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兰郁华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双眼直勾勾的瞪着眼前杏色的帐子,眨也不眨的。

  她的脑袋分不清是震惊致使还是怎么的,整个就是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作用。

  房里很安静,静得就像这世上没有其他人,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睛酸涩的眨了眨,这细微的动作似乎牵动了罢工的脑袋,让它缓缓地动了起来,有了思绪。

  是梦吧?

  她应该是在作梦吧?

  她脑袋混沌的想着,一定是在作梦没错,如果不是梦,她又怎会回到过去,回到未出嫁前她所居住的闺房之中,躺在因爹娘疼宠而骄纵放肆的随自己喜好,在床上挂着接近丧白色的杏色床帐的床铺上呢?

  如此的任性,如此的不吉祥,如此的随心所欲,也只有在她未出嫁、还是兰家娇宠的千金小姐时,才有的待遇吧?因为出嫁为人妻,为人媳妇之后,她为了能在婆家立足,不得不改变自己,收起当姑娘时的骄纵与任性,努力讨好所有人,包括夫婿、公婆、小姑们,甚至是讨好一些受主子们重用的心腹丫鬟或婆子们。

  她,兰家的嫡长女,兰学士的嫡长千金,外貌出众,从小集三千宠爱於一身的兰郁华,竟会沦落到必须讨好下人们才能有稍好的日子可以过的一天光是用想的,她就觉得讽刺,觉得好笑,觉得不可思议,以及可悲与可笑。

  可是又能如何呢?这亲事是自己要死要活、死命强硬要来的,这样的生活自然也是她自找的,她能怪谁又能怨谁呢?只能怪自己、怨自己,然后夜夜含泪吞苦果了。

  兰郁华闭上眼睛,泪水随即从眼角滑落。

  原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乾涸,没想到竟还有泪。

  “夫人。”

  安静的空间致使厢房门外的声音清楚的传进房内,传进兰郁华的耳里。

  “小姐还昏迷不醒,没有醒来的迹象吗?”

  疲惫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哀伤与心痛,感觉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感觉,会是谁呢?兰郁华淡漠的想着,在席家能被称之为夫人的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二弟妹和三弟妹这两位妯娌了,但她们俩向来瞧不起她,又怎会在她病倒后前来探视卧病在床的她呢?

  她漫不经心的想着,没意识到来人问话中所使用的称谓“小姐”。

  在席家,姑娘们都已出嫁,即使回府也都称为姑奶奶,而下一代出生的,不管是内外又全都是小子,连一个女娃儿都没有,因而府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小姐,一个都没有。

  “我进去看看。”门外那疲惫的声音说道,接着兰郁华便听见房门发出被推开的“咿呀”声响。

  奇怪的是,这“咿呀”声竟也让她有种又熟悉陌生的感觉,好似……

  对了!是她未出嫁前,闺房房门的声音。

  她还记得这声音娘觉得吵,她却觉得很有安全感,不必担心有人悄悄推门而入,因而一直保留了下来,没让下人修整。

  所以,她仍在梦中吗?那么门外的夫人—不,现在已推开房门进入她房内的夫人,会不会就是、就是……她倏然张开双眼,转头看去—

  “娘—”沙哑又带着浓重哭腔的声音蓦然从她喉咙深处冲了出来,她完全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只因现实之中,娘早已辞世多年,而且还是被她所害。

  “华儿,你总算醒了!”见她醒来,兰母快步上前,激动的紧抓着她的手,泪如雨下的责备她道:“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做傻事?你把娘吓坏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坏丫头!坏丫头!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怎么可以寻短……怎么可以……呜……”愈说愈难过,说到后来已是整个泣不成声。

  寻短?

  兰郁华泪流满面的愣了下,心想她竟是梦到十四岁那年改变她人生—不,应该说是改变她的人生、爹的前程和娘的命运,她最悔不当初、最后悔莫及的那时候吗?

  那一年她才十四岁,青春正盛,仗着爹娘的疼宠,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借访友之名,只带了个丫鬟与车夫就大胆的跑到城外云隐山灵佛寺的后山去赏花,却不幸遇上一个登徒子,差点被玷污,幸得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人所救。然而即使如此,她的名节也已经毁了。

  事发之后,当初没有阻止她而随她出城上山的丫鬟和车夫双双被打死,而她这个被宠坏的始作俑者非但没有悔意或歉意,反倒觉得理所当然,觉得解气,觉得她会遭遇那种事都是那两个奴才害的,是他们没将她保护好,本就罪该万死。

  她没有丝毫反省的念头,全忘了这一切根本就是她的一意孤行所致,也难怪会得到报应。

  她的报应来得很快,与她有婚约的学士府席家竟隐晦的透露出想解除婚约的意思。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她遇劫身子被玷污之事已在京城里传开,名节可谓已毁,但她却蠢得认为那只是虚惊一场,根本就没事,以至於得知席家竟打算退婚这晴天霹雳的消息时,她因打击太大,不甘受辱,又带着些许报复的意图,愤而留书投池自尽,后来被救起还昏迷了两天两夜,把爹娘都给急坏了。

  “华儿,你放心,爹和娘绝对不会让你受辱的。”兰母拭去脸上的泪水,带着绝然的口气向她保证道。“你爹说了,席家若是敢悔婚,他即使是告御状也会让他们—”

  “不要!”兰郁华倏然惊声大叫,反手紧紧地捉住母亲的手,使劲到指节都泛白了,原就苍白的面容瞬间变得更加惨白,毫无血色。

  “怎么了,华儿?你先别激动,有话慢慢跟娘说,娘就在这里,在这里。”兰母被女儿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无视自己被抓痛的手,轻柔的安抚着女儿。

  兰郁华完全无法自已,即使她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梦,知道自己身处於梦中,即便如此,她也无法眼睁睁的看一切在她眼前重蹈覆辙。

  “娘,不要,告诉爹不要这样做,不值得的,会后悔的,千万不要这样做,您答应女儿。”她挣扎的坐起身来,紧紧地抓着母亲的手,急切的恳求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