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又喂了她几块糕点,自己也食不知味的吃了一点,他在她摇头说不要了之后放下筷子,再也忍不住的倾身吻她,却只尝到了甜头便被她伸手给推开。

  “我要先梳洗,不然我怕你半夜醒来看到我这张脸会惊声尖叫。”她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伸手从脸上刮下厚厚的一层粉。

  唐奕有些难忍,但还是点了点头。事实上就在屋子后头的浴室里,他早已事先命人准备好热水,有想过她可能会需要先梳洗——以现代人的习惯——只是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这么急不可耐。

  “早替你准备好热水了,来吧。”

  他起身牵起她的手往房间后头走去,只见那重重纱幔后竟然有间浴室,还有两个池子,一个正冒着浓浓热气,由玉石砌成的方型浴池,另一个较小的池子则是清澈见底的冷水池,池边还整齐的放着沐浴用品以及干净的衣服,就像现代的汤屋一样,让她惊喜莫名。

  “你先出去,我先洗。”她迫不及待的对他说。今天够折腾了,如果能泡个热水澡一定很棒。

  “我不介意一起洗。”他说。

  “你想的美。”她朝他吐了吐舌头,直接动手将他往浴室外推去。温泉,我来了!

  迅速地将脸洗净,净了身,她将整个人浸入热水池里,忍不住闭上眼睛,舒服的呻吟出声。这就是天堂啊。因为太舒服了,她完全忘了外头还有人在等她,而且重点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没关系,她忘了,还有人没忘就行。

  因为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原因,唐奕在被璩心宁推出浴室后,便直接去了其他地方沐浴,并以最快速度赶了回来。可惜回来之后,却在房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他的新娘子从后面的浴室里出来,他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哂然一笑的朝后头的浴室走了过去。

  热气缭绕,池水静静,美人在前,红颜倾城,肤如凝脂。

  “宁儿。”他忍不住沙哑轻唤。

  水波荡漾,红颜惊起,脸色嫣然,春光乍现。

  他意志力迅速崩溃,走到池边用他浓黑幽深的双眸肆无忌惮巡视着她诱人的身子,她被看得手足无措,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羞红了起来,却忽闻——“可惜了。”他说。

  她愣住,不解他这时怎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难道他不满意她的身材?她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向护掩在双臂间应该有达到C罩杯的胸部,心想着,难道他的胃口这么大?才这么想,便又听闻他以沙哑异常的嗓音继续说。

  “可惜不是真的温泉,不然便可以吟上这么一段“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瞬间,她羞得只想潜进水里去,他却蓦然伸手将她从水中拉起,不顾她的桥羞与挣扎,一寸寸专心而温柔地替她拭乾身体,然后在她娇软无力的几乎要站不住时,一把拦腰抱起她往前头的房间大步走去。

  红烛,喜床。

  鸳鸯锦绣,大红被褥。

  赤裸的身体,交缠的肢体。

  呻吟渐起,夜渐深。

  隔日,璩心宁虽有些爬不起床,想赖床赖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想在这样一个世间安身立命,就该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

  所以她很认命的起床,顺便把一样想赖床的世子爷老公——不是,是夫婿给揪了起来,两人穿好衣服下床后,便唤了丫鬟进来服侍。

  璩心宁无法不个注意进门的丫鬟中还跟了一个婆子,直到那婆子拿走床上她初夜的证据之后,她才恍然人悟那婆子进来是做什么的。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

  接下来丫鬟们开始捧着热水、毛巾等陆续走了进来服侍他们洗漱、着装,同时收拾房内。

  待整理好一切,新婚夫妻才一同出水月楼,朝王爷与王妃所住的傲梅院走去。

  “父亲、母亲,孩儿带媳妇来给你们敬茶了。”走进堂屋,待王爷与王妃落坐后,唐奕直接拉着妻子跪在已事先铺好的跪垫上给长辈敬茶。

  璩心宁第一回看见这位勤王妃,只见她一身华贵,是个面容婉约,气质雍容,眉眼柔媚的大美人,看起来最多三十岁的感觉,很难想像她其实已是祖母级的女人,更难想像还是个心思深沉又毒辣的蛇蠍美魔女。

  先敬父亲勤王。

  勤王对这个儿媳妇的出身虽然有些不满,但儿子喜欢,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所以他只是略微看了新媳妇一眼,便沉沉的应了一声,接过媳妇高捧奉上的茶盏喝了口茶,待她磕完头后,照礼俗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封回赠予她便结束。

  换敬王妃郑氏时,四个人完全是各怀心思。

  璩心宁虽不知面色平静的勤王和一脸笑容可掬的王妃两人心里在想什么,但身旁的唐奕嘴角微扬的表情很明显是嘲讽,而她内心则是充满了不屑的心情,毕竟眼前这个女人曾对她和唐奕都下过毒手,而且还不只一次。

  只可惜为了顾全大局,他们不仅不能拿她开刀,表面上还得继续尊她为母亲,

  王府里的一切内务也得以她说了算。

  一想到这儿,璩心宁便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着,有这个满怀恶意的恶婆婆在,她这个小媳妇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