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没急着问什么事,她先让儿子坐下,再替他倒了杯水让他喝下,又见他用力的甩了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之后,她这才开口。

  “什么事让你这么困扰,连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夜都无法转移你的注意力?”她开口问道,完全就是调侃的语气。

  “娘,儿子头痛欲裂,您就行行好,今晚别从儿子身上寻开心了。”裴翊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向母亲求饶的苦笑道。

  “这时间你应该待在新房里陪你媳妇儿,半夜跑到这里来,娘没训你一顿你就该偷笑了,还敢有意见?”裴母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却也没继续调侃他,直接道:“说吧,什么事?”

  “新娘子真是兰大人的千金。”裴翊说。

  “然后呢?”裴母平静地问道。

  裴翊呆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母亲,问:“娘,您都不觉得惊讶或怀疑吗?”

  “惊讶什么?怀疑什么?”

  “门不当户不对的,兰大人为何会把独生爱女嫁给孩儿,他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孩儿实在是想不透。”裴翊眉头紧遵的说。

  “儿子啊,你这根本就是庸人自扰。不管兰大人为何将独生爱女嫁给你,你先问问自己,咱们家有什么能让兰家觊觎的?没钱、没权、没名望、没地位,有的就只有这间远离繁华城市,位在半山腰上的破房子和咱们母子俩的两条命,你说人家能从咱们家得到什么?”

  “就是因为这样,儿子才想不通,才觉得奇怪。”

  “所以娘才说你庸人自扰。”裴母忍不住给了儿子一个白眼。“既然咱们家没什么好失去的,别人有何目的又与咱们何干?”

  “可是兰姑娘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裴母愣了一下,不懂儿子话说得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扯到那边去了?

  “咱们家是没什么好失去的,但是她呢?一个知书达礼的千金闺秀,原本可以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继续过着富贵显赫、奴婢成群的生活,如今却下嫁到咱们家,她所失去的该怎么办?”

  裴母闻言露出些许怪异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看着儿子,半晌没有说话。

  “娘怎么这么看着孩儿?”裴翊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么快就喜欢上人家啦?”裴母似笑非笑的瞅着儿子缓声问道。

  “什么?”裴翊呆愣了一下,随即皱眉,“娘在说什么啊?孩儿只是觉得既然咱们不会失去什么,却害了一个姑娘的人生就这么毁了,感觉有些不公平。”

  “是你要求结这门亲,强迫兰家小姐嫁给你的吗?”裴母问儿子。

  “当然不是。”裴翊反射的回答。

  “那就是了,难道别人要跳河或是上吊自杀,明明与你无关,你也要把责任揽在自个身上说是你的错吗?”说着裴母摇了摇头,叹息的对儿子说:“你啊,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认真、太正直了,简直就是个大傻瓜。”

  “娘,哪有做母亲的说儿子是大傻瓜的?”裴翊哭笑不得的抗议。

  “你不是傻瓜是什么?人家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了,就你这个傻瓜会在娘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裴母白眼道,然后像是赶苍蝇蚊子般的挥着手,赶儿子离开,“走走走,好好的去享受你的洞房花烛夜,娘要睡了。”

  被母亲赶出房门的裴翊满脸苦笑,只因为他还有一个很困扰的问题想向母亲请教,只是有些难以启口,还来不及说,人已被母亲给赶了出来。

  真糟,这下该如何是好呢?因为他没来得及开口的问题正与他的洞房花烛夜有关,问题没解决,他没法走下一步啊……

  “夫君?”

  在黑暗中突然响起的声音明明是那么的悦耳,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僵。他转头看去,只见他的新娘子举着烛台正朝他缓步走来。他没让她走过来,而是自己迎了上去,只因为母亲刚才说要睡了,他不想让两人的对话声吵到母亲的安歇。

  “你怎么还没睡?”他伸手接过她手上的烛台,低声问道。

  “夫君一直没回房,妾身担心你会不会睡在浴间。”她轻声道。

  “有事与母亲说,所以去找母亲说了一会儿话。”他解释。

  “说完了吗?”她问。

  他点头。

  “那咱们回房休息吧。”她对他微微一笑道。

  他找不到理由拒绝只能点头,然后和她一同走回房,关上房门。

  烛台放在桌上,发出叩的一声轻响之后,房里安安静静的再没有其它声响,也没有其它动作,气氛有一点点尴尬。

  兰郁华等了一会儿都等不到他的任何举动,只好选择由她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开口走向他道:“夫君,让妾身帮你更衣。”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睡吧。”裴翊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一步,迅速摇头道。

  在洞房花烛夜时被夫君说有事要处理,还露出这种避之唯恐不及的反应,这对任何一个新娘子来说,都像是被人狠打了一巴掌一样。

  兰郁华此刻的感觉就像突然挨了一巴掌一样,痛得她不由自主的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