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小侄谢谢丞相大人成全。”唐奕起身恭敬的向他行礼,随即又坐下安静地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丞相大人,关于相府千金之事,除了当时小姐身上的衣服与襁褓可辨认之外,是否还有什么特徵?例如胎记之类的?”

  “胎记吗?”曲丞相眉头紧蹙,像是在做什么困难决定般沉吟了好一会儿,这才犹豫地点头,“有,小女身上的确有个特别的胎记,但这关乎到小女的名节——”

  “勤王世子唐奕在此对天、地与曲丞相大人发誓,今后若向他人透露一丝与相府千金身上胎记相关之事,将绝子绝孙。”

  唐奕突然起身发誓,把曲丞相吓得脸色大变。

  “快把话收回去,你怎能发这种毒誓,是想让勤王爷和老夫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吗?”曲丞相一脸严厉的斥责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竟然敢把绝子绝孙这事拿来发誓,真是太胡来了!

  “丞相大人无须介怀,小侄敢立下此誓,自然能做到不违誓言,大人请尽管放心。”唐奕平心静气的答道。

  “你……”曲丞相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叹气道:“你似乎变得和以往有些不同。”

  唐奕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仙丞相又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拿起桌上的毛笔,沾墨,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你过来。”他放下笔道。

  唐奕应声走上前去,曲丞相则将刚画好的那张图纸拿起来递给他,道:“这便是胎记的位置与形状。”

  唐奕看了那张图之后,整个人都呆了,这胎记……这位置……这形状……

  老天,这……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曲丞相怒气冲冲的说:“老夫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你!”

  曲丞相信誓旦旦的说:“若能找到人,老夫会以别的身分将她带回丞相府,她曾与你订亲之事将永不提起。”

  所以,在无意间发现曲丞相心心念念寻找了十几年的女儿极有可能就是璩心宁时,唐奕压根连提都不敢提,就怕曲丞相在找到女儿后会翻脸不认人,让他娶不到老婆。因此他决定在成亲入洞房之前,绝对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来,打死都不能说!

  似他将这件事告诉了璩心宁,后者当然不在保密范围内。

  城心宁听后觉得惊讶不已,因为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寻不到任何一丝相关讯息,原主似乎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世,而不待见她的后娘也从未透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丞相府千金?哈哈,她已经有些期待这件事若成真,她那位从未善待过她的后娘杨氏脸上会有什么表情了。

  为了表现出一切真的都只是巧合,所以他们俩虽好奇答案,却不能派人去查证,因为这一切都得等他们成亲洞房之后,才会发现,才能有所行动。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成亲。

  一切照计划进行,先让相府夫人收璩心宁为义女,迎进府内居住,勤王府再央了媒人上门求亲,然后定亲。

  丞相应了,在经过一连串繁琐的程序,婚期就定在下个月里。

  丞相府自然不需要为璩心宁费心准备嫁妆,因为唐奕已将“谦云商行”拿来当她的嫁妆,至于一些成亲女方该备有的东西,例如嫁裳、鞋履、被服等等,自有待她如亲生女儿般的林芸娘一手操办。不过即使如此,经常被拉来送去搞得团团转的璩心宁也是累得够呛的了。

  那一天终于到来,不管是这辈子或上辈子都没嫁过的璩心宁,心情其实是有点紧张的。

  结婚生子呢,她不是没想过这事,只是没料到它会发生在这样一个古代世界里。

  大红色的嫁衣,厚重的妆容,规整的双凤髻,还有那顶隆重耀眼却沉重的凤冠,这些都不在她的想像里,可现在却全在她身上,还挺有趣的。

  不过这只是刚开始,接下来在一连串礼俗的折腾下,她完全忘了有趣,忘了紧张,只觉得好累,觉得到底有完没完,好想将快要把她脖子压断的凤冠拿下来当足球踢得远远的,因为真的太累人了!

  终于送入洞房,璩心宁却无法真正休息,因为丫鬟和喜娘都候在一旁,让她完全不敢放肆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等了又等,新郎官终于姗姗来迟,后头还跟了一群想闹洞房的人,却让唐奕在门外就给轰走了。

  新郎官进房后,喜娘对他们说了一堆吉祥话,他挑起她的红盖头,与她同喝合卺酒,之后喜娘还不知道从哪儿抱来一个没长几颗牙,穿着红绫衣,扎着冲天辫的小娃娃放在喜床上,让他在上头又爬又滚的,看得她目瞪口呆又差点没喷笑出来,因为太可爱也太好笑了。

  房里终于只剩他们俩,璩心宁第一时间就把头上的凤冠给摘了下来,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累坏了?不过再累也要先吃点东西才能休息,你今天应该没吃什么吧?”他有些心疼的问,拉她到桌边坐下,夹了几样应景的小点心喂她吃。

  她大方的张口接受他体贴的服侍,然后因感谢而对他柔柔一笑,媚眼如丝,让唐奕不自觉的口乾舌燥,心底的火开始蠢蠢欲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