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他知道她会有此误会肯定和他昨晚的态度有关。

  昨晚,他其实一直犹豫不决是否要与她行周公之礼,总觉得她这么一个千金小姐不可能服侍好母亲,迟早都要休离的,未免横生枝节——例如不小心让她有了身孕之类的,他总觉得两人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可是谁想到她会哭呢?还哭得那么梨花带雨,让他心生怜惜,不知不觉就做了男人都会做的事,一失足就与她成了真正的夫妻。

  问他后悔吗?

  是的,他后悔了。

  昨晚事后冷静下来他就后悔了,一直到早上醒来他还在后悔。

  可是当他发现她早起的目的竟是去厨房为他与母亲准备早膳时,他所有的后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簇带着觊觎与希望的火光。同时间也让他赫然发现一件事,那便是他竟在不知不觉间已对她动了心,要不然又怎会有觊觎与希望呢?

  这种情况,老实说不太好,因为对他来说母亲是最重要的,同样的,他在母亲心中肯定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他真的喜欢上他的媳妇,即使这个媳妇与母亲相处的不融洽,母亲肯定也会为了他这个儿子而忍受与忍让的,这就是他的母亲。

  所以,他绝对不能让事情往那方向发展,一定得想办法遏止才行。

  他当然可以喜欢她,但先决条件是她必须要值得他喜欢才行,如果她不能与他一样孝敬母亲的话,又哪里值得呢?不是吗?

  “走吧,回去准备下,一会儿该去向母亲敬茶了。”他开口道。

  妻子点点头,跟着他回房,服侍他梳洗换好衣服后,夫妻俩一起到母亲房里将母亲请到堂屋来接受媳妇的敬茶。

  夫妻俩一起跪在彩袖事先准备好的跪垫后,裴翊开口道:“娘,儿子带着媳妇来给您敬茶了。”

  兰郁华立即将彩袖刚端给她的茶盏捧高,微垂着脸,恭敬的对婆婆说:“娘,请喝茶。”

  待婆婆将茶盏接过去之后,她认认真真的对婆婆磕了三个头,再抬起头来时,只见婆婆和蔼的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以后你就是裴家的媳妇了,咱们家是平民小户,没什么大规矩需要学习遵守的,所以你可以放轻松点,别太紧张。”

  “是。”她恭敬应道。

  “娘也没什么要说的,只希望你们夫妻俩今后能和和美美,互敬互爱的过日子,家和则万事兴。”裴母说。“好了,都起来吧。”

  两人皆站起身之后,裴翊突然开口道:“娘,孩儿有事要与您说。”

  “什么事?”裴母问。

  “孩儿打算要去歧州一趟。”裴翊对母亲说。

  歧州盛产玉石,裴翰所做的生意中有一大部分与玉石有关,但却得透过他人,因而不管玉石的质量或价格也都受制于他人,因此一直很想亲自去一赵歧州,不仅是想了解价格的问题,更想趁此机会学习有关玉石的一切,更加深入的了解玉石。

  兰郁华闻言,脸色不禁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随即垂眼,眼观鼻,鼻观心的就这么恭立着,候在一旁听他们母子俩对话。

  “怎么突然想去歧州?”裴母眉头轻蹙,疑惑的问道。

  “并不突然。”裴翊摇头。“其实孩儿一直想去歧州一趟,只是先前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在家没人陪伴,但是现在家里不仅有郁华,还有两个丫头陪您,孩儿也就放心了,便想亲自走一趟歧州。”

  裴母自然知道儿子想去歧州的理由,所以也不好拦着,只能问:“从这里到歧州来回就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你打算要在那边待多久?”

  “入宝山怎能空手而回?既然去了,孩儿打算趁机在那边学习有关玉石的一切,至少要待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吧。”裴翊将自己的打算告诉母亲。

  “意思就是这一去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

  裴翊点头,接着语出惊人的说出自己的计划,道:“孩儿打算这几天就出发,若是这几天就出发的话,应该能在过年前赶回来。”

  裴母有些错愕的看着儿子,然后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这几天不行。”

  “为什么不行,娘?”裴翊愕然问道。

  “你还问娘为什么?”裴母瞪了儿子一眼,有些想骂人。她看了一眼一直恭敬的站在一旁默不出声的媳妇,蹙眉对儿子说:“你才刚成亲而已,怎么能立刻丢下新婚妻子出远门去,而且一去就是半年的时间?不行,娘不答应。”

  裴翊顿时有些着急,他想离家去歧州就是想和妻子分开。他想,半年的时间应该足够让母亲看明白他这媳妇的心性,若是个孝顺的、好的那最好,若不是他也能在感情未深之前快刀斩乱麻休了她,再去寻一个乖巧又孝顺的妻子回来侍候母亲。

  “娘,孩儿也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妥,但孩儿所认识的商团这几天就要出发了,若是错过这机会,也不知道他们下回去歧州是何年何月?去歧州的路途遥远,孩儿是不可能单独上路的。”他努力说服母亲。

  “总之就是不行。”裴母摇道。

  “娘,机会难得。”裴翊着急的说。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裴母丝毫不肯妥协。

  “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