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奴婢先谢过小姐了。”彩袖先福身道谢,然后才低声对小姐吐露道:“夫人不让小姐离开庭芳院的原因是,席家大少爷昨天突然送来拜帖,说今天会前来拜访。”

  兰郁华轻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道:“席世勋吗?他来做什么?”

  彩袖认真的注意着小姐的反应,正如她所猜想的,小姐并未露出任何激动或欣喜的神情,有的只是疑惑不解以及——嫌恶?

  彩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总之,她猜想的没错,小姐是真的想开了,不是在故做姿态强颜欢笑,是真的放下对席家大少爷的感情与执着了,真好。

  “奴婢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绝对与小姐的婚约有关。”彩袖开口答道,一边上前扶着小姐朝不远处的方亭走去。

  方亭那里除了有石凳可让小姐坐下来歇脚外,四周宽敞无处可藏人,完全可防止隔墙有耳。

  “我和席世勋的婚约不是已经取消了?”兰郁华蹙眉道。

  “小姐不知道吗?”彩袖有些讶然。

  “知道什么?”

  “老爷和夫人尚未点头同意与席家退亲啊。”

  “什么?!”兰郁华倏然停下脚步,惊愕的叫道,脸色更因震惊而变得苍白。

  “这怎么可能?娘不可能不顾我的意愿,我要去找娘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迅速转身要走,却让彩袖给拦了下来。

  “小姐,您先别急,听奴婢把话说完。”彩袖赶紧说。“老爷夫人不是不想退婚,而是想趁机给席家一点教训,这才晚些点头罢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兰郁华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这是奴婢猜想的,不知对不对。”彩袖本能的先为自己留个后路,她是真的怕死。

  “没关系,你说。”兰郁华点头道。

  “小姐,咱们到前面的方亭坐下来说可好?”彩袖伸手指着前方不远的方亭问道。

  兰郁华抬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主仆二人立即朝方亭走去。

  来到方亭,彩袖扶小姐坐下,自己也得了小姐的赐坐而坐下来之后,她才将自己的观察与想法说给小姐听。

  她先向小姐说明京城中关于兰席两家婚事众说纷耘的情况,当然是用含蓄的说法,目的只是让小姐知道一切谣言的始作俑者是席家,而席家的目的只是想逼兰家,逼老爷夫人在情况恶化前不得不认栽,承认退婚之事。

  “席家人真的很卑鄙。”彩袖忍不住怒不可遏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刚说爹娘想给席家教训是怎么一回事?”兰郁华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关于席家的司马昭之心她上辈子已经历过,没什么好惊讶的,她比较好奇的是爹娘想做什么。

  老实说,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很羞愧,身为女儿的她竟不如一个奴婢对自个儿爹娘的了解,她真是愧为兰家女儿,愧对爹娘啊。

  “奴婢猜想,老爷大概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彩袖说。

  “什么意思?”兰郁华不解。

  “简单说,席家应是看准老爷夫人疼爱小姐,不忍小姐声名再次受损,定会在谣言扩大到一定程度前不得不认了两家已退婚之事来消弭谣言。可现今情况正好相反,想退婚的是咱们,急不可耐的是席家,当谣言扩大到一定程度而始终没有新的进展时,它将会反过来被质疑,到时候情势会趋向何方可就不是席家能控制得了的了。所以奴婢在猜想,老爷应该是在等席家自食恶果之后,再松口同意退婚之事。”

  彩袖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让兰郁华听得双眼发亮,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彩袖,你好聪明。”

  “奴婢只是胡乱猜测,不确定真假。”彩袖赶紧说道。

  “你识字,上过学堂对吗?”兰郁华突然对这丫鬟充满了好奇心。

  “奴婢的确识字,却没上过学堂。”彩袖摇头道。

  “那是谁教你读书识字的?”

  “奴婢的父亲是位夫子,读书写字都是父亲教的。”

  “那你怎会落到卖身为奴?”兰郁华讶异极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丫鬟竟会是个夫子之女。

  “小时候家乡遇水患又遭逢疫病袭村,奴婢在父亲病死又无家可归的情况下,只有选择卖身为奴才能活命。”彩袖苦笑的答道。

  “那时你几岁?”

  “七岁。”

  兰郁华微张着嘴巴,顿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七岁。她想到了她的儿子,同样是七岁的年纪,一个是孤苦伶仃,为活下去而自愿卖身为奴的小女孩,一个则是养尊处优,不解世事,错把仇人当亲人,把亲人当仇人的小男孩。同样都是七岁的孩子,怎会差别如此之大?如此的令她感到悲伤难过?

  一种怜惜的感触在她心底泛开,她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彩袖,你想赎身恢复自由吗?”

  “想。”彩袖毫不犹豫的点头答道。她作梦都在想。

  “好,晚点我会跟母亲要来你的卖身契,我放你自由。”兰郁华毅然点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