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傻傻丢了他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门上连敲了数次,又等了几分钟后仍等不到屋内有人回应,他加重敲门的力道,换了个方式,从由两根手指背改成五指掌心拍门。

  砰砰砰。敲门的方式不同,发出的声音也不同。这一回敲门的声音不仅变得更大,也更具震撼力。

  砰砰砰。他又连续敲了数次,终于听见屋内传来姗姗来迟的回应声。

  “来了!”她的声音从门内传出,带着些许困意。

  喀一声,原本紧闭的大门在他眼前被打开,露出一张睡眼惺忪,秀发有些蓬松凌乱,却仍遮掩不住她白皙动人的脸庞。

  “你要找……”姜丽抬起有些睁不开的双眼看向他,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双眼也在瞬间睁大,再无一丝睡意存在其中。

  她整个人都被吓醒了。

  顾天奇,她的天奇哥,她过去的世界、希望、爱与一切。怎么会是他呢?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眼前的一切是自己在作梦,因为他的模样和她记忆中相差太多,气质和气势也迥然不同,她再会幻想,也幻想不出眼前的他。

  以前的他虽然也算沉稳,却没有眼前这稳如泰山的气势;虽然也曾穿过正式的西装,却只是挺拔好看,没有魄力,缺乏自信风采,但是现在完全不同。

  他变了好多,如他所希望的成功了,对吗?真的好替他高兴。

  “不请我进去坐吗?”顾天奇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开口问道。

  她点头,知道自己躲不过,只能将大门打开,侧身让出一条路让他走进屋内。屋里有点凌乱,因为她最近赶稿赶得有些天昏地暗,根本就没有时间整理。

  不过也还好,她和儿子的生活习惯都还算不错,除了凌乱些,倒也没有什么乱丢的脏衣服、臭袜子,或是没吃完会发臭或滋生蚊蝇蚂蚁的厨余散置在屋内等令人作呕的状况。

  “咖啡吗?”姜丽问他。

  他点头,她则趁此机会转身去煮咖啡,一边平复有些紊乱的思绪与心情。

  他怎会突然出现,怎会知道她在这里?到这儿来有什么目的,对于当初她的不告而别是已经忘怀了,还是依旧耿耿于怀,至今难忘?他今天到这儿来,会是为了要找她算旧帐吗?

  她惴惴不安。

  咖啡的香味随着腾升而起的热气飘散开来,盈满室内。

  姜丽深吸一口气后,端着两杯黑咖啡走向他,一杯递给他,一杯留给自己。

  “不加奶精吗?”他看着她的黑咖啡问道。

  她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以前和他在一起时,喝咖啡根本不能没有奶精调味。

  “习惯了。”她说。

  “怎会养成这种习惯?我以为你的习惯是不加糖的拿铁。”他看着她说。

  “习惯是会改变的。”她轻描淡写的说,没告诉他之所以会习惯黑咖啡,一开始全是为了想他才喝,后来则是为了省下买奶精的钱,喝久了也就养成了习惯。

  “习惯的确会变,那么人呢?心呢?也变了吗?”顾天奇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缓声问道。

  姜丽微窒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一开口就是这个话题。

  人呢?心呢?也变了吗?

  她从没问过自己,因为这些年来,她为了生活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这种问题。

  不可否认的,这些年她的确经常会想起他,但是却从未想过他们的未来。因为当初她之所以会离开他,目的就是为了不阻碍他的前途,而今她都成了一个未婚妈妈,又怎会再回到他身边去招人闲话,败坏他的名声,影响他的前途呢?

  比起以前的她,现在身为未婚妈妈的自己更加配不上他了。人没变,心没变又如何呢?许多事物早已改变,沧海已成桑田。

  “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

  ~哥哥?这是什么意思?”顾天奇蹙眉。

  “你为兄,我为妹,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兄妹,如果你同意的话。”她平静地看着他。

  “兄妹?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兄妹能相爱?会有孩子吗?我们连儿子都有了,你却跟我说要和我做一辈子的兄妹,姜丽,你在开什么玩笑?!”他难以置信,怒不可抑的瞪着她。

  “儿子?”姜丽愣了一下。

  “姜皓。别告诉我,他不是我儿子。”他目不转睛的瞪着她。

  原来他已经知道皓皓的存在,原来他以为皓皓是他的儿子,原来这就是他突然出现在此的原因,原来如此。姜丽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皓皓并不是你的孩子。”她平静地说。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什么?!”顾天奇既错愕又难以置信的叫道。

  “皓皓不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带他去做亲子监定。”她面不改色的直视着他。

  “你一定是骗我的。”他摇头拒绝相信,然后将手上的报告书翻开来,指着上头儿子的出生年月日跟她对质,“这孩子的生日距离你离开我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若不是我的孩子,是谁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