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完全不知道他还想听什么答案,难道无辜这个答案还不够吗?

  她永远记得第一次看见皓皓时的模样,不足两千五百公克的小身体插着管子,努力在保温箱里求生存。

  他是那么的小,那么的虚弱,那么的无辜与可怜,一出生,生父便对他置之不理,生母也对他不闻不问,而后又弃他而去,他到底何罪之有?

  她对他真的兴不起一丝恨意,有的全是怜惜与母爱。

  所以,在医院热心医生的帮忙与好心员警的默许下,她成了皓皓的母亲。

  姜皓是好心的员警为他取的名字,皓字有皓天的意思,也等于昊天,除了泛指天之意,还有父母养育之大恩的意思。

  员警希望这孩子能永远记住她这个母亲对他的恩惠,才会以此命名,因为知道事由的人都知道她的决定有多么不容易。

  他们两个都是受伤的灵魂,一直相互取暖、相依为命走到今天,早已不能没有对方,要她舍弃皓皓比要她掏心割肺还要痛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所以,在他冰冷的问完“还有呢”之后,她只能在他沉默的等待中默默地将电话切断,结束这通电话。

  晚餐时,餐桌边依然只有他们母子俩。

  姜皓感受着四周低迷的气氛,以及母亲郁郁寡欢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的开口。

  “妈咪,你和叔叔吵架了吗?”

  姜丽愣了一下,迅速摇头道:“没有呀。”

  “那叔叔为什么好几天都没回家,连妈咪的生日也忘了?”他有些愤慨,“明明说好要和我一起帮妈咪庆生的,叔叔食言而肥。”

  “皓皓,不可以这样说叔叔!”姜丽轻斥,不希望儿子对顾天奇有任何负面情绪,致使他在得知后对儿子更加反感。

  “叔叔的公司派他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所以他才没办法回家,也没办法帮妈咪庆生,这不是他的错,所以你不能说他食言而肥,懂吗?还有,你知道妈咪为了养你,工作很辛苦,但是叔叔比妈咪更辛苦,因为他现在要养我们两个,所以你也要跟喜欢妈咪和爱妈咪一样喜欢叔叔跟爱叔叔,懂吗?”她认真的教导儿子。

  “我知道了,妈咪。”他乖巧听话的点头。

  姜丽赞许的对儿子微微一笑,母子俩安静地吃了一会儿饭之后,姜皓不甘寂寞的又开口。

  “妈咪,你会和叔叔结婚吗?”

  她微僵了一下,抬头看着儿子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李晏伯说,以前他也是叫现在的爸爸叔叔的,后来叔叔和妈妈结婚了之后,叔叔就变成爸爸了,我喜欢叔叔,也希望叔叔能和妈咪结婚变成我的爸爸。”

  李晏伯是他在新学校里认识的好朋友,在得知他的爸爸是这样来的之后,他就充满了期待,希望叔叔有一天也可以变成他爸爸。

  姜丽心酸得差点落下泪来。她以为只要自己付出全部的爱,让皓皓感受到爱与温暖,即使只有母子两个,他们也可以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结果儿子依然想要一个父亲,羡慕别人有父亲。

  想想也是,只有妈妈和拥有爸妈又怎会一样呢?过去是她太自以为是了。

  只是儿子这个愿望可能一辈子也达成不了,而这全都是她的错。

  如果她一开始就接受天奇哥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又如果她能撒点小谎,不要说出皓皓的生母就是张漫秋的话,皓皓也不会招恨,还能得到天奇哥的喜爱,这一切都是她害的,是她的错。

  “皓皓,叔叔和妈咪是不可能结婚的。”她只能这样告诉儿子。

  “为什么?”

  “因为叔叔是妈咪的哥哥,我们是兄妹呀,兄妹是不可以结婚的。”

  “可是妈咪姓姜,叔叔姓顾,你们不是真的兄妹,而且我有问过叔叔,叔叔说他喜欢妈咪,妈咪也喜欢他,所以你们一定会结婚,他也一定会成为我的爸爸。”

  他忍不住把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

  听到这些,姜丽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妈咪?”姜皓被她的眼泪吓到了。

  “好像有沙子跑到妈咪的眼睛里。”她赶紧拿张卫生纸将眼眶里的泪水擦乾,假装擦拭着那不存在的沙粒。

  “要不要我帮你呼呼?”上回有一次他的眼睛里也是跑进一粒沙子好难受,妈味帮他呼几下沙子就不见了。

  “不用了,妈咪没事。”她稳住自己的情绪后,对儿子微笑摇头。

  “妈咪,你和叔叔什么时候要结婚?我希望快一点,希望叔叔能早一点变成我爸爸。”见妈咪没事后,他又再度将注意力移回先前讨论的事上头。

  才擦乾的泪水冷不防又迅速溢满眼眶,让她不得不用仍抓在手上的卫生纸将它们拭去,然后强颜欢笑的对儿子说:“皓皓,叔叔是在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听他乱说。”

  “叔叔为什么要开玩笑?我记得叔叔上次跟妈咪说他不是在开玩笑呀。”

  面对儿子天真无邪且极度认真的双眼,姜丽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再强颜欢笑,继续胡说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