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叔叔好。”似乎早得到母亲的教导,小男孩在坐上车后,第一时间便开口礼貌的向他打招呼。

  “你好。肚子应该饿了吧,晚餐想吃什么?叔叔请你吃大餐。”他转头微笑地柔声问道。

  小男孩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身旁的母亲,安静地等候母亲的决定与指示。

  好乖的小孩!顾天奇在心里赞叹道,然后心想,有一个这么乖的儿子其实也挺不错的,即使不是自己亲生的。

  突然间,他呆滞了一下,感觉好像在哪儿听过相似的话……

  不对,不是好像听过,而是真的听过,因为说这话的人就是姜叔,而在姜叔口中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人则是他。

  他忍不住苦笑,摇头看向车窗外已经变黑的天空,无声的问老天:你这到底是在考验我,还是戏弄我?是想证明什么?证明我是否有良心,是否知道感谢与回馈吗?还是在告诉我,她当年的背叛,脚踏两条船才有现在这个孩子,要我先有心理准备接受这个事实?

  叭、叭。

  停在路边被他的车子挡住出路的机车骑士对他连按了两声喇叭,令顾天奇回过神来,迅速将车子开上路。

  “晚餐想吃什么?”他将这种无言以对的巧合甩开,开口问道。

  “都行。”姜丽答道,知道拒绝也没用,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任他由他。

  “皓皓平常最喜欢吃什么?”他又问。

  “肉。”她很无奈,知道自己若不给他一个答案,他会一直问到有答案为止。

  “什么肉?”他再问。

  “牛肉,牛排。”她自动自发的给了标准答案,免得他接着问是怎样的牛肉?是清蒸的、红烧的,还是煎煮烧烤的?

  “好,那我们就来去吃牛排。”他立刻满意的微笑,然后趁着等红绿灯时,利用手机Google了一下附近的餐厅,决定了他们今晚的晚餐地点。

  得知今天的晚餐是吃牛排,姜皓小朋友虽然还是乖乖的,安安静静的待在妈妈身边,但是乌溜溜的大眼睛却是双眼放光,明显喜不自胜。

  前菜的生菜沙拉送上桌时,姜皓小朋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明显不喜欢吃菜,但在妈妈一句“不行,要把它吃掉”后,还是苦着脸把那盘生菜沙拉全给吃掉了,真的好乖。

  接下来的玉米浓汤、香蒜吐司和局烤海鲜他都吃得津津有味,然后终于轮到主菜牛排上场了,他整个就是边吃边笑,直到把整块牛排都吃光了,脸上的笑容还十分灿烂,真是个讨人喜欢的乖孩子。

  用餐时间,顾天奇一直都在观察小男孩的一举一动,所以话不多。

  姜丽也本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想法,所以也没有主动说什么,晚餐就在表面宁静、实则暗潮汹涌的气氛下结束了。

  现在就剩下拿取皓皓的头发,然后他再开车送他们母子俩回家就可以结束了。

  姜丽满心期待的想着。

  “皓皓乖,让妈妈拔两根头发好不好?”走出餐厅后,她迫不及待的转身对儿子说。

  “等一下。”顾天奇突然开口了。

  她莫名其妙的看向他,脸上写着:你不是要拿头发去做亲子监定吗?

  “不要用拔的,那边有间书局,我去买把剪刀,用剪的才不会痛。”他说。

  “没有那个必要吧?只是痛一下而已。”她一脸无言以对、哭笑不得的表情。

  “痛的人不是你,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不然你让我拔两根头发试试。”他挑衅的看着她。

  “拔呀,又不是没拔过。”她侧头,将头顶朝向他,希望藉此表现给儿子看,告诉他真的不会痛,妈妈先拔给你看这样。

  “真的要拔吗?”他问她。

  “拔呀。”

  “好。”顾天奇奸计得逞,暗笑在心里的从她头顶上拔了两根头发下来,小心翼翼地缠在手指上。“好了,痛吧?”他故意问道。

  “一点都不痛。”她白了他一眼,立刻大声回答。

  “好吧,当我没说。”他耸肩道,一副打消去买剪刀的表情。

  “皓皓,借妈妈拔两根头发喔。”她再度转头对儿子说,然后手脚俐落在两秒内就从儿子头上扯下两根头发,一边将头发递给他,一边安抚儿子说:“会痛吗?不会吧?妈妈没有骗你对不对?”

  “嗯。”乖巧的姜皓小朋友立刻点头。

  “皓皓最棒、最勇敢了。”傻妈妈立刻将儿子抱进怀中,乱赞美一通。

  顾天奇在一旁看了觉得好笑又有一种温馨的感觉,他小心翼翼的将母子俩的头发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夹链袋里后,转身对那一对还在那边搂搂抱抱的母子说:“我送你们回家。”

  “好。”姜丽开心道,一顿后突然想到一件事。“皓皓,跟叔叔说谢谢,谢谢他请我们吃牛排。”她对儿子说。

  “叔叔,谢谢你请我们吃牛排。”姜皓小朋友立刻照本宣科。

  “不客气。还有,你可以叫我爸爸。”顾天奇微笑的对他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