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想起爹娘对她的疼爱与付出,兰郁华的心头顿时暖了起来,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她告诉自己,反正她嫁到裴家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赎罪,所以成亲后她会努力付出一切,尽全力做个好妻子、好媳媳,倘苦这样仍达不到裴家的要求,最后的结果仍是被休离的话,至少她曾经努力付出过,可以问心无愧。

  最重要的是,即便最后结果是被休离,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害怕的,因为她还有娘家可以回,还有爹娘会疼她爱她。况且说真的,席家后宅那种魑魅魍魉纵横的人间地狱她都待过了,对家中成员只有母子二人的裴家,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兰郁华在摇摇晃晃的花轿中挺直了背脊,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红盖头下的目光变得坚定不移,勇敢的直视前方,迎向未来。

  裴翊的目光一再的看向身旁的花轿,好似希望目光能透视,能看清楚坐在花轿里的新娘子是何模样。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看到的始终是大红花轿的外观,看不见里头坐着的人,但是即使如此,他的目光依然不由自主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在那花轿上。

  对于兰学士大人的千金小姐决定下嫁给他这个穷小子这件事,他一直都抱持着怀疑与不信的态度,总觉得这其中好像有什么阴谋,例如移花接木、丫鬟代嫁或义女代嫁之类的,所以他一直很怀疑现今坐在花轿里的新娘子根本就不是兰大人的千金。

  他会这么想不是没理由的,因为虽说兰姑娘因山上遇劫与被退婚之事名节受损,但她毕竟是学士府的千金小姐,还是兰学士的独生爱女,想高嫁或找个门当户对的亲家或许是有些难,但找个身分比他高、家境比他好、学识比他渊博的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再不济,招个穷书生做入门女婿也行啊,怎会看上他呢?

  为报救命之恩?这样一个理由真的是很难令人信服啊。

  裴翊不由自主的又转头去看花轿,随即又失笑的摇了摇头。

  其实新娘子是不是兰家千金本人这答案等他们到了家,拜了天地,进了洞房自然能获得解答,他在这边胡思乱想基本上就是太闲了,一点当新郎官的紧张感或期待感都没有。

  这门亲事对他来说真的是非他所愿,当初兰大人找上他时,他只觉得莫名其妙,不想接受,在被逼无奈之下才会开出明显刁难的条件想要对方知难而退,怎知对方只犹豫了一天就全盘接受,让他顿时骑虎难下,最后也只能赶鸭子上架,认了这亲事。

  除了母亲,没人知道他有多郁闷,多悔不当初,早知救人也能救出这种麻烦来的话,他当初就不会多管闲事了,真是后悔莫及。

  母亲倒是不赞同他这想法,对他说一切都是缘分,还说不管今日坐上花轿嫁给他的人是否真为兰学士的千金,其实对他们母子俩都没差,因为新媳若是符合条件能留在他们裴家,必定是个乖巧懂事又孝顺的媳妇,若是不符合条件休了便是,反正他都言明在先了。

  换句话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娶到一个好媳妇,最差的结果就是回到原点,如此而已。

  好吧,他被母亲理智的分析与说法给说服了,所以一直到他穿上新郎官的大红衣袍,领着迎亲队伍走到兰府大门前迎亲时,他都还悠悠哉哉,犹如事不关己般的把自己当成一个观众在看戏,完全没其它想法。

  可是看着新娘子被人背上了花轿,迎亲队伍抬着花轿一步步地朝他家的方向走去,而且愈来愈接近家门的这时,他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戏,他也不是局外人,而是他真的在娶媳妇,娶个女人进家门,今后家里将多一个人——他思绪一顿,转头看向走在花嫁另一侧的两个丫鬟,木然的想着——不,不是多一个,而是多三个陌生人侵入他的生活空间,而且其中一人以后还得分享他的房间、他的床。

  一想到这点,他当真是怎么想都觉得不自在。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他可能又被母亲给忽悠了,什么对他们母子俩没差?或许真对母亲没差,但是对他可差多了,真是太郁闷,太令人无言以对了!

  他的母亲是个奇女子,他小的时候不觉得,但随着年纪愈长,学习与见识愈多之后,这种感觉愈加的明显与笃定。

  自小他便与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其它家人或亲人。

  小时候他曾向母亲询问过父亲的事,得到的只有“死了”两个字。

  照理说,即便父亲死了,也该要有父族的亲人或是母族的亲人出面照看他们这对孤儿寡母才对,但是从小到大他从未见那些人出现过。

  记忆中,一直以来母亲都是独自抚养着他,为了挣钱生活,他们母子俩流浪过许多地方,也在许多地方居住过,直到五年前母亲突然病倒,身子大不如前,他们这才在云隐山的山腰上定居了下来。

  整整十九年的时间,他与母亲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然而即使如此,母亲对他来说依然是个看不清的谜团。

  母亲懂的东西非常多又杂,即便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都没有母亲的博学多闻。

  虽然居无定所,生活拮据,他依旧上过私塾,学习过四书五经,但是为他启蒙的其实不是夫子,而是母亲。

  除了四书五经那些八股文外,琴棋书画、天文地理他都有涉猎,但同样的,不是在私塾先生那里学来的,而是母亲教的。母亲甚至还教了他经商之道,让他学会如何做生意赚钱,也让他终于有本事承担起养家的职责,让母亲不需要再为他们母子俩的生活而劳累辛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