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没有。”

  不对劲,太不寻常了。姜丽告诉自己,眉头不由得紧紧获了起来。他不可能要加班,在打电话回来说时却不与她通话,而是让皓皓转达,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忍了又忍,她最后还是忍不住在煮完饭菜之后让皓皓一个人先吃,自己拿着手机走到房里打电话。

  “天奇哥,皓皓跟我说你今晚要加班,可能会很晚才回家?”电话接通后,她直接问道。

  “嗯。”电话那头传来他深沉却不太有精神的声音。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关心的问。

  “只是工作有点忙,你别担心。”

  “真的吗?可是我以为你的工作一直都很忙,怎么之前不必留在公司加班,今天却一反常态?这该不会是藉口,事实上却背着我在外面和年轻小姐约会吧?”她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试探性问道。

  他不语,半晌没应声,搞得姜丽都尴尬了,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我开玩笑的,你可别生气。”

  她打破沉默。“你晚餐吃什么?不要忙起来没时间吃就不吃,这样胃会受伤。”她交代道:“好了,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晚上不管你多晚回来我都会等你,还有,若是觉得肚子饿,回家前先打通电话告诉我,我帮你煮宵夜。你去忙吧,掰掰。”

  姜丽说完,无奈的正想挂电话,那头却冷不防传来顾天奇的声音。

  “老婆。”

  “什么事?”她精神一振的问道。

  “我爱你。”他说。

  “啊?”没想到他叫住她是为了跟她说这句话,她轻愣了一下,然后才回道:“噢,我也爱你。”心里虽因他的诉情有丝甜意,但也有些失望。他到底发什么事呢,为什么不告诉她?

  “我会尽量早点回家。”他向她保证。

  “嗯。”

  “别忘了你说你会等我。”

  她原本有些颓靡的情绪因他这句话再度精神一振,因为他会这样说,就表示他并没有想逃避她的念头,只要肯面对、不逃避,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好,我等你回来。”她坚定的点头道。

  结束通话,顾天奇将手机放下,手机萤幕光源在几秒之后自动转为省电模式,瞬间暗了下来,办公室也因此而再度陷入没开灯的黑暗中,他就这样一个人坐在安静又黑暗的办公室里,一动也不动。

  徵信社的调查结果出来了,照片里的那辆车登记在李氏企业名下,当初是公司配给副总的配车,虽然当时公司有两位副总,但一位是与姜丽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外姓副总,而另一位却是李腾耀,所以答案呼之欲出。

  虽然他早有预感可能和那个人脱不了关系,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一回徵信社就像是要一雪前耻,证明上回的调查并非他们能力有限,只是应雇主的要求才会有那样一个未尽全力的结果,所以这一次,他们连他没委托交代的事,但只要有一丝关连便全追查出来,然后一起列入报告中寄给他。

  其中包括姜家三口曾有过逃亡躲藏生活,因为一直有人在打探他们的消息。

  也包括姜家夫妻车祸当日,确实有人看见那场绑架案与两辆车的追逐。

  更包括最确切的一个证据——不,证人,也就是当初参与绑架案,从车上下来的两名黑衣人中的其中一名,他亲口承认了当年的罪行,说明当初是奉谁之命,做什么事,目的为何,一五一十的自白全都录进了录音笔里。

  至于问他为什么愿意坦承一切?他说得直白,承认是因为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因为这些年他始终忘不了那场血淋淋的车祸,忘不了那丧生的两条性命,以及跌跌撞撞从他们车子里跑出来奔向车祸地点,然后因打击过大而当场昏厥,血流如注,最后导致胎死腹中,失去孩子的年轻女孩的面容。

  他只是一个为五斗米折腰,听命行事的下属都受不了良心谴责,那个主谋,那个亲手残害扼杀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无辜小生命的人却还每天好吃好睡,一点也不在乎、不在意,简直令人发指,不可原谅!

  他从一开始的震惊、震怒到后来逐渐麻木,不再愤怒,因为他根本没必要再和一个将毁之人和将毁之企业生气或计较,因为他们不久之后将会从他面前消失,永远消失。

  那几片DV果然派上用场了,没让他失望。他冷酷的想。

  那个人大概作梦都想不到,除了使用过期原料外,他手上还有好几片同样能让他和李氏企业身败名裂的证据,而那全都是他过去忍辱负重搜罗来对付他们的。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现在,时候到了。

  他毫不犹豫的下达一连串命令,绝情冷酷的以毁灭李氏企业和李腾耀为目的。

  对于下达这样的命令与决定,他一点挣扎、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因为那个人和李家对他而言根本什么也不是,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的话,只有仇敌二字适合,母亲之仇敌,姜家之仇敌,以及他和姜丽的杀子之仇敌,而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随着一道又一道命令与决策的下达,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他平日下班回家的时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