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云隐山上的遭遇已成为女儿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的污名,即便女儿说破嘴当天并未失身,但这世上除了爹娘会毫不怀疑的相信女儿之外,大概也只有那天救了女儿的那位公子了。这便是女儿想嫁给那位公子的理由之一,女儿不想未来生活在被夫家质疑与言语伤害的日子中。”兰郁华认真的说道。

  兰学士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开口问道:“理由之二呢?”

  “之二是女儿真觉得他是个可以放心托付终生之人。”兰郁华带着些许回忆的道:“虽然女儿与那位公子只有一面之缘,但从他突然出现救了女儿,到将女儿平安送回家,还谢绝咱们家的谢礼这一连串的举动看来,他不仅有正义感,身手不错,处理事情井然有序,品性尤其没问题。除了娘刚才所说的家徒四壁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但不是有句话说,莫欺少年穷吗?”

  “还有理由之三吗?”

  “有,不过之三是专门为如果被他拒绝的话所想的。”兰郁华露出些许不好意思的表情。

  “喔?说来爹听听。”兰学士听了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我女儿能够看上他是他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他敢拒绝?”兰母哼声道,一脸如果那家伙胆敢拒绝,看她怎么修理他的表情,明显已不再反对这门亲事。因为她忽然想到她和老爷就这么一个女儿,兰家的一切早晚都是要留给女儿的,女婿家徒四壁,穷得揭不开锅又怎样?他们兰家总不会让女儿女婿过着饥饿的生活却置之不理吧?

  所以,贫富不是问题,人品比较重要。女儿看的真是比她还要透彻啊,她这个做娘的还真是汗颜。

  兰郁华揉着衣袖扭捏了一下,这才低声说出她的理由之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只能以身相许。”

  兰学士夫妻俩皆露出一脸呆愕的表情,随即不约而同的爆笑出声。

  这是自从女儿在云隐山出事之后,夫妻俩第一回放声开怀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

  不过在大笑之余,两人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一抹感叹,他们一直捧在手心中小心呵护的女儿终于长大了,懂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与着想,还懂得逗近来总是心事重重、心情沉重的爹娘开心。

  雏鸟长大就要离巢了,今后将要面临的是外头的风风雨雨,再不能躲在爹娘的羽翼下无忧无虑。

  有点舍不得,有点担心,但终究得放手让她学会飞翔,然后经历风雨,成长茁壮,将来自个儿当了母亲才有本事保护自己的孩子。

  所以飞吧,我的女儿。勇敢的迎接挑战,战胜一切,拥有幸福,爹娘相信你一定办得到的。

  一定!

  * * *

  今天是兰学士嫁女儿的日子,上门的宾客很多,很热闹,但在这热闹的气氛之中却明显地掺杂着好几种情绪,一种是看热闹的情绪,一种是尴尬的情绪,还有一种是粉饰太平、装模作样的情绪,总之就是气氛怪异。

  但是最怪异的却是身处在这气氛中的众人却一点也不感觉到奇怪,完全就是处之泰然,见怪不怪,好像早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本来感觉有些不解的人稍微想了一下,顿时也就想通了。

  兰学士只有一个独生爱女,几个月前他的女儿在云隐山遇劫失身之后,随即就被自小订亲的席家退了婚,虽然退婚之事众说纷耘,有人说是被席家退亲,也有人说是兰家主动退亲。

  总之退亲是事实,加上云隐山遇劫失身之事,大家都以为兰学士这女儿今后要想嫁人可能遥遥无期,但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月,兰府就办起了嫁女儿的喜事。

  新郎官是谁没人知道,而新娘子嘛,除非是兰学士有养外室,外室又替他生了一个已经大到可以成亲的女儿,否则的话,新娘子除了那位被席家退亲的弃女外,不会有别人。

  弃女二嫁,这可是京城中近来最引人注目的大新闻、大消息啊,大家都想知道那个倒霉——不是,是勇气可嘉的新郎官到底是何许人也,又是得了兰家多少好处与承诺,这才愿意娶这么一个残花败柳做妻子,所以今天的宾客有很多都是不请自来的,目的就是想满足那人皆有之的好奇心。

  等了又等,外头终于响起鞭炮声响,迎亲队伍来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立刻往大门方向移去,伸长了脖子想看清楚迎亲队伍屮的新郎官,怎知却看见一个只能用寒酸两个字来形容的迎亲队伍。

  轿子是八抬大轿没错,但新郎官却是徒步而来,别说是俊马了,连匹驴子都没瞧见。

  乐手五六个,虽吹奏着喜庆的乐曲,但因乐师人数不足,乐曲便显得有些气势不足,然后再加上一个穿着全身红通通的媒人婆,再来……再来就没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完全想不出兰学士去哪儿找来这么一个寒酸的亲家?兰学士是不是因为对原本视若珍宝、捧在手心呵护的女儿失望透顶了,这才随便找个人把女儿这个祸水给嫁了?有可能。

  虽然前来迎亲的队伍寒酸,但该进行的仪式与礼俗却一个也没落下,直到新娘被背上花轿,起轿,寒酸的迎亲队伍在零落的喜庆乐声中渐行渐远,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交头接耳的回到酒席上,边吃酒席边讨论这门令人看不透的婚事。

  “所以,那新郎官到底是什么人?”有人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