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这门亲事对他来说真的是非他所愿,当初兰大人找上他时,他只觉得莫名其妙,不想接受,在被逼无奈之下才会开出明显刁难的条件想要对方知难而退,怎知对方只犹豫了一天就全盘接受,让他顿时骑虎难下,最后也只能赶鸭子上架,认了这亲事。

  除了母亲,没人知道他有多郁闷,多悔不当初,早知救人也能救出这种麻烦来的话,他当初就不会多管闲事了,真是后悔莫及。

  母亲倒是不赞同他这想法,对他说一切都是缘分,还说不管今日坐上花轿嫁给他的人是否真为兰学士的千金,其实对他们母子俩都没差,因为新媳若是符合条件能留在他们裴家,必定是个乖巧懂事又孝顺的媳妇,若是不符合条件休了便是,反正他都言明在先了。

  换句话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娶到一个好媳妇,最差的结果就是回到原点,如此而已。

  好吧,他被母亲理智的分析与说法给说服了,所以一直到他穿上新郎官的大红衣袍,领着迎亲队伍走到兰府大门前迎亲时,他都还悠悠哉哉,犹如事不关己般的把自己当成一个观众在看戏,完全没其它想法。

  可是看着新娘子被人背上了花轿,迎亲队伍抬着花轿一步步地朝他家的方向走去,而且愈来愈接近家门的这时,他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戏,他也不是局外人,而是他真的在娶媳妇,娶个女人进家门,今后家里将多一个人——他思绪一顿,转头看向走在花嫁另一侧的两个丫鬟,木然的想着——不,不是多一个,而是多三个陌生人侵入他的生活空间,而且其中一人以后还得分享他的房间、他的床。

  一想到这点,他当真是怎么想都觉得不自在。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他可能又被母亲给忽悠了,什么对他们母子俩没差?或许真对母亲没差,但是对他可差多了,真是太郁闷,太令人无言以对了!

  他的母亲是个奇女子,他小的时候不觉得,但随着年纪愈长,学习与见识愈多之后,这种感觉愈加的明显与笃定。

  自小他便与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其它家人或亲人。

  小时候他曾向母亲询问过父亲的事,得到的只有“死了”两个字。

  照理说,即便父亲死了,也该要有父族的亲人或是母族的亲人出面照看他们这对孤儿寡母才对,但是从小到大他从未见那些人出现过。

  记忆中,一直以来母亲都是独自抚养着他,为了挣钱生活,他们母子俩流浪过许多地方,也在许多地方居住过,直到五年前母亲突然病倒,身子大不如前,他们这才在云隐山的山腰上定居了下来。

  整整十九年的时间,他与母亲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然而即使如此,母亲对他来说依然是个看不清的谜团。

  母亲懂的东西非常多又杂,即便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都没有母亲的博学多闻。

  虽然居无定所,生活拮据,他依旧上过私塾,学习过四书五经,但是为他启蒙的其实不是夫子,而是母亲。

  除了四书五经那些八股文外,琴棋书画、天文地理他都有涉猎,但同样的,不是在私塾先生那里学来的,而是母亲教的。母亲甚至还教了他经商之道,让他学会如何做生意赚钱,也让他终于有本事承担起养家的职责,让母亲不需要再为他们母子俩的生活而劳累辛苦。

  母亲的神奇之处不仅在她的博学多闻上,还在她与一般为人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与期待上有显着的不同。

  一般父母总是望子成龙,希望儿子能好好的读书,参加科举考试,金榜题名,然后做个官老爷光宗耀祖。可是母亲却从不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反而告诉他行行出状元,重点在于学以致用。至于要不要去参加科考,一切皆由他自个儿做主,他将来若走仕途就去考,不想就算了,只要他开心就好。

  他的母亲很博学、很奇特、很与众不同,但却是他在这世上最敬最爱的人。

  想到这,想到母亲,他忽然整个人都释然了。

  成亲这件事对一般人而言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因为他有位与众不同的母亲,所以在亲事上他拥有自个做主的权利。

  母亲明确的告诉他,想娶什么人为妻由他自己做主,只有一个条件,那便是选了就不许后悔,更不许三心二意,因为裴家不许纳妾,至少在母亲仍在世、管得着他之前她是绝不允许的。

  也因此,他才会到了十九岁都还没有娶妻生子,因为不得不慎重其事。

  过去致使他在亲事上犹豫不决的主因并不是他没遇见欣赏或喜欢的姑娘,而是担心他喜欢的母亲会不会喜欢。母亲为他辛苦一辈子,他可不想娶个媳妇回家制造婆媳问题,让母亲受气。

  可是现在他却拥有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观察婆媳相处,明白母亲对儿媳会有何期望与要求的机会,他何乐而不为呢?最重要的是,不满意还可以休妻。这根本就是天下掉下来、求之不得的好机会啊。

  虽说眼前这媳妇并不是他自个儿看上的,这门亲事他更是被赶鸭子上架强迫完成的,但却不影响他的初衷,就像母亲所说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娶到一个好媳妇,最差的结果就是回到原点,如此而已。

  得到结论的瞬间,裴翊不由自主的呆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起来。

  说真的,对母亲他真的是想不服都不行。

  瞧他在这里纠结挣扎的想了半天,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母亲老早之前就对他说过的话,真是太无言以对了。

  就在新郎官一连串的胡思乱想之际,花轿终于抵达位在云隐山半山腰上的裴家。

  平日的裴家总是安安静静的,但今天特别热闹——当然不能跟兰府比——偌大的院子里摆着六桌酒席,人来人往的,一个个都笑容满面,看起来就很喜庆。

  六桌的宾客有一半是裴翊生意上认识的朋友,另一半是同住在这山腰上的邻居们,虽然户数不多,但大伙携家带眷的也坐满了三张席次。也幸好有这些人的存在与帮忙,不然让娘一个人为他的亲事张罗这么一大堆事,肯定会累坏的。

  在热闹喜庆的气氛中,新郎官将新娘子迎进门,与新娘子各执一端用红绿彩缎结成的同心结,立在高燃的大红龙凤喜烛堂前行拜堂之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站在新房里,裴翊接过喜娘递来的秤杆时,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多了一抹紧张的感觉。明明不在意,事到临头竟还是会紧张,这感觉真是奇怪。

  不管如何,答案终于要揭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