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华儿,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咱们家里有些什么人?爹爹是谁?娘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兰母紧紧地盯着女儿,浑身紧绷的开口问道。

  兰郁华瞬间便明白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定然惊吓到母亲了。她柔声道:“娘,女儿都记得,并没有忘记任何事,也没有发疯。”

  “华儿,你别吓娘,娘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不准你再吓娘听见没有?”兰母瞬间将女儿紧紧地拥进怀里,既是请求又是命令的哭声道。

  “对不起,娘。对不起!”兰郁华伸手紧紧地回抱着母亲,也是泪如雨下。

  “娘不要你的对不起,娘要你答应娘,不准再做傻事,也不准再吓娘,听见没有”兰母哭着命令。

  “好,女儿听见了,女儿答应娘,以后不管娘说什么,要女儿做什么,女儿都听您的。”兰郁华亦是哭泣的点头应道。

  母亲俩就这么抱着对方哭了许久,直到丫鬟匆匆地前来禀明大夫来了,这才抹去脸上的泪水,将大夫迎进门来。

  大夫来了又走,爹爹也来了又走,母亲则是一直陪伴在她身旁,亲自喂她吃粥喝药后,强势的命令她闭上眼睛睡觉。

  兰郁华不想睡,就怕这一睡再次睁开眼便是梦醒之时,再也看不见听不到母亲关心的面容与声音。

  她不想梦醒,不想回到悲凄的现实,宁愿就这么永远的活在梦中,永远不醒。但她还是睡着了,在强撑中不知不觉的失去意识,彻底沉睡了过去。

  再度恢复意识醒过来时,兰郁华依旧清楚的记得那个梦境,清晰的记得爹娘的容颜,记得他们与自己说的每句话,甚至记得百合粥入口时的香甜与汤药那苦涩的味道。

  事实上那苦涩的味道不仅存在她记忆里,甚至还停留在她口中,感觉真的好真实。

  不过仅一瞬间她便明白了一切,在现实的她可不是正卧病在床吗?口中会有苦涩的药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除非席家那些人真想要她死。

  其实有时候她真的很想死,一了百了,但却舍不得儿子,即便她的儿子从出生后就被婆婆抱养在身边,与她不仅不亲,甚至还有些敌视她、瞧不起她,但他依然是她怀胎十月、痛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孩子。

  也因此,她这才深深地领会到过去爹娘对她有多么的爱重与无奈,以及自个儿过去又有多么的不懂事与不孝,但一切皆已后悔莫及。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缓慢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是一片明亮的杏白色,而不是总压得她喘不过气的沉重朱红色。

  她愣住,先是眨了眨眼,再转头看向周遭。

  “难道我还在作梦,还没醒过来吗?”她喃喃自语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又觉得有些开心。难道是老天爷听见了她的恳求,终於第一次大发善心的让她梦想成真?

  不管如何,能在这个美梦里多待片刻也好,感谢老天慈悲。

  “有人在吗?”她从床铺上坐起来出声唤道。

  “小姐。”守在门外的丫鬟立刻进入房内。

  感觉眼前的丫鬟有点面熟,却又想不出她的名字,兰郁华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彩袖。”彩袖表情有些讶异的开口答道。

  “帮我稍微整理下,扶我到外头走走。”兰郁华没理她讶异的神情,迳自吩咐道。

  “小姐的身子……”彩袖有些犹豫。

  “只是到院子里走一会儿,不碍事。”兰郁华不由分说的断然道。“先帮我梳头,简单的编发就行了。”

  “是,小姐。”彩袖只能认命的点头照做。

  骄纵任性的小姐一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现在只能祈求待会儿小姐可别撑不住晕倒在院子里,否则她肯定得受罚,即便错根本就不在她,就像彩环一样。

  想到彩环的下场,彩袖便不寒而栗,感觉到惊恐与害怕,但身为奴婢的她又能如何呢?只能更加谨慎小心的服侍主子。倘若哪天不幸落到和彩环一样下场的话,她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兰郁华不知道自己仅一个举动就让丫鬟想了这么多,其实她只是单纯的想在梦醒之前多走走看看,借着旧地重游唤起那些日渐模糊的记忆。

  这个梦境是如此的清晰而鲜明,或许她能在这个梦里让逐渐模糊的记忆变回清晰而深刻也不一定。经过这么多年,那些记忆已随时间的拉长愈来愈模糊,遗忘的也愈来愈多,因此她才会有到外头走走的想法。

  她人生中所有的幸福、欢笑与快乐似乎只存在这个宅府里,在她离开这里之后,幸福、欢笑与快乐便与她绝缘,从此难再寻,更难再拥有。她虽不知这回梦醒之后,自己还能记得多少,能不能加深在现实中早已变得模糊的记忆,但是能在梦里清晰的回忆一遍,她也心怀感激与感谢。

  “小姐,您看这样行吗?”

  丫鬟的声音令她倏然回过神来,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只见镜中人脸色虽然有些苍白病态,但却依然掩不住青春貌美的容颜。看着这样的面容,真的很难想像几年之后,眼前这张脸会变得甚至比母亲还要苍老与憔悴。

  见小姐半晌没说话,彩袖一颗心忐忑不已,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是不是不喜欢这种编发,要不奴婢帮您重新编过?”

  “不必,这样就行了。”兰郁华说。

  彩袖顿时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为小姐披上披风,再仔细的检查确定没问题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扶着病弱的小姐走出厢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