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是到院子里走一会儿,不碍事。”兰郁华不由分说的断然道。“先帮我梳头,简单的编发就行了。”

  “是,小姐。”彩袖只能认命的点头照做。

  骄纵任性的小姐一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现在只能祈求待会儿小姐可别撑不住晕倒在院子里,否则她肯定得受罚,即便错根本就不在她,就像彩环一样。

  想到彩环的下场,彩袖便不寒而栗,感觉到惊恐与害怕,但身为奴婢的她又能如何呢?只能更加谨慎小心的服侍主子。倘若哪天不幸落到和彩环一样下场的话,她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兰郁华不知道自己仅一个举动就让丫鬟想了这么多,其实她只是单纯的想在梦醒之前多走走看看,借着旧地重游唤起那些日渐模糊的记忆。

  这个梦境是如此的清晰而鲜明,或许她能在这个梦里让逐渐模糊的记忆变回清晰而深刻也不一定。经过这么多年,那些记忆已随时间的拉长愈来愈模糊,遗忘的也愈来愈多,因此她才会有到外头走走的想法。

  她人生中所有的幸福、欢笑与快乐似乎只存在这个宅府里,在她离开这里之后,幸福、欢笑与快乐便与她绝缘,从此难再寻,更难再拥有。她虽不知这回梦醒之后,自己还能记得多少,能不能加深在现实中早已变得模糊的记忆,但是能在梦里清晰的回忆一遍,她也心怀感激与感谢。

  “小姐,您看这样行吗?”

  丫鬟的声音令她倏然回过神来,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只见镜中人脸色虽然有些苍白病态,但却依然掩不住青春貌美的容颜。看着这样的面容,真的很难想像几年之后,眼前这张脸会变得甚至比母亲还要苍老与憔悴。

  见小姐半晌没说话,彩袖一颗心忐忑不已,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是不是不喜欢这种编发,要不奴婢帮您重新编过?”

  “不必,这样就行了。”兰郁华说。

  彩袖顿时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为小姐披上披风,再仔细的检查确定没问题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扶着病弱的小姐走出厢房。

  临池庭院,清风暖和,曲廊楼台,碧树红花,入目景致每一幕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令兰郁华心生祥和与幸福感,这才是她的家啊。

  小莲池里有不少鱼,她曾坐在池边垂钓,也曾顽皮的拿竹竿打水吓鱼,恶作刺的欢笑声似乎还飘散在空中。

  曲廊楼台上有不少她的提字与画作,还有被爹爹发现后罚站训斥的画面,一切都是那么地历历在目。

  这棵树原长在爹娘的院子里,因她喜欢,娘便让人整棵移种了过来。

  这几盆花也是,还有那颗黑色的大石头也是。

  娘宠爱她的笑脸总是那么地温柔,爹严厉训斥她之后的表情总是那么地无奈,在这个宅子里她总是那么地无忧无虑、笑容满面,爱怎样就怎样,到处都有她像只蝴蝶般翩然飞舞的身影,到处都充满了她的欢笑、快乐与幸福的回忆。

  “小姐,您已经出来走了好一会儿,该回去休息了。”彩袖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的鼓起勇气开口。她是真的很害怕小姐会晕倒。

  “我不累,咱们再走走。”兰郁华根本舍不得结束这回忆之旅,恨不得踏遍宅里的每一寸土地,看遍府里的每一个景物,每一道风景。

  彩袖面有苦色,却也不敢有异议,只能陪着小姐继续往前走下去。

  走着走着,前方花圃后头隐约传来有人在说话的声响,声音随着她们的接近愈来愈明显,对话的内容也愈来愈清晰可闻。

  “你说的是真吗?”一个略带惊愕的声音道。

  “当然,这事在外头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的了,还能假的了吗?就算假的,迟早也会变成真的。”另一个声音带着笃定的语气说。

  “这话怎么说?”

  “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

  “放心,绝对守口如瓶。”

  “听说啊,咱们老爷和夫人压根就没答应退婚的事,这一切都是席家单方面决定的。”

  “那这就不是退婚,而是悔婚了!”

  “没错,就是悔婚,但席家却不愿意做那失信之人,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的将退婚这事传得人尽皆知,逼咱们兰府不得不认这个哑巴亏,解除两家的婚约。”

  “老爷和夫人不会答应的。”

  “但这回却不得不答应。”

  “为什么?”

  “你想想,小姐在未出事之前就有人说她骄纵任性,配不上才貌双全的席家大少爷,出事后名声都毁了,若还硬要嫁过去,那会被说得多难听?”

  “只要席家大少爷和席家不在乎就行了,管别人说什么?”

  “你傻啦?如果席家不在乎,还会千方百计把事情弄大,逼咱们兰府承认两家已经退婚的事吗?”

  “小姐好可怜。”

  “会比彩环可怜吗?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报应。”

  “你不想活啦!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这里除了咱们俩又没别人,怕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