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她慢条斯理的往沙发上一坐,跷脚盘胸地看着他,然后好整以暇的缓慢开口,“这里也是我的家,我爱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人可以叫我走。”

  “你不走是吗?那好,你不走,我走!”李腾耀整张脸都气红了,怒不可抑的朝她吼完后,直接转身大步甩门离去。

  王嫒红坐在沙发上冷笑不已,非常满意这个结果。

  自从和他结婚之后,她就没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既然他不让她好过,那么他也别想舒坦的过日子。

  永远也别想。

  “姜丽,姜小姐?”姜丽带着儿子才跨出安亲班大门没几步,就突然被人挡住了去路。

  来人是一个中年壮汉,一七0左右的身高,不高,但却身形壮硕,很有保镳的架势,不过重点是,她并不认识对方,不知道对方怎会知道她的名字。

  她第一时间便将儿子护到身后,提高警觉的看着对方,开口问道:“你是谁?想做什么?”

  “先生想见你,麻烦请跟我来。”中年壮汉对她说。

  “哪位先生?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她一动也不动,浑身紧绷,更加警戒。

  “李腾耀先生。”

  她浑身一僵,怎么也没想到会听见这些年来只有在恶梦中才会出现的名字。

  李腾耀,害死她父母亲真正的罪魁祸首,她唯一憎恨过,死也无法原谅的人。

  没有人知道发生在姜家和她身上的所有悲剧都是这个人一手造成的,是他让爸爸的公司陷入危机,是他道貌岸然的假挹注资金之名,行夺权之实,然后又用公司所有员工的去留做威胁,逼迫爸爸半买半送的将公司和别墅出让,逼他们远离,让他们失去一切。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她会看在他与天奇哥的关系上,要自己尽量不要那么恨他。

  可是,他却没有就此罢休,竟然还找人暗中监视他们一家人,然后在得知她有了身孕之后,陡然出现在她面前,开口就要她去堕胎。

  他是个恶魔,一个冷血无情又残忍的恶魔。

  为了保住她腹中的孩子,他们一家三口开始过着草木皆兵,四处躲藏与逃亡的生活,她还为此中断学业。

  但是即使如此,他们的行踪还是被恶魔发现了。

  她永远记得那天爸妈陪她去妇产科产检,爸爸去开车,妈妈只是到一旁的便利商店买个东西,她就被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挟持推进一辆轿车里,然后看见那个恶魔。

  她听见妈妈的惊叫声从车外响起,看见爸爸的车子从远处驶来,但却距离她愈来愈远,因为载着她的车子正在加速,透过车窗,她可以看见爸妈的车子紧跟在后方,追逐着这辆绑架她的车。

  然后,意外来得是那么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让她从此掉进一个永远也醒不来的恶梦里。

  一切都是这个叫李腾耀的恶魔害的,如果不是他,爸妈不会车祸身亡,她不会失去孩子,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都是这个人。

  她恨他,真的恨他。

  这是一个她绝对不能对天奇哥说的秘密,因为一旦被他知道一切,他肯定会自责,会痛不欲生,会受不了自己身上流着这么冷血无情、人面兽心的恶魔的血液。

  而这也是她之前坚持不想与他结婚的原因,怕再与他牵扯太深又会将这恶魔引出来,进而牵扯出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她真的不想天奇哥因此受伤与自责,因为这完全不是他的错,他没有选生父的权利,他也是个受害者。

  “姜小姐?”中年壮汉出声询问。

  “我不想见他。”姜丽回神,直截了当的冷声拒绝,然后迅速牵起儿子的手,“皓皓,我们走。”

  “姜小姐。”中年壮汉一个箭步又挡在他们母子俩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让开!不然我要大声叫了。”她怒声道。

  中年壮汉犹豫地看着她。

  “让开!”她气势强硬的再说一次。

  中年壮汉终于后退一步让出路来,而她则迅速带着儿子坐上她的摩托车,油门一催,以最快速度逃离此处。

  姜丽的心跳一百,即使已经成功逃离,她的心脏仍跳得飞快,一点放松或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都没有,有的只有更惊恐、更紧迫,以及更加惴惴不安。

  怎么办,她最担心、最害怕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她该怎么办?难道又要再次接受威胁离开天奇哥吗?

  不,她不行这么做也不想这么做。

  当年因为关系到爸爸公司底下的无数家庭,她不得不在爸爸的拜托下从命,而今她唯一在乎的也只有皓皓而已,只要能确保皓皓的生命安全就够了,其余的她什么也不怕。

  没错,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她得先预防才行。但是该怎么做呢?

  她绞尽脑汁的想,做晚餐时想,吃饭时想,洗澡时想,回房休息准备上床睡觉时仍不住的想,丝毫没发现自己整晚的心不在焉早已引来老公的怀疑,并且也早已从儿子那里打探出那三个关键字……李腾耀。

  顾天奇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若不是他不想吓到皓皓、惊到老婆的话,他早就发飙了。

  李腾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