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过去两日见女儿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时,她的心有多痛,对席家的怨恨就有多深重。

  今早,她甚至差点忍不住冲去席家大闹一场,豁出去的想,反正都要退婚了,要难看大家一起难看。

  她不怕丢脸,就不知道向来爱面子的席夫人怕不怕?

  结果,临出府前却让老爷用一句话便拦了下来。

  老爷说:“夫人难道忘了华儿绝笔书里的内容了吗?”

  华儿绝笔书中这么写着:即便席家退了亲,我兰郁华生是席世勳未过门的媳妇,死亦然。即便身死,亦绝不二嫁。

  华儿想嫁给席世勳的意念是如此的坚决,身死都不二嫁。

  换句话说,华儿她是嫁定席世勳了,而做母亲的她若是真跑到席家大闹的话,最受伤的将不会是别人,而是他们的宝贝女儿。

  想通这一点之后,她当场又生气又难过的哭晕了过去,直到不久之前才醒过来。

  女儿的清醒让她喜极而泣,也让她意识到只要女儿能活着,不管她要什么,她都会成全她,包括嫁进已令她和老爷万分失望的席家,只要女儿高兴,即便要和席家那些人做亲戚,虚与委蛇一辈子她也认了。

  然而令她又惊又喜的是,女儿不仅人清醒了,理智似乎也跟着清醒了过来,竟跟她说她想通了,愿与席家解除婚约,让她既难以置信又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感受最深的还是心酸与心疼。

  退婚之后,她可怜的女儿今后该怎么办?

  谣言加上退婚的推波助澜下,华儿还找得到好人家嫁吗?还会有人愿意明媒正娶,迎娶她当正妻,而不是为妾或填房吗?她可怜的女儿今后究竟该怎么办?

  “娘,女儿不孝,让您担心,还和爹操碎了心,甚至害得家族因女儿而蒙羞,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梦醒,兰郁华趁机将这些年一直压在心上、没来得及对爹娘说出口的歉意与忏悔一股脑的出说来。

  即便明知这只是一场梦,她也想亲口说出来。

  “不是你的错。”兰母泪眼模糊的摇头道。

  “不,就是女儿的错。”兰郁华伸手替母亲拭去脸上的泪水,忏悔的说。“若不是女儿骄纵任性,仗着爹娘的宠爱胆大妄为的话,也不会发生那种事,事后女儿甚至还不知反省与悔改,将责任全推给下人。一直以来彩环都是那么尽心尽力的服侍女儿,女儿竟然眼睁睁的看她被发落,被杖责至死也没为她说一句话。女儿现今会有这样的下场,全都是报应。”她苦笑。

  “华儿别胡说!他们没能阻止你出城便已犯了错,出了城之后又没有保护好你,让你遭遇那种事本就罪该万死。”兰母坚定道。

  兰郁华再次对母亲摇头,缓声说:“不是的。他们是下人,主子有令怎敢不从?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错,女儿才是罪魁祸首,而今会有这样的下场则是罪有应得。”

  “华儿!”兰母满脸震惊与担忧。“你是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娘。”

  “娘,女儿没事,只是有些难过,觉得对不起彩环。”兰郁华情绪低落,难过的低声道:“彩环的爹娘一定对女儿充满了怨恨吧?”

  “他们不敢!”

  “是,就是因为他们不敢,女儿才更加的难过。做错事的明明就是女儿,为何没人责怪女儿,没人与女儿说实话,告诉女儿做错了,而让女儿一错再错,终至后悔莫及,无法挽回的地步,只能用一生来承受那悲苦的报应与苦果。”

  “华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别吓娘啊!快点!快点去请大夫过来,快去!”兰母惊慌失措的转头对站在一旁的丫鬟叫道。

  丫鬟立即点头,转身狂奔而去。

  女儿这情况很不对劲,这些话根本就不像是她会说的。

  “娘,女儿真的好后悔当初不听爹娘的劝告,执意强求不属于自己的未来;好后悔自己的自以为是和骄傲自满,以为每个人都应该像爹娘那样无条件的疼爱女儿;好后悔瞎了眼爱错人、信错人,女儿真的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啊!”

  苦苦压抑在心里多年的痛苦与悔恨一寻到出口便再也拦不住的整个决堤而出,兰郁华就像魔怔了似的,紧紧地抓着母亲的衣袖,一股脑儿的吐露她积压在内心里的悔与恨。

  “华儿,你别吓娘,你到底是怎么了?什么不属于自己的未来,什么爱错人、信错人,你到底在说什么?”

  深陷悔恨情绪之中的兰郁华就像没听见母亲的问话,继续地说着,“席世勳是个伪君子,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席家每一个人都是势利无情之辈,爹娘千万不能相信他们,不要被他们的伪善给欺骗了。”

  “华儿,这话是谁告诉你的?”兰母脸色丕变的问道。席家人的势利无情他们也是在经过近来这件事才发现的,华儿她怎会知道呢?还有,世勳那孩子是伪君子?这是谁告诉华儿的?

  “他们都不是好人,嘲笑女儿,羞辱女儿,在外总是表现他们的宽容大度,造谣女儿不知好歹,不知感恩;在家却使劲的折磨女儿,日日立规矩,不时的冷嘲热讽言语伤害,宠妾灭妻的让每一个姨娘甚至是下人都可以欺负女儿、瞧不起女儿,让女儿四面楚歌、憋屈的过活,想死都死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