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他拿着秤杆轻轻地挑起新娘头上的红盖头,一张涂着厚厚脂粉的新娘妆容慢慢出现在他面前,他的新娘子垂着眼,完全不敢抬眼看向他或是周遭这些前来凑热闹的宾客们,显得既紧张又羞怯。

  可是即使画着浓妆,娇羞的低垂着头,他依然瞬间就将她给认了出来。新娘子真的是他当初在山上救的那位姑娘,也就是兰学士府的千金小姐,如假包换,他自信绝不会认错人。

  所以,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如当初兰学士大人所说的,是为报救命之恩,所以以身相许?

  裴翊呆呆的看着坐在喜床上的新娘,脑袋晕乎乎的。

  “好漂亮的新娘子啊!瞧,咱们的新郎官都看呆了,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呢。”喜娘笑呵呵的开口道。

  新房里顿时响起一片揶揄调侃的嬉闹声。

  裴翊呆愣愣的被喜娘拉坐到新娘的旁边,随众人向他们抛欐金钱彩果,然后看着新娘子被喂吃生饺,在喜娘嬉笑的询问生不生时,羞羞赧赧的低声回了句,“生。”

  众人顿时大笑出声,而他的目光却莫名的再也移不开来了。

  最后,在喝完合画酒礼成后,他被众人赶出新房到外头去招待宾客时,竟还升起了一抹舍不得离开的念头,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有何感觉了,就是晕乎乎的,脑袋糊成了一片的感觉。

  “娘,您睡了吗?”

  听见儿子的声音突然从房门外传来,原本正准备要躺下歇息的裴母忍不住轻挑了下眉头。

  今晚可是儿子的洞房花烛夜啊,这个时间,这傻小子不去入他的洞房,跑到她这里来做什么?虽然这么想,她还是开口应了声,“没,进来吧。”她起身披上外衣。

  儿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脚步因醉酒而有些虚浮踉跄,但神智看起来还满清醒的,紧皱的眉头就是最好的证明,说明他此刻正为某个或某种想不透的难题所困扰着,需要她的帮助,不然他今晚肯定会睡不着。

  没急着问什么事,她先让儿子坐下,再替他倒了杯水让他喝下,又见他用力的甩了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之后,她这才开口。

  “什么事让你这么困扰,连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夜都无法转移你的注意力?”她开口问道,完全就是调侃的语气。

  “娘,儿子头痛欲裂,您就行行好,今晚别从儿子身上寻开心了。”裴翊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向母亲求饶的苦笑道。

  “这时间你应该待在新房里陪你媳妇儿,半夜跑到这里来,娘没训你一顿你就该偷笑了,还敢有意见?”裴母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却也没继续调侃他,直接道:“说吧,什么事?”

  “新娘子真是兰大人的千金。”裴翊说。

  “然后呢?”裴母平静地问道。

  裴翊呆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母亲,问:“娘,您都不觉得惊讶或怀疑吗?”

  “惊讶什么?怀疑什么?”

  “门不当户不对的,兰大人为何会把独生爱女嫁给孩儿,他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孩儿实在是想不透。”裴翊眉头紧遵的说。

  “儿子啊,你这根本就是庸人自扰。不管兰大人为何将独生爱女嫁给你,你先问问自己,咱们家有什么能让兰家觊觎的?没钱、没权、没名望、没地位,有的就只有这间远离繁华城市,位在半山腰上的破房子和咱们母子俩的两条命,你说人家能从咱们家得到什么?”

  “就是因为这样,儿子才想不通,才觉得奇怪。”

  “所以娘才说你庸人自扰。”裴母忍不住给了儿子一个白眼。“既然咱们家没什么好失去的,别人有何目的又与咱们何干?”

  “可是兰姑娘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裴母愣了一下,不懂儿子话说得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扯到那边去了?

  “咱们家是没什么好失去的,但是她呢?一个知书达礼的千金闺秀,原本可以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继续过着富贵显赫、奴婢成群的生活,如今却下嫁到咱们家,她所失去的该怎么办?”

  裴母闻言露出些许怪异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看着儿子,半晌没有说话。

  “娘怎么这么看着孩儿?”裴翊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么快就喜欢上人家啦?”裴母似笑非笑的瞅着儿子缓声问道。

  “什么?”裴翊呆愣了一下,随即皱眉,“娘在说什么啊?孩儿只是觉得既然咱们不会失去什么,却害了一个姑娘的人生就这么毁了,感觉有些不公平。”

  “是你要求结这门亲,强迫兰家小姐嫁给你的吗?”裴母问儿子。

  “当然不是。”裴翊反射的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