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与此同时,席学士家的大少爷席世勋刚抵达兰家,正随着兰家下人的领路朝西侧院的厅堂走去,只是他压根儿没想到,在抵达厅堂之后,他却一个人被晾在那里等了近半个时辰之久,兰夫人这才姗姗来迟的在丫鬟的陪同下出现,而兰学士却依然不见踪影。

  等得有些恼火的席世勋见状心里顿生不满,心想他都先递拜帖说隔天要来拜访了,晾他一阵子也就罢了,兰学士竟然连个面都不露,只让一个后宅的女人出面招呼他,这也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吧?

  不过虽然不满,他表面上还是态度恭敬有礼的向兰夫人行礼作揖。

  “小侄见过夫人。”他起身拜见道。

  “坐吧。”兰母入座后,面无表情的对他说,接着连废话都懒得与他多说上一句,直截了当的就问他,“你今天来此有何目的?”

  “小侄是特来赔罪的。”席世勋露出满脸歉疚的表情认真的答道。

  兰母愣了一下,压根没想到会听见这么一个答案。“赔什么罪?”她皱眉道。

  “退婚的事。”

  “退什么婚?你和华儿的婚事吗?我们兰家可还没答应。”兰母冷笑道。

  “是,小侄真心感谢夫人及兰大人没答应退婚,因为小侄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华妹妹,也一心想娶华妹妹为妻,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今这情况——”

  “这情况难道不是你们席家一手造成的吗?!”兰母忍不住怒声插口道。

  “是,小侄很抱歉没管好家中的奴才,让他们胡言乱语,但那些恶奴如今都已得到应有的惩罚,请夫人放心。”

  兰母不以为然的撇唇冷笑,不置可否。

  席世勋假装没看到,继续往下说明他今日的来意。“小侄今日除了来赔罪外,主要是要来表白心意的。小侄并不想与华妹妹解除婚约,可因父母之命难违,小侄只能接受,但这些日子来,小侄每天都为此夜不成眠,一想到华妹妹就心痛难抑——”

  “你到底想说什么?”兰母不耐烦的问道。什么夜不成眠、心痛难抑,嘴巴上说说谁不会?况且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好了,那又如何呢?比得上她女儿为这事差点把自个小命都给赔了吗?

  “小侄真的无法放弃华妹妹,仍想娶华妹妹为妻,小侄请夫人允准。”席世勋倏然站起身来,朝兰母九十度鞠躬请求道。

  兰母这回不仅是愣住,根本是目瞪口呆,随之则是怒不可抑。她冷冷地开口道:“你是在耍我吗?刚刚才说父母之命难违,现今又要我将女儿嫁给你?”

  “小侄不敢,小侄敢做此请求是因为小侄已经说服爹娘收回成命,允许小侄娶华妹妹为妻了。”席世勋说着再度朝兰母福身请求。

  此话一出,兰母都被吓呆了。

  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都决定要答应退婚了,怎么席家却反倒改变主意了,难道席家已经看穿他们的打算决定反将他们一军,利用他们兰家的主动退婚来突显他们席家的仁义吗?太卑鄙无耻了!

  “我可以请问,这个妻是世勋哥的正妻吗?”

  忽然之间,兰郁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人随后步进堂屋内,同时为屋内众人带来一道令人眼睛一亮的美丽风景。

  兰郁华的皮肤很白,明眸皓齿,秀发乌黑柔亮,长相属于端庄秀丽型的,但平日因爱美的关系总是打扮得贵气而华丽,虽添增了几分艳丽,却反倒将她原本的优点都遮掩了。

  但是今日她却完全反其道而行,简单的发髻上只插了支碧绿色蝶形步摇,白净的脸连一点脂粉都没擦,只薄薄的抹了些香膏,衣着也是淡雅的浅绿色,裙上绣着几朵栩栩如生的荷花,将她秀丽的美色完全衬托出来,加上她娴静的神情,闲庭漫步的姿态,整个就是出水芙蓉,美不胜收。

  席世勋双眼发亮的看着她,只看一眼便移不开目光。在他惊艳的神情中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气质出众,美丽脱俗得有如出水芙蓉的美人儿会是自己的未婚妻。但是他又不得不信,因为她的长相并没有改变,仍是那张脸,那五官,变得只有穿着扮相与气质。

  “华儿,你怎么来了?”兰母惊愕的问,谴责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直接刺向彩袖,让她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女儿有话想和世勋哥说,听说他来了,便过来了。”兰郁华对母亲微笑道。

  “你这丫头……”兰母轻皱了下眉头,因席世勋就在一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无奈的摇头,然后对她说:“你想和他说什么?他人就在这里,你说吧。娘就坐在这,不会插口。”意思就是,你有话就说,但是别想要娘走开。

  兰郁华当然听懂了,但却毫不在意,因为她本来就希望娘在场帮她镇镇场面,同时也让娘明白她的决心。所以点点头,直接转向席世勋开口微笑道:“世勋哥好像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席世勋眨了眨眼,这才猛然回神的想起她刚才所问的问题,一个犀利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问题。

  这个问题他早有预料可能会遇到,因而准备了答案,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问他这问题的不是至今尚未露面的兰大人,也不是兰夫人,而是让兰郁华这个小丫头给捅了出来,真是始料未及。

  “我定会以八抬大轿,同迎娶正妻的方式和礼数迎娶你进门。”他深情而温柔的看着她,以坚定的眼神和语气说道。

  “同?而不是用?”兰郁华一下子就抓住了其中的重点,然后以不疾不徐的语气将“同”字所代表的意思说出来。她说:“简单说,只有方式和礼数是同正妻,名义上却不是正妻就对了。”

  席世勋浑身一僵,没想到她不仅没让他的温柔深情给迷惑,还如此敏锐,瞬间就将他话中的陷阱给揭发出来,令他冷汗直流。“华妹妹你听我说——”

  “其实世勋哥什么都不用说。”兰郁华缓慢地摇头打断他道,“不管你想以八抬大轿迎娶进府的是正妻也好,平妻也罢,甚至是小妾通房都无所谓,只要世勋哥高兴就好——”

  “华妹妹!”席世勋不由自主的叫道,整个人因惊喜与激动而忘情的喜形于色。她的意思是在告诉他,她只要能留在他身边就好,根本不计较名分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