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皓皓从小就很聪明,又懂得察言观色,所以才会那么懂事,也因此,她知道自己的谎言早晚都会被拆穿,到时皓皓是会感谢她的选择,又或是将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而自责不已呢?答案似乎呼之欲出,根本无须言明。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根本无法确定也不知道天奇哥会怎么做,如果他将皓皓的身世告诉皓皓的话……

  不,天奇哥不会做这种事。她肯定的告诉自己,但是却无法肯定聪明的皓皓会不会从原本喜欢他,后来变讨厌他的叔叔那里发觉到什么。

  第一次她真心的希望皓皓能够笨一点,不要这么聪明。

  “妈咪,你为什么都不说话?”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应,姜皓再度开口问道。

  “皓皓,你还小,所以有很多事你不懂,你只要知道妈咪很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就够了。至于叔叔,我们住在他家已经带给他很多麻烦,不能再麻烦他更多,要他永远照顾我们,你懂吗?”她告诉儿子。

  “所以妈咪不能和叔叔结婚吗?”他失望的问。

  “嗯。”她点头道。

  “喔。”他轻应一声,接下来母子俩直到吃完晚餐,都没再开口多说一句话。

  顾天奇已经连续两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了,但他的怒火却一点都没减少,反而愈来愈旺,因为姜丽自从他离家第三天曾打过一通电话给他之后,便再也没打给他,这让他的怒火愈烧愈旺,简直都快要烧出一股恨意来了。

  他从不知道她这么绝情,也或许他早在九年前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而已,而这一次却被逼得不得不面对。

  也许他真的不该再执着于她,执着于过去了。

  他不变心、信守承诺那是他的事,不代表她就一定要跟他一样,乾不代表她就一定要为此而接受他。如果他的爱与誓言对她而言根本就是压力、是累赘、足痛力根源,他还能自以为是的以爱之名纠纒着她不放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过去这些年他也不是没被不爱的女人纠缠过,别人遇到这种事的感觉他不知道,但至少他知道他很不喜欢被以爱之名过分关注,甚至可以说是监视的感觉。

  所以,他是不是真的该死心,到此为止了?

  叩叩。办公室门传来轻敲,他抬起头来,只见秘书推门而入,手上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总经理,这是您的私人快递,刚刚寄来的。”秘书将纸袋交给他后便退出办公室。

  私人快递?他疑惑的低头看向那封快递,只一眼,整个人立刻坐直了身体,伸手将牛皮纸袋拆开,从里头拿出徵信社寄来的最新报告。

  这回的报告应他要求着重在那场车祸的相关人员身上,其中那个不知名的该死混蛋自然是首要目标。

  林秉华,现年三十二岁,与联贸食品千金李碧玲(三十三岁)结婚后育有一男一女。与妻子貌合神离,两人各自皆有婚外情,传言其女儿便非其所生,但他也不遑多让的在外头生了一个私生女,刚满周岁。

  顾天奇不由主的冷笑。果然是破锅配烂盖!

  现任职于联贸食品营业部协理一职,工作能力普通,人际关系普通,唯独男女关系活跃,和已婚的秘书与其女助理皆有一腿,关系复杂。

  看到这儿,顾天奇不必思考,轻而易举就知道用什么方式可以让这个男人身败名裂,跌入谷底,自食恶果。

  至于姜丽所说的,希望他能看在无辜的孩子分上放他一马的话,他不是没考虑过,而是有先决条件的,那就是他必须忠于家庭,必须要是个好爸爸才行,这样他会看在孩子的分上放过他。

  但事实证明,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天理难容,因为在外头帮他生了一个私生女的女人上个月才刚刚自杀未遂。

  调查报告上清楚的条列出他的每一段风流韵事,其中当然包括皓皓的生母张漫秋在内。

  只是这是什么?!

  顾天奇倏然睁大双眼,心脏在瞬间狂跳到像是下一秒就会爆炸一般难受。

  报告上有段文字这么写着:张漫秋自杀后,其儿子交由一位同时间因意外流产而痛失孩子的母亲领养,院方为保护当事人,拒绝透露其姓名,但据当时在场的护士所言,其养母年轻貌美,姓姜。

  他面无血色的瞪着这段文字,来回看了好几遍,希望是自己眼花,希望它能突然消失,但它仍旧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出现在他面前。

  意外流产?痛失孩子?

  年轻貌美?姓姜?

  是她吗?真的是她吗?

  所以,她怀过他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事,怎么可能,怎么会?她为什么只字未提,什么都不跟他说呢?

  同时间意外流产……所以,车祸那时她失去的不只有父母,还有、还有他们的孩子吗?

  泪水瞬间溢满眼眶,模糊了他的视线,然后滴落在眼前的报告上,发出滴答的一声,又一声。

  顾天奇无法自已的泪如雨下,心痛到不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