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对不起,是妈咪的错,是妈咪搞错了,对不起。”她赶紧开口对儿子道歉。“你是不是也该跟我说对不起?”顾天奇双手盘胸,好整以暇的开口。

  “对不起。”姜丽知错能改,立刻说。

  “太没诚意了。”他摇头道。

  “对不起。”她又认真的说了一次。

  他依旧摇了摇头,说:“没诚意。”

  “你——”她终于明白他是故意的,不管她再说一百次或一千次对不起都是一样。“那你说要怎样才有诚意?”

  “亲我一下。”

  姜丽浑身一僵,遏制不住心跳加快、浑身发热的反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诚意就没诚意,反正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你要不要接受是你的事。皓皓,我们来吃饭,别理他。”她对儿子说,然后径自转身盛饭,再若无其事的坐下来吃饭。

  顾天奇笑了笑,虽然没达成亲吻的目的,但也不是很在意,反正来日方长。

  “明天我已经在餐厅订了位,我会回来载你,再一起去接皓皓,然后我们一起去餐厅帮你庆生。”他坐下来,端起自己的饭碗对她说。

  “你根本就不需要花这钱,生日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她说。

  “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说不管是国历生日还是农历生日,你都要过。”

  “以前是因为还小,不懂事。”

  “十八、九岁算小吗?”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承认以前的我实在是太娇纵了,有点不知道人间疾苦,但是现在我已经成熟懂事了,知道赚钱的辛苦与不容易,所以没有必要的钱真的不需要随便乱花。”

  她认真的看着他说。

  “过去这些年你是不是过得很辛苦?”听她这么说,顾天奇终于再也忍不住问道。

  这些日子他之所以一直没问她过去的事,一方面是为了等徵信社进一步的报告,另一方面则是不想让她因提起过去的事而伤心难过,因为她虽没说,但从种种迹象看来,姜叔和阿姨极有可能早已不在人世。

  他不想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所以也是带着有点能拖就拖的心态,一直不去触及过往的话题。

  可是当她说出知道赚钱的辛苦与不容易时,他真的既心酸又心痛,这还是当初被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吗?他真的好难过。

  “还好,有得吃有得住,身体也没什么大病痛。”她轻描淡写的耸肩道。这样根本问不出什么,顾天奇边吃饭边挣扎犹豫了许久,终于在碗底朝天,将一碗饭全部吞进肚子里之后,放下碗筷,开口问出那个他一直不敢询问的问题。

  “姜叔和阿姨呢?为什么你们没有一起生活?”

  姜丽举筷夹菜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中,就像时间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将手缩了回来,将碗筷从手上放下来,好似再也承受不了它们的重量一样。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声音有些飘忽。

  “他们过世了。”

  虽然早预料会听到这个答案,顾天奇还是震了一下,脸色变成一片苍白。

  姜叔和阿姨就像他的父母一样——不,比他的父母更像他的父母,为人子女的他却连最后一程都没能为他们送行,他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发生了什么事?”他哑声问道。

  “车祸。”

  这个答案太过简单寻常,让顾天奇整个难以接受。

  “什么时候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八年前。”

  “对方是什么人?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放过肇事者,绝对!”他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迸声问道。以他对姜叔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会是肇事的一方,错的一定是对方。

  姜丽不由自主的看了同坐在餐桌边吃饭的姜皓一眼,然后对他摇了摇头。

  “人死不能复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不行。”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一定要对方付出代价!”

  “对方已经付出生命的代价了。”她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

  “对方也死了?”

  她点头。

  顾天奇顿时只觉得闷,闷得他好痛苦、好难受。难道就这样算了?对方只有一条命,而这边却丧失了两条宝贵的性命,而且重点是,从姜丽这些年经济拮据的情况看来,对方肯定没有给予什么金钱上的补偿,想到这些,他真的没办法就这么算了。

  “我还是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告诉我。”他看着她,坚定道。

  她摇头拒绝告诉他。

  “你不说我也能够查得到,警方那边应该有备案才对,只要动用一点关系就行了。”

  姜丽突然不再说话,再度拿起碗筷继续吃饭,只是很明显的心不在焉,眉头更是紧蹙着,从头到尾都没有松开来过。

  顾天奇搞不懂她怎会有这种反应。即使她天性善良,父母之仇也不该轻易原谅才对,还是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内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