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见他心意已决,姜丽只能放弃,不再游说他改变主意。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希望那个恶魔真的对她老公有所忌惮或畏惧,不敢乱泄漏他那些不可告人的罪案,免得害人害己自掘坟墓。

  拜托,请老天保佑,拜托,拜托。

  “不要……不、不要这样……”

  睡梦中的姜丽忽然喃喃自语,把一旁原本熟睡的顾天奇惊醒,后者带着睡意伸手拍了拍身边的老婆,沙哑的开口安抚,“老婆,你在作恶梦。”

  “不要……拜托……不要……”

  她低喃不断,身子甚至开始扭动挣扎,令他不得不睁开眼睛,转头去唤醒被恶梦缠住的老婆。

  “老婆,醒一醒,你在作——”他话未说完,就被她激动的大叫声打断。

  “不要!”姜丽身体猛然一震的睁开双眼,终究还是被自己的恶梦惊醒过来。

  “醒了?你刚刚在作恶梦。梦见什么了,这么可怕?”他将她揽进怀里,故意以轻松带笑的语气柔声问道,想帮她驱散一些恶梦所带来的余悸。

  “梦见你要离开我。”老婆伸手紧紧地抱住他,在他怀里低声答道。

  “什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十辆卡车也拉不走我。”顾天奇呆愣了一下,遏制不住轻声笑道。

  “你发誓?”

  “我发誓。”他斩钉截铁的回答。

  她不予置评,只是瞬间又将他抱得更紧,好像真的怕他会离开她一样,让他不禁怀疑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她如此不安,她应该知道他爱她都来不及了,又怎么可能会离开她,不是吗?在这种情况下,她怎还会担心受怕他会离开她?太奇怪了。

  “你刚刚到底梦到什么?”他问她。

  “我忘了。”姜丽沉默了一下才说。

  “怎么会忘得这么快呢?你认真的想想,说不定能记起什么。”他说。

  她在他怀里轻轻地摇头没有应声。

  一瞬间,顾天奇突然明白了她不是忘了,而是不想说,不想告诉他。

  是不想还是不能?他突然想到,这两者之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结果也一样,但是在意义上却差很多。

  不想,人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而不能,却带着一种无奈与逼不得已的感觉,尤其是在她现在还以双手紧紧地擐抱着他,生怕他会离开她的模样。

  她到底在怕什么?为什么不能和他说?又是什么事会让她作出他离开她的恶梦呢?

  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这一切都和姓李的那个人有关?那个人没出现前都没事,一出现就将她惊吓成这样吗?

  他眯起锐利的双眼,决心要把这一切查得水落石出。

  “你不能进去,先生,先生!”

  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吵闹声,坐在办公室内的李腾耀才蹙起眉,抬头便看见办公室的门猛然被打开,一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人就这么走进他办公室,身后则跟着一脸惶恐的秘书,慌张的向他告罪。

  “总经理,对不起,我拦不住他,这位先生……”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他直接打断秘书,命令道。

  秘书愣了一下,立刻如蒙特赦的点头应是,转身离开,办公室的门被带上。

  “刚才那秘书因为新来不久,所以才会不认识你,你别和她计较。”李腾耀对儿子解释,然后微笑着问:“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我这儿来呢?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八个月还是九个月了?最近还好吗?你外公外婆呢?老人家的身体还好吧?”

  “收起你的虚伪,因为它让我想吐。”顾天奇冷冷地回道。

  “你……”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他拚命握紧拳头、咬紧牙关才忍住。“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不是说希望永远不见吗?”不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他也冷声问道。

  “我问你,为什么要去找姜丽?”

  李腾耀微僵了一下。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真敢把他供出来。

  “我去看一下我媳妇也不行吗?”他说。

  “谁是你媳妇?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最好离她远一点!”顾天奇冷笑着警告。

  “你是我儿子,她和你结了婚,自然就是我媳妇。”李腾耀说。

  “我姓顾,不姓李。”他冷冷地反驳。

  “不管你怎么否认,你体内终究流着我李腾耀的血,是我的儿……”

  “我不是来这里听你说废话的。”顾天奇冷酷的打断他。“我要知道你为什么要找姜丽,找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要听实话。”

  “实话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去看我儿媳妇的。”

  “看样子有人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顾天奇忽然笑了起来,但脸上那笑容却怎么看都让人不寒而栗。

  “你想做什么?”李腾耀浑身紧绷,警觉的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