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怎么,这就舍不得了?”兰母白了女儿一眼,她这是在帮她啊,没想到女儿嫁出去不过三天而已,心就向着女婿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女儿哪有。”兰郁华忍不住面露娇羞。

  “好了,知道你们母女俩感情好,一定有一堆话想说,我们就不在这里碍眼。女婿,和我到书房,陪我下盘棋吧。”兰学士开口道,一顿后又突然想到他连女婿会不会下棋都不知道,于是又问,“你会下棋吗?”

  “会一些但不擅长。”

  “会就行了。”兰学士点头道,反正他也不是真要和女婿下棋,只是想借这机会和女婿聊聊,更加了解女婿和女婿家里的一些事罢了。“走吧,咱们去书房。”

  他起身道。

  “是。”裴翊起身跟着岳父走,临走前不忘看向自个儿的媳妇,虽然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但两人似乎完全能够明白对方这一眼的意思。

  裴翊的意思是:我和岳父去书房了,会顺便趁此机会与岳父提起歧州之行的事。

  兰郁华的意思是:妾身明白了,妾身也会与母亲说,并会得到母亲的允许,请夫君放心。

  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本是妾身该做的。

  谢谢。裴翊轻点了下头,收回目光,目不斜视的随岳父步走出堂厅,朝书房而去。

  兰郁华则是不由自主的一路目送,直到再也看不见人影,听见母亲揶揄的声音,才猛然回过神来。

  “好了,别再看了,你爹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兰母说。

  “娘,女儿又没说什么。”兰郁华赧然的低声道。

  “你的确不需要说什么,因为你脸上的神情已替你说了一切。”兰母理解的点头道。

  “娘。”兰郁华不依的叫道,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看着女儿脸上娇羞的迷人绯色,兰母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有何种心情,是放心安心,还是担心忧虑,抑或是吃味,感觉自己已不是女儿心目中最重要、最为依赖的那一人,只能说五味杂陈。

  “走,咱们到娘房里好好说话。”她牵起女儿的手起身道,母女俩随后也离开厅堂,朝后院内宅的亭兰院方向走去。

  来到母亲的厢房,丫鬟们将早已备好的茶果端上桌后,随即安静地退出厢房,关上房门,留她们母女俩单独说些悄悄话。

  “好了,这里没其它人了,你老实跟娘说,这几天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女婿对你好不好?你婆婆呢?是个怎样的人,难不难相处,有没有故意刁难你,让你守规矩,或是指使你做一堆家务事?”兰母将女儿拉到床边坐下,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没有。”兰郁华摇头道,“婆婆对女儿很好,夫君也一样。”

  “你可别骗娘了。”

  “女儿说的都是实话,事实上,因为婆婆对女儿实在是太好了,反倒让女儿有些忐忑不安。”兰郁华露出些许迷惑的表情对母亲说。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仔细说给娘听。”兰母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于是兰郁华便将婆婆异常的好相处,以及和蔼可亲没半点婆婆架子的事告诉母亲,其间还特别提到憨直的彩衣总是忘了自个儿的身分,忘情的插嘴询问,但婆婆却连一次都没有生气,总是带着微笑回答彩衣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问题,其中有些问题实在是太可笑了,婆婆还会忍不住的笑出来,害得站在一旁的她和彩袖都替彩衣感到丢脸尴尬了。

  兰郁华自个儿不知道,当她在与母亲说起这些事时,脸上总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与笑意,而兰母却看得非常清楚,刚才猛然提起的一颗心也随之慢慢地放了下来。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虽然在兰母心里已经相信女儿说的都是真话,她依然在女儿说完之后问了这么一句。

  “嗯,女儿所说的句句属实。”兰郁华认真的点头,对母亲说:“娘,您若不信待会儿可以叫彩衣来问话,您应该知道那丫头根本不会说谎。”

  “嗯,我会找那丫头过来确认。”兰母点头道。

  兰郁华闻言暗自庆幸听了彩袖的建议。娘果然没办法听她的一面之辞就相信一切啊,带憨直不会说谎的彩衣回来果真是带对人了。

  “彩袖那丫头有没有说什么?”兰母问道。

  “啊,说什么?彩袖会说什么?”兰郁华猛然被吓一跳,还以为彩袖帮她耍的小心机被母亲发现了。

  “那丫头对你婆婆的平易近人难道没有任何看法吗?”兰母问女儿,总觉得那丫头应该不会什么都没说。对她来说,那丫头就是个趋吉避凶的能手,察言观色的高手,有她在女儿身边她多少能放心些。

  兰郁华恍然大悟的急忙点头,道:“有,彩袖说她有认真观察婆婆的言行举止,但却看不出任何虚假,不过她说也有可能是相处的时间太短,无法观察入微。最后她说日久见人心。”

  兰母点了下头,略沉吟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你婆婆她都没要求你做什么,或是纠正你任何事吗?”

  “有。”兰郁华点头道。

  “什么事?”兰母精神一振。

  “第一回全家人一块用餐时,女儿本欲起身服侍婆婆和夫君用餐,为他们布菜,却让婆婆阻止了,说家里没这规矩,也不兴这事,让女儿坐下来一块用餐。”

  兰母听完已是目瞪口呆、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才又问:“还有别的事吗?”

  “婆婆要女儿不需要特别为早上的晨昏定省早起,睡到自然起即可。”

  “你该不会真的就因此睡到日上竿头吧?”兰母迅速又着急的问道。

  “娘,女儿不是笨蛋。”兰郁华哭笑不得的说。

  “你虽不笨,但自小被爹娘娇生惯养长大,娘怕的是你会犯懒。”

  “娘,女儿已经长大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骄纵任性不懂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