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裴翊的心不是铁石做的,自然感受得到新婚妻子对他的温柔体贴,感受得到她望向他的目光中逐日增加的情意。

  但是他心里有个坎不过不行,所以这次的歧州之行他非去不可,他只希望他的妻子能度过这半年的考验,倘若她真能得到母亲的认同,和他一样敬爱母亲的话,他发誓这辈子定会爱她、惜她,绝不伤她、负她。

  原本该打上三遍的拳法,他打了两遍就停了下来,擦去脸上颈上的薄汗后走向妻子。

  “你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他柔声问妻子。

  兰郁华摇了摇头,看着他汗湿的前额,柔声问道:“让妾身服侍你沐浴可好?”

  裴翊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见妻子的目光在瞬间变得暗淡,他不由自主的解释道:“跟商团出发后,一路上肯定锨是风尘仆仆,这一点薄汗就要沐浴更衣实在是用不着。”一顿,他忍不住又说了句,“我不是故意要拒绝你的好意的。”

  兰郁华瞬间笑逐颜开,白玉无瑕、眉目如画的脸顿时有如盛开的芙蓉般美丽,让裴翊见了有着瞬间的失神,停在她脸上的目光再也移不开。

  “夫君,你……你在看什么呢?”兰郁华脸色微红,有些受不住他不加掩饰的炽热目光。

  “咳,没什么。”裴翊被惊醒过来,脸色有些潮红,不过他皮肤较黑看不出。

  他若无其事道:“回房吧,我差不多该准备出发了。”

  “嗯。”兰郁华点头,随他进屋。

  进房后,裴翊动手换上出行的装束,兰郁华则待在一旁,最后一次为他确认包袱里的东西,一边柔声的交代他,“换洗的衣裳妾身都替你放进包袱里了,里头还多放了一双鞋和几双袜子。另外,妾身让丫头烙了些饼,一会儿夫君带上一些,路上饿了可吃。还有这个,妾身本想一样放在包袱里的,但又怕你一个不注意丢掉了,所以还是交给你贴身带着比较安全。”

  “那是什么?”裴翊看着妻子从袖袋中拿出来放在包袱上,似一封信的东西问道。

  “一千两银票。”

  裴翊瞬间瞠大双眼,不由自主的脱口道:“你哪来这么多钱?”一顿,忽然想到岳父岳母对妻子这个独生爱女的疼宠,于是又皱眉改口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出门在外总是需要用到钱——”兰郁华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有钱,就算没钱也不能用你的钱。”裴翊摇头道。

  兰郁华略微沉默了一下,这才直视着裴翊的双眼,用缓而低的声音开口问道:“妾身的钱难道不是夫君的钱吗?在妾身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之后,夫君难道还要与妾身分你我吗?”

  裴翊顿时无言以对,半晌后才缓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身上的钱够了,不需要带这么多,所以真的用不着。”

  “就算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或是为了安抚妾身的忧心,夫君难道就不能暂时将它收下,待半年回来之后,若是真用不着、用不上,再将它还给妾身吗?”兰郁华幽幽地问。

  裴翊呼吸一窒,再也无法开口拒绝。

  “好。”他点头应道,终于慎重的将那货银票收起来,感觉似有千金重。银票有价,夫人的情意无价啊。

  “谢谢。”兰郁华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裴翊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开口提点她说:“母亲就拜托你了,家里也是。我不在家的期间,希望你能代我好好照顾母亲,把母亲当成自个儿的亲娘一样孝敬。”他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夫君放心,妾身定会这么做的,会孝顺母亲,照顾好家里。”兰郁华慎重的点头,然后看着他柔声交代道:“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也要小心,要照顾好自己,要切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裴翊点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他说,一顿后又细说明道:“夏天过后,天气会日渐凉寒,咱们家不比你娘家,又位在半山腰上,会寒冷许多,你衣裳要多穿些,穿暖些,别受寒了。”

  “嗯。”兰郁华轻应的点点头,感觉眼眶发热,鼻头微酸,不仅因为分别在即,更因为他的关心。

  虽然很隐晦,但她一直都能感觉到夫君在对她保持距离。她大概知道理由,知道自己的主动下嫁难免会引得怀疑与防范,但真实感受到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难受。

  可是以后再也不会了,因为她真的明显感觉到他对她的关心是真心的,他并不是不在乎她,这就够了,真的。

  “别哭。”

  啊?谁哭了?她吗?

  “半年后我就回来了,很快的。”裴翊伸手轻柔地抹去她眼眶中的泪水,柔声对她说。

  “嗯。”她轻应,哽咽沙哑的嗓音让她明白自己真哭了,她原本没想要哭的,只想带着令他放心与安心的笑容送他远行,怎知此刻眼泪却完全不受控,一滴接着一滴的从她眼底滑落。

  “别哭了。”他再次说道,语气好似有些无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