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站在兰郁华身边的丫鬟彩袖,背部整个都被冷汗浸湿了。她好想出声提醒花圃后面那两个人,告诉她们这里除了她们之外还有其它人在,而这其它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们议论中的小姐。

  可是她却完全不敢出声,就怕小姐会认为她与花圃后那两人是一丘之貉,这才会出声向那两人示警,真到那时她只怕是有口难辩。

  所以,虽然感觉到满心的歉疚与不忍,她还是决定要明哲保身,毕竟她也只有一条小命。

  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还在继续说。

  “彩环那丫头若是地下有知见着这结果,恐怕会大笑三声说句“活该”吧?”

  “那丫头向来心善,对小姐又是忠心耿耿的,不会落井下石。”

  “心善和忠心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好心没好报?只是可怜了李勇那一家子,现在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原本女儿的月俸可以补贴家计,日子勉强还过得下去,现在女儿没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一阵子也就罢了,怕的是以后一家子的日子不知道要怎么过,还过不过得下去。”

  “张树家也是啊,孩子还这么小就没有了爹,孤儿寡母的让人看了心酸。”

  “所以我才说这是报应,一定是彩环和张树死不瞑目,冤魂还徘徊在府中,所以小姐之前才会落水,然后现在又被席家悔婚退亲,一定是报应。”

  彩袖神色惨白的看着同样面无血色的小姐,整个心惊胆颤得都快要晕倒了。花圃后头那两人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什么话都敢讲!她们想死也别拖她下水啊。

  “小姐,让奴婢看看到底是哪些家伙胆敢在背后随便议论主子的?”再也管不了什么明哲保身,彩袖怒不可抑的开口,随即转身朝花圃那头怒声喝道:“谁躲在那里胡说八道?还不出来向小姐认错,求小姐饶命!”

  彩袖的声音一出,花圃后的两人立即被吓得噤声,过了一会儿才从花圃后头现身出来,一出来就直接跪地磕头,两个人都颤抖到不行的匍伏在地乞求道:“求小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小姐饶命,求小姐饶命。”

  “小姐,这两人该如何处置?”彩袖虽然内心忐忑,但表面仍努力维持镇定的恭敬请示。

  兰郁华不发一语的看着匍伏在地上的两人,看得连同彩袖三个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满脑子只剩下死了,完了,她们这下死定了这些绝望的想法。

  然而小姐接下来的反应却让彩袖目瞪口呆。

  只见小姐轻轻地摇了下头,平静地开口说了句,“走吧。”然后就径自举步往前走,没再理会匍伏在地上那两人。

  彩袖呆愣了一会儿,这才赶紧追了上去,犹豫的开口问:“小姐,那两个人该如何处置?”

  “算了。”兰郁华摇了摇头道。

  彩袖简直难以置信会从小姐口中听见这样的回答。算了?

  “可是她们说了不该说的话,这样胡乱诋毁主子,议论主子的奴才不让她们吃点苦,受点教训,只怕不会学乖,只会变本加厉。”彩袖说。她不是落井下石,也不是见不得别人好,只是单纯的尽责尽职,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她们只是在说实话,不算诋毁。”兰郁华轻轻地摇头道。

  彩袖整个下巴都被惊掉下来了。这种话怎么可能会从小姐口中说出来?这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小姐,您还好吧?”她忍不住脱口问道,一顿后,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又赶忙亡羊补牢道:“您已经出来许久了,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希望小姐没听出她第一句话的真正意思——小姐您还好吧?您怎么可能会如此宽宏大量,不计前嫌?这真的不像您啊。

  兰郁华当然听出她的本意了,但总不能跟她解释说这只是一场梦,她又何必跟梦中人计较呢?更何况以她此刻的心态,真不觉得刚才那两人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更过分一百倍、一千倍的,她在席家都听到耳朵长茧了,这种实话根本伤不到她,只会让她自省而已,她还想感谢她们呢。

  “彩环家和车夫张树家的事,你知道多少?”她忽然开口问。

  彩袖不由自主的震颤了一下,不知道小姐问这事想做什么,该不会是想赶尽杀绝吧?她有些担忧惊怕,却又不得不老实回话。“奴婢对彩环家的事知道的比较多,张家的事只听说过一些。”

  “说说看。”

  “彩环的爹是个木匠,彩环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母亲在生弟弟时过世,家里还有一个长年卧病在床的奶奶。李叔——也就是彩环她爹的木工手艺不错,可惜在彩环八岁的时候上山寻找木料时伤了腿,生意锐减,养家活口变得极为困难,身为长女的彩环这才会卖身为奴,替家里省一份吃食,多添一份收入。”

  “少了彩环的月俸,他们一家人的生活是不是就真的变得过不去了?”兰郁华出声问道。

  彩袖沉默了一下才低声答道:“彩环有两个妹妹,她们跟奴婢说:姊姊能做的事,她们也能做。”

  也就是卖身为奴了。这个答案出现在兰郁华心中,让她一颗心顿时整个沉甸甸的,她以前从来就不曾关心过彩环,根本不知道这些。

  人啊,只有在经历过苦楚,才会设身处地,才懂得将心比心。

  “张家的情况呢?”她又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