于收敛后,她感觉到他轻轻地松开她,然后开口对她说:“我该走了。”

  她从他怀里退开,抬头看他,只见他亦正看着她,脸上满是温柔与不舍,还有一抹决绝与坚定,说明着他的歧州之行势在必行。

  她从没有试图想改变他的决定,或阻拦他前进脚步的意思。她只会支持他,义无反顾的跟随他,只因为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

  “路上小心。”她目不转睛的凝望着他,沙哑的开口道。

  裴翊点头,拿起桌上的包袱,毅然举步往外走。

  “夫君。”

  他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转身看她。

  “妾身会一直在这儿等着你,望你早日归来。”她说。

  他点头,深深地又看了她一眼之后,这才再次转身迈步,这回真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此去半年后才能再相见。

  半年,不长也不短,挨一挨也就过了,但怕只怕世事多变,人生无常啊。

  兰郁华端着刚珞好的野菜饼走到前廊,放在婆婆身旁的坐凳栏杆上,笑盈盈的对靠坐在栏杆上的婆婆说:“娘,这是王大娘教媳妇做的野菜烙饼,您试试,看媳妇的手艺行不行?”

  “好,娘试试。”裴母微笑的点头道,伸手拿起一块野菜烙饼放进嘴巴里。

  “怎么样?”兰郁华目露期待的问道。

  “很好吃,不输王大娘的手艺。”裴母笑着点头赞美。

  兰郁华顿时笑逐颜开,喜不自胜的笑得眼弯弯的。

  看着开心不已的媳妇,裴母真觉得老天的确是有在眷顾她,不仅给了她一个好儿子,竟还给了她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媳妇。明明是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着成群奴仆服侍的千金小姐,结果嫁到这里来之后,却事事都得自己动手做,甚至还陪她到菜园种菜,到鸡舍喂鸡,捡拾鸡蛋,清理鸡粪,任劳任怨的,真是苦了她了。

  “辛苦你了。”她慈爱的拉起观察了三个月,愈看愈喜欢的媳妇的手,拍了拍说道,感觉媳妇的手有些变粗糙了,而这才过了三个月而已。

  “娘说什么呢,只是烙几个饼哪会辛苦,何况还有彩衣和彩袖在一旁帮着。”兰郁华笑着摇头道。

  “娘是说让你陪娘住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冷冷清清的,想逛个街都无法,整日就得陪着我关在这个小院子里,就连想吃个零嘴都还得自个儿动手做,真是辛苦你了。”

  “媳妇一点都不觉得辛苦。珞饼是因为媳妇对做这些吃食原本就有兴趣才动手做的,可不是为了想吃。况且媳妇也不觉得咱们家有何不好的,这里山明水秀,泉水涌流,静谧宜人,可是个林泉宝地呢,不是有福之人可住不到这样一个好地方。”兰郁华认真道。

  “什么林泉宝地。”裴母闻言失笑道。

  “这可不是媳妇说的,而是王大上回进城,我爹听他提到咱们家后头的山壁上有涌泉,咱们吃的喝的用的水全都从那来之后,我爹说的。听说我娘听后,还说要找个时间到咱们家这个宝地来沾沾这里的宝气呢。”

  王大便是从兰府借来的护院之一,另一个名唤林立,在裴翊禀明远行的当日兰学士就带夫妻俩去挑好的,待翡翊出发后才过来,两位在兰府护院中的武力排名分别是第二与第三,由此可见兰学士对这个独生女的重视与疼爱。

  裴母闻言再也忍不住失笑出声,摇头道:“亲家母真爱说笑,哪来的宝气啊?不过咱们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宝气,但景致却是不错的,你瞧。”

  裴母伸手一指前方,只见秋天的阳光温暖恬静的映照着满山红了的枫叶上,衬着蓝天白云,似散发着金色暖人的光芒。秋叶在秋风和煦轻柔的吹拂下,摇曳飘扬,美不胜收。

  “好美。”兰郁华低声赞叹道,就像怕声音大了会跑走眼前的美景一样。

  “是不是?这里的景色四季皆不同,相同的是一样都有着惊人的美丽,你以后就知道了。而这也是我舍不得离开这里,搬进城里住的原因。”裴母望着眼前的美景对媳妇说,随后又言归正传,“倘若亲家母有时间的话,随时欢迎她前来做客。只是咱们家寒舍简陋,还望她多包含。”

  “娘,媳妇真能请母亲到家里来做客吗?”兰郁华有些激动的问道。

  “随时都可以。”裴母微笑的点头道。

  “谢谢娘。”

  裴母微笑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看着远方被秋天染红的山头,轻声道:“不管孩子有多大,是否已成亲生子,只要不在自个儿身边就会思念、会担心,会镇日想着他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睡好,天凉了有没有加件衣服,这便是天下父母心。”

  兰郁华没有应声,只因为她知道婆婆这是在想儿子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