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他看着心不在焉的她,眉头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蹙了起来。

  听见她洗好澡,开门走出浴室的声音,顾天奇立刻从床上翻起来,迅速走到原本就敞开没关的房门边,然后在她从他房前经过的瞬间,猛然伸手将她拉进房内。

  “啊!”姜丽顿时被吓得惊叫一声,还好没惊吓到在房里睡觉的儿子。“你这是做什么?”她转头瞪了顾天奇一眼。

  “我们谈一谈。”他一脸严肃。

  “谈什么?”她蹙眉道。

  “晚餐时没谈完的话题。”

  “你还想知道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

  “所以,我现在想听的是你觉得不该说、没有说的那一部分。”他坚定的看着她说,一顿后又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姜叔和阿姨待我如亲生儿子,我不能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只是一场交通意外。”

  “我要知道全部的经过,详细的。”

  姜丽顿时沉默了,知道自己若不说,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她叹息的点头道:“好,我告诉你,我们到客厅说。”

  “不,在这里说。”他一把扣住转身要走的她,摇头道。

  姜丽下意识看了一眼距离不远的床,随即在心里摇头,告诉自己他绝不可能会强迫她做不想做的事。

  “为什么不到客厅?”

  “因为我怕你哭,怕被皓皓看见会以为我欺负你,因而误会我、讨厌我。”

  “皓皓不会,而且他已经上床睡觉了。”

  “我不想冒险。”他缓缓摇头。

  其实他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她若哭,他一定会忍不住将她拥进怀中安慰,忍不住吻她,这些儿童不宜的画面也不适合让皓皓看见,所以不能在客厅。

  “好吧。”算他理由合情合理,她走到窗户旁的一张沙发椅坐下,然后看他将房门关上,走到另外一张沙发上坐下之后,才缓声开口说:“她的名字叫张漫秋,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女驾驶?”顾天奇蹙眉,竟然是个女人?又是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答案。

  “不,她没有开车,她是一个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抛弃,突然走到马路上想自杀的女人。”她摇头道。

  “什么?!”顾天奇满脸愕然。这已经不能用出乎意料来形容,他只觉得离谱、傻眼、荒唐,这教人如何接受?姜叔和阿姨竟然为了这种事而丧命,这太冤枉、太令人无法接受了。

  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猛地脱口问道:“既然对方没有开车,姜叔和阿姨又怎么会伤重不治?”

  “因为我爸在千钧一发间避开她了,但却迎面撞上对面车道的沙石车。”姜丽红着眼眶,语音哽咽的说。

  “那个女人该死!”顾天奇怒不可遏的用力槌了一下沙发,怒声骂道。

  “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抹去眼眶中的泪水。

  “你还替她说话?”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生气的说:“若不是她,姜叔和阿姨会死吗?你会失去父母吗?你会一个人孤苦无依吗?”

  “恨能让我爸妈再活过来吗?”她只问他这么一个问题。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也要让自己活在怨恨中,一生郁郁寡欢吗?”她打断他,潸然泪下的摇头道:“我不想过这样的人生,我爸妈也不想我这样,因为这是他们的遗言,希望我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与真心,希望我能幸福快乐。”

  顾天奇顿时哑口无言,只觉得感伤、难受。像姜叔和阿姨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死得这么早,难道真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这太没天理了!

  “就是因为你有这种想法,所以对方才有恃无恐,在事后没有给你任何实质上的补偿吗?”他问她,还是觉得忿忿不平,没办法轻易原谅肇事的那一方。

  姜丽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娓娓道来,“他们是一对孤儿寡母,从小到大她母亲始终对她不闻不问,她因极度缺乏爱,为了寻爱十五、六岁就离家跟人同居,却始终所遇非人。十年后终于遇到一个她以为老实、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结果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却一直没有娶她,还背着她娶了别的女人,让那个女人顶着正宫的头衔前来教训她这个小三,她伤心欲绝,生无可恋才会选择自杀,她没在车祸中死去,但最后仍选择跳楼自杀结束一生。”

  顾天奇不由得沉默了,因为那个女人的遭遇几乎与他母亲如出一辙,都是被最爱的人恶意背叛才会心如死灰,生无可恋。

  直到这一刻他也才明白,为什么姜丽会一直说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因为她跟他母亲的遭遇实在是太像了。

  “知道背叛她的男人的名字吗?”他抿了抿唇,沉声问道。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终于知道那个该死的男人才是始作俑者,是罪魁祸首。

  姜丽摇头。“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来认领尸体,警方说他根本就不承认与死者认识。”

  “卑鄙无耻的混蛋!”顾天奇气得咬牙切齿,“所以,警方那里应该会有那家伙的资料对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