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她不想回璩家,因为她对那家人没半点感情。

  于是,没别的去处,她们只好上路。

  第一次坐马车的兴奋感很快就没了,因为其实并不舒服,尤其是在出城之后,不过第一次离开京城到别处,璩心宁还是显得有些期待,好奇的从车帘缝隙不断往,心想着不知道她们将会前往何处。

  马车行了一个个多时辰,她看腻了外头的青山绿水,转头与芸姨聊天,问她去过什么地方,看过什么令她难忘的景致之类的,然后变故突至。

  马车突然加速,像疯了一样往前冲去,她和芸姨瞬间被颠得东倒西歪、七荤八素,不知出了什么事了。

  “护卫小哥,发生了什么事?”林芸娘迅速冷静下来,抱着尖叫不已、被吓坏了的璩心宁朝前头驾车的护卫扬声问道。

  “有盗匪,你们坐好!”

  护卫话声一落,驾了一声,拚命的驱策马儿往前跑,除了他赶马与马车疯狂行走的声音外,依稀可听见有人在后头骑马追赶他们的声音。

  璩心宁已不再尖叫,她刚刚只是被吓到了,毕竟她从没遇过这种事,失控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冷静下来之后,她不由自主的掀开车帘往后看去,对盗匪感到有些好奇,不料却见对方竟全是蒙面的黑衣人。

  这时代的盗匪难道还有制服吗?这绝对不是盗匪!她顿时领悟,一颗心倏然沉了下去。

  是谁想要她的命?

  勤王吗?不,如果是他,在前方驾马车的护卫就不会这么拚命了。

  那么,是王府中想利用她来让唐奕难过的人吗?肯定是。但问题是,那些人怎会知道她今天离开京城,走的又是哪条官道呢?

  “他们要追上来了。”林芸娘面无血色的说,一只手因紧张或害怕将她抓得好紧。

  “芸姨,对不起,是宁儿拖累您了。”她歉然的说道,后悔根本不该带芸姨一起上路的。

  “你在胡说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即使是你的错,芸姨也绝对不会怪你的,傻孩子。”

  说她傻,她才傻好吗?都快要被她害得没命了,竟然还说不会怪她。璩心宁的鼻头发酸,眼中微潮,真的觉得好抱歉又好难过,便伸手抱紧她。

  “别怕,别怕,有芸姨在,宁儿别怕。”芸姨反手将她拥紧,虽然自己也怕得发抖,仍不忘柔声安抚着她,让她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刷的流了下来。

  突然,马车外传来了铁剑交击的声音,以及一片混乱的叫喊声与咒骂声。

  璩心宁缓慢地抬起头来,被泪水浸润的双眼中带着浓浓的疑惑与小小的希望。外头又来了一批人马吗?是谁?来救她的,抑或是另一批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有心人士,然后不小心两方狗咬狗?

  她的疑惑过没多久便获得解答,原本狂奔而行的马车速度逐渐减弱,慢了下来,好像在等人。驾车的护卫这么有把握后来者必能胜出吗?

  “马车好像慢了下来,咱们脱离危险了吗?”林芸娘忐忑不安的问。

  “可能。”但不确定。她在心里加了这么一句。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后方传来一串马蹄声,他们的马车也在驾车护卫的控制下,“嘘”的一声停了下来。

  璩心宁还来不及掀开马车车窗的帘子偷看来者何人,前方供人进出的车帘已被扯开,唐奕赫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从没想过来人竟会是他,眼眶一热,视线整个模糊了起来。

  唐奕迅速跳上马车,也不管马车内还有个林芸娘,情不自禁的将她拥进怀中,着急的问道:“你受伤了吗?哪里痛,告诉我。”

  “我没事。”她将脸埋进他怀里,沙哑的摇头道。

  听见她的回答,他整个人顿时呼出了一口大气,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真怕自己会来不及,怕她又会受伤。

  上回在王府中她因杖刑差点被打死的事仍令他自责不已,余悸犹存。他永远忘不了她像只破碎娃娃般不省人事、血肉模糊的躺在地板上的模样。

  他这辈子从没那般愤怒,原本他对这时代杖责奴仆之事相当反对,并暗自发誓。

  自己绝对不这么做,但是那天他真的气疯了,不让那些人也尝尝她所承受的痛苦他绝不甘心,因此才会勃然大怒的惩处所有参与者。

  那次的举动他不无以儆效尤之意,希望能达到杀鸡儆猴之效,不料驱了小狼却引来了老虎,他在无奈之余只能将她送出王府。

  以曾经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他觉得他们俩都还相当年轻,有时间和那个幕后主使者耗,收集好所有齐全的证据再将对方一步将死,让那人百口莫辩、永无翻身之日,这才是他所希望的。

  可惜王爷大人却没那个耐心,从得知有人欲加害他这位世子之后,便怒不可抑的一心一意想揪出背后的藏镜人,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竟会将脑筋动到璩心宁身上,拿她当诱饵。

  这件事让他非常生气,他都已经明白清楚的向他表明过她对他的重要性了,他竟然还明知故犯,用这种方式挑战他的容忍度?既然他想知道,那就让他一次明白个够。

  “等我一下,我先处理件事。”他松开她,低下头来柔声说。

  “好。”虽然有一堆问题想问他,璩心宁还是乖乖地点头。

  他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跳下马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