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娘答应你,你先躺下来,躺好,别这么激动。大夫说你需要静养一阵子,最忌情绪波动大太。”兰母柔声安抚着她,扶她躺下来。

  母亲所说的这一点兰郁华又怎会不知道呢?当初她便是紧抓着这点不放,要死要活的逼得爹娘不得不对她执意要嫁给席世勳这件事妥协,以至於从此生活在痛苦的深渊中,恶有恶报。

  躺回床上,兰郁华缓慢地深呼吸,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才以平淡而冷静的语气重新开口。“娘,既然席家想退婚,那就让他们退吧。”

  “华儿?”兰母被吓得一瞬间睁大了双眼,觉得这话不像女儿会说的。“华儿,你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怎么会这么说呢?”她伸手探探女儿额头,担心她是不是脑子正在发热才会说出这种不像她的个性所会说出来的话。

  “女儿没事,女儿只是想通了而已。”兰郁华平静的说。

  “想通了?”兰母一脸错愕的表情。

  “嗯,想通了。”兰郁华以肯定的语气点头应道。

  “真的吗?”兰母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儿,一整个就是难以置信的感觉。

  “真的。”兰郁华再次以肯定的语气对母亲点头道。

  兰母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一直以来不是都很喜欢世勳那孩子,一直期待能与他成亲,嫁他为妻吗?”

  是啊,没错。因两位父亲同窗又是同袍的关系,她和席世勳自小便认识,可谓青梅竹马。虽然随年纪增长,两人已不能像小时候那般随意的交谈与相处,但偶尔还是能见到面,说上几句话。加上席世勳刚好又有着俊逸挺拔的外貌,温文儒雅的气质,琴棋书画、吟诗作对都难不倒他,是京城中少有的才貌双全贵公子,叫怀着少女心思的她如何能不心动,不为自个儿优秀的未婚夫所着迷?

  然而,谁又知道、又会相信席世勳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与他本性完全判若两人,私底下的他不仅暴虐、自私还好色呢?

  在与她成亲之前,席世勳的屋里就有十指之数的通房,与她成亲之后,更是借着公婆对她这个媳妇的不喜广纳小妾,宠妾灭妻,让她这个正妻在席府里过着四面楚歌、水深火热的生活,而他却对她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惜或是歉意。

  这便是她的夫婿,她过去心目中的良人,她拚死拚活、被人讥笑恬不知耻也不在乎,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嫁的男人。她真是愚蠢至极,不仅愚蠢还瞎了眼才会嫁给他。

  “娘,从女儿在云隐山发生那件事至今已过了几天?”她不答反问的开口问母亲。

  兰母愣了下,虽不懂女儿怎会突然问起这个,还是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答道:“过了明天就二旬了。”

  “也就是二十天了,但他却始终没有捎来任何只字片语的关心,连席家前来提出想退婚之事后,他都毫无动静、毫无表现,这样女儿若还想不通,还执迷不悟的话,那不是太愚蠢了吗?”兰郁华轻讽的自嘲道。

  “华儿,我可怜的女儿……”兰母再也忍不住的泪如雨下,弯下腰来抱着可怜的女儿泣不成声。

  “娘,您别哭,也许这对女儿来说反倒是件好事,能在成亲之前先看清那个人的真面目,不必等到成亲后再后悔莫及。”她伸手轻抱着母亲,柔声安抚道。她多希望此时此刻的她是身处在现实之中,而不是一场梦境之中。

  “我可怜的女儿,你这个傻孩子,傻孩子。”兰母哭得不能自已,只觉得心痛难抑。

  好?这有什么好的?女儿在云隐山遇劫之事已在京城传开,她与老爷原本还商量着要不要去趟席家,和准亲家商量将成亲的日子提前几个月,用事实来证明女儿身子已被恶徒玷污的谣言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怎知他们还未行动,席家却率先来人向他们暗示想退婚之意。

  席家的不道义彻底的让他们夫妇俩心寒,恨不得能当下就点头退了这门亲事,然后从此与无情无义的席家人断绝一切往来。

  然后女儿现今所面临的情况却由不得他们如此意气用事,因为一旦接受了席家的退亲,城里那些关於女儿的谣言将不会只是单纯的谣言,而会被传成事实,因为席家的退亲就是最好的证明,铁证如山。

  为此,他们即便早被气到内伤,面上依然笑容可掬的招待来人,更像是没听懂对方的暗示一样,直到送客之后才怒不可遏的沉下脸来破口大骂。

  这是他们最失策之处,因为没有先下禁口令,更没想到消息会传得如此快速,女儿会如此性烈决绝,得知此事后竟做出留书自尽的傻事。

  幸好后来人给救了回来,要不然她也活不下去了。

  过去两日见女儿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时,她的心有多痛,对席家的怨恨就有多深重。

  今早,她甚至差点忍不住冲去席家大闹一场,豁出去的想,反正都要退婚了,要难看大家一起难看。

  她不怕丢脸,就不知道向来爱面子的席夫人怕不怕?

  结果,临出府前却让老爷用一句话便拦了下来。

  老爷说:“夫人难道忘了华儿绝笔书里的内容了吗?”

  华儿绝笔书中这么写着:即便席家退了亲,我兰郁华生是席世勳未过门的媳妇,死亦然。即便身死,亦绝不二嫁。

  华儿想嫁给席世勳的意念是如此的坚决,身死都不二嫁。

  换句话说,华儿她是嫁定席世勳了,而做母亲的她若是真跑到席家大闹的话,最受伤的将不会是别人,而是他们的宝贝女儿。

  想通这一点之后,她当场又生气又难过的哭晕了过去,直到不久之前才醒过来。

  女儿的清醒让她喜极而泣,也让她意识到只要女儿能活着,不管她要什么,她都会成全她,包括嫁进已令她和老爷万分失望的席家,只要女儿高兴,即便要和席家那些人做亲戚,虚与委蛇一辈子她也认了。

  然而令她又惊又喜的是,女儿不仅人清醒了,理智似乎也跟着清醒了过来,竟跟她说她想通了,愿与席家解除婚约,让她既难以置信又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感受最深的还是心酸与心疼。

  退婚之后,她可怜的女儿今后该怎么办?

  谣言加上退婚的推波助澜下,华儿还找得到好人家嫁吗?还会有人愿意明媒正娶,迎娶她当正妻,而不是为妾或填房吗?她可怜的女儿今后究竟该怎么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