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忍不住伸手槌了他一记。“既然确定了我的身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再槌一记。相同的遭遇与来自相同地方让他们迅速的拉近距离。

  “这家伙的处境不好,在稳定之前我不想连累你,所以才没说,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无奈的叹息道。

  “这家伙?”她先愣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蹙眉问道:“处境是怎么一回事,和你刚才说的要送我出王府有关?”

  “嗯。”他轻应一声,却没有进一步的说明。

  “干么不说话啊?”她受不了的催促他。

  “因为一言难尽。”

  “你可以长话短说,讲重点。”

  “这丫头的身体怎会让你用?两人共用吗?”他忽然问道。

  “原主死了。”她摇头,有些心疼。

  “我这个也一样,但死因却非意外也非生病。现在知道了吧?”他果然长话短说了。

  “你刚说有人要让你难过,所以才要对付我。我对你很重要?”她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显而易见不是吗?”

  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眉头轻蹙,心情怀疑的纠结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我只是一个小厨娘,怎会对高高在上的世子爷很重要?可不可以麻烦叶户爷替小的解惑一下?”

  “唉,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懂吗?”他说完,忽然倾身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

  “靠!”她双目圆瞠,直接骂了出来。

  仙阶哈大笑,开怀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起身道:“快收拾吧,晚些我会派人过来接你,他的名字叫暗七,以后会由他来负责保护你。”

  说完,他朝仍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她咧嘴一笑,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璩心宁气呼呼的瞪着他离去的方向,搞不清楚他刚才那一吻倒底是纯粹为了惹她,还是真有别的什么意思。

  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生啊,难道他有恋童癖不成?再然后,她忽又想到他那群妻妾……

  妈的,这到底关她屁事,她想什么想啊?

  她恼火的用力摇头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气冲冲的转身去收拾东西。

  那晚离开勤王府后,璩心宁便被安置到一处曲巷幽深的小院过着隐居生活,随她而来的除了唐卖口中的暗七之外,还有一名名唤桃红的丫发跟过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桃红从见到她之后便开口唤她小姐,不管她说什么都坚持不改,而且除了厨房的事外,任何工作都不让她动手,真把她当成一位千金小姐般对待,让她相当无奈。

  重点是,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有种被包养和金屋藏娇的荒谬感觉。

  不过这却不是最荒谬的,最荒谬的是她现在竟然还感到幽怨,幽怨金主为什么道么久没消没息也没来看她,她真是疯了!

  “桃红,有没有看到暗七?”无所事事的看着桃红为庭院中那三棵樱花树凑水,她开口问道。那家伙总是来无影去无踪,要见到他的人只能碰运气或直接让人去寻来。

  “小姐找属下有事?”

  身后突然传来这么一句幽幽的声响,吓得璩心宁遏制不住的跳了起来,气呼呼的转身骂道:“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小姐找属下有事?”暗七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再次问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她余怒犹存的气问道。

  “如若没事,请容属下告退。”

  “有事!”璩心宁赶紧说,真的是有被气到,但又拿这个总是面无表情,软硬不吃的暗卫没办法。“世子爷那边都没有消息传来吗?”

  “没有。”

  “真的一点都没有吗?”

  “那你不能去打听一下吗?”她无奈的问。“都过了半个月了,总会有什么进展或变化吧?我不想一直被幽禁在这里。”

  暗七闻言忍不住轻皱了下眉头,说:“世子爷是在保护小姐。”

  “我知道,所以我并没有怪他,只是不喜欢失去自由的感觉而已。”

  暗七露出些许不解的表情,因为璩姑娘并没有被囚禁,所以他真的不懂她怎会说自己失去自由?

  虽然看出他的困惑,但璩心宁并没有解释,只道:“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将我的话转达给世子爷,他会明白我的意思。”

  “属下遵命,不知姑娘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璩心宁本想让他去芸姨那边帮她报平安的,但想了想还是作罢,免得不小心将她卷进这莫名其妙的麻烦里。

  暗七领命而去,隔天晚上竟就带来一封唐奕亲笔写给她的信。之所以知道是唐奕亲手所写的,是因为信里文字是横向书写,而且还中英文夹杂,让她一摊开信纸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封信在这时代里除了她之外,大概没人可以看得懂他在写些什么吧?!

  信中他告诉她毒猫事件最后调查结果她果然成了头号嫌犯,因为毒死猫的毒药最后是在她所住的小院里找到,而且她已畏罪潜逃就是最好的证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