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他带着些许冷漠与自嘲,好似还有点伤心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进她耳内,令她又愣了一下,怔怔的在心里问自己:是这样吗?答案好像真是这样,她根本就没有证据,却已将他定罪……

  “对不起,天奇哥,我道歉,是我不对,我——”

  “不是你不对,是我不对,我那天根本就不该多此一举跑去接近皓皓,是我不对。”他打断她,“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做了,我向你保证。”

  “天奇哥——”

  “抱歉,我现在有急事,挂电话了。”他说完,直接切断通话。

  听着耳边的嘟嘟声,姜丽从呆滞到心痛,再从心痛到心慌、惊慌。她是不是真的要失去天奇哥了?不行,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她迅速重拨电话给他,得到的却是无人接听的回应,她不愿放弃,一拨再拨,也不知道拨了多少通电话之后,那边的无人接听突然就变成了没有开机,让她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刷白。

  为了不想接她的电话,他连手机都关机了吗?

  她心痛难抑,但更多的是六神无主的心慌意乱。她最终还是失去了他,连待在他身边做妹妹这种心愿都是觊觎,是不该有的奢求吗?

  不行,老天不可以这样对待她,她从未害过人,也没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老天连这么一个愿望也要从她身边抢走呢?

  不可以!不行!

  她着魔般的迅速起身跑进他的书房,从桌上的资料文件中找到他公司的电话号码,然后照着上头的号码拨过去。

  “对不起,请问您哪里找?总经理他现在没空接电话,请留下您的电话号码好吗?我会为您转达您的来电,请总经理回电给您的。”

  秘书制式的回答令她抓狂,差点破口大骂。如果他会回她的话,就不会挂她的电话,也不会拒接她的电话了,这个秘书为什么会听不懂她说的话呢?

  不,也许她不是听不懂,而是应上司的交代才这么说的,是天奇哥交代她,不要接她电话的。

  姜丽面无血色,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吗?难怪不管她说什么,秘书都像听不懂般不肯帮她将电话转到他手上,原来如此吗?

  心好痛,真的好难受,这就是被在乎的人、所爱的人拒绝的感受吗?原来这段时间他一直都这么痛苦吗?

  可她真的不是存心要害他这么痛苦,她只是觉得他值得比她更好的,希望他能拥有一个幸福而完整的家庭,而不是拥有一个可能带来一堆不必要的麻烦、问题与不幸的家庭成员而已。

  皓皓的身世,她未婚妈妈的身分,还有那个她得死守一辈子都不能告诉他的秘密……

  她不是不爱他,不是不想和他在一起,而是不能呀,谁能明白她心里的痛苦?

  真的好难受,她从未做过坏事,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她?她真的想不明白。

  不行,不可以就这么算了,她再压抑下去一定会发疯,今天这事一定要解决才行,她要去找他!

  抓起印有他公司地址的信封袋,她跑回房间换套外出服,再抓起机车钥匙和皮包后迅速冲出家门,朝他公司而去。

  那个女人长得挺美的,但穿着打扮有待加强,脑袋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问题,真的是很可惜。

  这是许多职员看见并得知公司门口来了一个指名要见总经理,却被警卫拦在一楼大厅的女人后的感想。

  总经理是什么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便说要见就能见得到的超级大忙人,这个穿着了恤短裤,脚踩人字拖鞋,一头长发随便扎成有些凌乱的马尾的女人,脑袋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呀,竟然说总经理认识她,只要报出她的名字总经理就一定会见她,真的是太好笑了!

  不过更好笑的是咱们公司的警卫竟然很有才的告诉那个女人,总经理不见服装仪容不整的人,要见总经理,请先回去换套衣服,穿戴整齐之后再来,是不是很有才呢?哈哈哈……

  正当这个笑话就要传遍公司人尽皆知时,只见刚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不久,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总经理,突然行色匆匆的往电梯方向跑去,然后猛按电梯下楼的按钮,在电梯抵达后又以最快速度冲进电梯里,再度猛按关门键,直到电梯关上门为止。

  看见这一连串画面的人全都呆若木鸡,然后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久之后,有最新消息传来,让总经理行色匆匆的人竟然是那个被警卫阻挡在一楼大厅,服装不整的女人!

  听说警卫被吓得冷汗直流,不断以九十度的鞠躬礼向总经理与那女人道歉。听说总经理面对那个女人时,平时的严肃冷酷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轻声细语与温柔,完全判若两人。

  听说他们手牵着手一起离开。

  听说那个女人是总经理的女朋友,也有人说是乾妹妹,总之关系不单纯。

  谣言愈来愈多,愈传愈夸张,但有件事却是肯定的,那就是总经理真的认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先前并没有说谎,只要报出她的名字总经理就一定会见她。

  怎么会这样?大家都在问,因为伟大的总经理和那不修边幅的女人太不搭了,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