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希望他们不是男女朋友,真心希望。

  不过大家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是别人家的事,关他们屁事,他们凭什么希望这希望那的?

  真是莫名其妙!

  但话又说回来,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开完会,从会议室走回办公室途经秘书处时,听闻有个名叫姜丽的女人连打了好几通电话指名要找他,现在本人还跑到公司,被阻挡在一楼大厅时,顾天奇只问了一个问题。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电话是一个多小时前打的,出现在一楼大厅大概是四十分钟前的事。”

  闻言,他连办公室都没进,转身就往电梯方向大步奔过去。

  他心急如焚的想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姜丽怎么会找他找得这么急,急到连本人都跑到公司来了,难道是暗暗出了什么事吗?

  他着急的狂按电梯下楼的按键,没注意到自己反常的举动已经把四周的员工都吓傻了。

  事实上即使他注意到了也不在乎,因为他现在只想以最快速度赶到姜丽身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该死!他应该要把手机带进会议室,不该把它留在办公室里的,他现在真的是后悔得要命,好气自己。

  匆匆赶到楼下大厅看见她之后,他第一时间快步跑到她面前,着急的问:“出了什么事?是不是皓皓怎么了?”

  “什么?”姜丽被他问得一愣。

  看她的反应好像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顾天奇顿时松了一口气,重拾冷静地重新开口问:“是不是皓皓出了什么事,不然你怎会跑到这里来找我?”

  她眨了眨眼,有些反应迟钝的看着先前阻拦她的警卫跑来向他告罪,又向她道歉,然后终于后知后觉的想通他误会她的来意了,但这却是个美丽的误会,因为它让她看见了他对皓皓发自内心的关心,让她真的好开心又好感动。

  “皓皓没事,我来找你是为了其他的事。”她在警卫终于满脸忐忑的转身离开后,柔声对他说:“你现在有空吗?可以找个地方和我谈一谈吗?”

  顾天奇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然后点点头。“外面的巷子里有间复合式茶坊,去那里吧。”

  她点头没意见,举步正打算往大门外走去时,却猛然“啊”的痛叫一声。

  “怎么了?”他立刻停下脚步,转头问道,脸上有着藏不住的温柔与关心。

  “没事,不小心拉到筋了。”她苦笑着说,伸手揉了揉疼痛处。

  “很痛吗?还可以走路吗?需要我抱你吗?”

  姜丽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急忙摇头,“不用,我可以自己走,等我一下就好了。”

  她又用力的揉了揉大腿外侧的疼痛处几下,然后缓慢地试着举步往前走,虽然仍会痛,走起路来也有点跛,但没什么大问题。

  “走吧。”她说。

  他自然而然的走到她身边搀扶她,她也自然而然的将手交到他手上,半倚着他往前走向那间复合式茶坊。

  顾天奇向店员要了一间包厢,和室设计的包厢让她可以舒服的坐在里头将脚伸直或曲起,不必局限在同一个动作上。他对她始终是那么的体贴入微,即使在生她的气时也一样。

  “你想跟我谈什么?”点完餐点后,他直接问道。

  “对不起。”姜丽立刻开口说。

  他沉默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天奇哥,对不起。”她再次认真而严肃的对他说:“我为之前在电话里对你的态度和所说的话道歉,我不是故意的,而是皓皓最近真的变得很奇怪,让我很担心,所以我才会胡思乱想,胡乱对你发脾气,我真的很抱歉,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不要再拒接我的电话好吗?你这样我会很害怕。”

  “皓皓最近怎么了?”他问她,暂时未对她的请求给予任何答覆。

  “他变得很沉默,都不爱说话,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问他怎么了,他又说没有。”一顿,她犹豫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天奇哥,你那天到底对皓皓说了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

  “我完全没提到一句身世的事,你大可放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赶紧澄清,“我只是想知道你对他说了什么,想从里面找出可能让他变得如此奇怪的原因,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你真的很爱他,完全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了。”顾天奇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突然说道。

  “天奇哥……”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不明白他脸上的表情为什么好似有些心痛又有些哀伤。

  “丽丽,你真的不愿意嫁给我,和我结婚吗?”他突然问道。

  “天奇哥……”她顿时感到不知所措,无所适从。

  “我也会和你一样,把皓皓当成我们的亲生儿子来养育,好好爱他、教育他,让他拥有父母,让我们三个人都拥有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这样你也不愿意吗?”

  姜丽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好心动也好心痛。她一百个愿意,一万个愿意,但是她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