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兰母被胡言乱语的女儿吓得面无血色,迅速将魔怔般的女儿拉起来紧抱进怀里,大声的对她说道:“华儿,别说了,那都不是真的。你刚刚是不是作了一场恶梦?那都是梦,不是真的,是梦!”除了作梦,她想不出女儿怎会说出这么令人无法想像的一席话。

  “梦?”兰母的话终于传进兰郁华的耳朵里,却是因为这个梦字。

  “对,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你看着娘,再转头看看四周。这是在咱们兰府,在你的厢房里啊,哪来的席家,哪来的席家人啊?”兰母捧着女儿恍神的脸,柔声的安抚道。

  兰郁华眨了眨眼,终于慢慢地回过神来,她转头看向四周,看向只有梦境中才能看见的过去的景象,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悲伤的微笑,低喃道:“我多希望那真的只是一场梦,而不是眼前这一切才是一场梦。”

  “华儿,你说什么?”兰母没听清楚她的低语。

  兰郁华看着满脸因她而忧心与疲惫的母亲,轻轻地摇了下头,转移话题的问道:“娘,爹呢?女儿好久没看到爹了,很想爹。你派人去告诉爹,让爹早点回来好不好?”

  兰母轻愣了一下,故做吃味状道:“只想爹,不想娘啊,这样娘可是会吃醋的。”

  语气虽轻松,但眼底和心里的忧心却更浓重了,只因为老爷虽和她一样也是宠着女儿的,但总爱摆出一脸严肃,而且动不动就爱考校女儿学问,女儿躲都来不及了,何时曾主动说想见他?

  华儿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何醒来之后所说的话和一些举动都不太对劲,她该不会是因为退婚的事打击过大,因而得了什么疯病吧?

  不会的,不会的,老天不会这么惨忍的对待她的女儿,绝对不会的。她不由自主的摇着头,拒绝接受这么残忍的可能性。

  “娘,你怎么了?为何一直摇头?”兰郁华问。

  “华儿,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咱们家里有些什么人?爹爹是谁?娘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兰母紧紧地盯着女儿,浑身紧绷的开口问道。

  兰郁华瞬间便明白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定然惊吓到母亲了。她柔声道:“娘,女儿都记得,并没有忘记任何事,也没有发疯。”

  “华儿,你别吓娘,娘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不准你再吓娘听见没有?”兰母瞬间将女儿紧紧地拥进怀里,既是请求又是命令的哭声道。

  “对不起,娘。对不起!”兰郁华伸手紧紧地回抱着母亲,也是泪如雨下。

  “娘不要你的对不起,娘要你答应娘,不准再做傻事,也不准再吓娘,听见没有”兰母哭着命令。

  “好,女儿听见了,女儿答应娘,以后不管娘说什么,要女儿做什么,女儿都听您的。”兰郁华亦是哭泣的点头应道。

  母亲俩就这么抱着对方哭了许久,直到丫鬟匆匆地前来禀明大夫来了,这才抹去脸上的泪水,将大夫迎进门来。

  大夫来了又走,爹爹也来了又走,母亲则是一直陪伴在她身旁,亲自喂她吃粥喝药后,强势的命令她闭上眼睛睡觉。

  兰郁华不想睡,就怕这一睡再次睁开眼便是梦醒之时,再也看不见听不到母亲关心的面容与声音。

  她不想梦醒,不想回到悲凄的现实,宁愿就这么永远的活在梦中,永远不醒。但她还是睡着了,在强撑中不知不觉的失去意识,彻底沉睡了过去。

  再度恢复意识醒过来时,兰郁华依旧清楚的记得那个梦境,清晰的记得爹娘的容颜,记得他们与自己说的每句话,甚至记得百合粥入口时的香甜与汤药那苦涩的味道。

  事实上那苦涩的味道不仅存在她记忆里,甚至还停留在她口中,感觉真的好真实。

  不过仅一瞬间她便明白了一切,在现实的她可不是正卧病在床吗?口中会有苦涩的药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除非席家那些人真想要她死。

  其实有时候她真的很想死,一了百了,但却舍不得儿子,即便她的儿子从出生后就被婆婆抱养在身边,与她不仅不亲,甚至还有些敌视她、瞧不起她,但他依然是她怀胎十月、痛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孩子。

  也因此,她这才深深地领会到过去爹娘对她有多么的爱重与无奈,以及自个儿过去又有多么的不懂事与不孝,但一切皆已后悔莫及。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缓慢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是一片明亮的杏白色,而不是总压得她喘不过气的沉重朱红色。

  她愣住,先是眨了眨眼,再转头看向周遭。

  “难道我还在作梦,还没醒过来吗?”她喃喃自语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又觉得有些开心。难道是老天爷听见了她的恳求,终于第一次大发善心的让她梦想成真?

  不管如何,能在这个美梦里多待片刻也好,感谢老天慈悲。

  “有人在吗?”她从床铺上坐起来出声唤道。

  “小姐。”守在门外的丫鬟立刻进入房内。

  感觉眼前的丫鬟有点面熟,却又想不出她的名字,兰郁华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彩袖。”彩袖表情有些讶异的开口答道。

  “帮我稍微整理下,扶我到外头走走。”兰郁华没理她讶异的神情,径自吩咐道。

  “小姐的身子……”彩袖有些犹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