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有什么不一样吗?”她口气有点冲,老板都要将她解雇了,她还跟他客气什么?

  “送出去是为了保命,以后还有机会再回来。赶出去你的死活将与我无关,以为把不能有机会冉回来。”唐奕看着她说。

  鱼心宁整个人呆住,这答案完全超乎她的想像,即使都看他、听他亲口说了,她还是有一种因为无法接受而有听没有懂的感觉。

  “保命?保谁的命?我吗?我得罪了谁,谁要我的命?”她已经愕然到忘了要自称宁儿了。

  “你没有得罪谁,只是有人想让我难过。”唐奕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专注深邃的目光在柔柔的烛光下竟显得温柔而深情。

  璩心宁瞬间整个人被吓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她没忘记眼前这男人就是只色狼,除了拥有八、九个小妾外,听说还有不少通房丫头,外头的花街柳巷、青楼妓院更是没少光顾过,这样一个男人,她很怀疑怎么还没得性病而死啊?

  “过来。”他忽然开口。

  她摇摇头,又往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房门的方向,想逃。

  没想到这念头才在脑中闪过,一道黑影已朝她扑了过来,瞬间捂住她的嘴巴,扣住她的腰身,将她反身揽进怀里,背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闷哼一声,又惊又怒,正想使尽全身气力用上辈子学过的女子防身术反击时,却突然惊闻他在她耳边轻吐出三个字。

  “百尝鲜。”

  她浑身一僵,顿时忘了动作。

  “曲二厨,真是久仰大名。”他又道。

  她震惊的倏然转头,犹如见鬼一般瞪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两句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百尝鲜?曲二厨?

  这明明是她上辈子的事,而她的上辈子距离这里有几百,甚至是几千年,他怎么可能会说出这两句话,怎么会知这六个字,怎么可能?怎么会?

  除非!除非他的灵魂和她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他还认识她!

  “你是谁?”她急切的伸手将他撝在她嘴巴上的手拿开,冲口问道,声音因激筋、震惊与期待而有些难以自制的颤抖。

  “小声些,小心隔墙有耳。”他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感觉到他环在她腰间上的手略微放松,她立刻转身面向他,同时放低音量,小声的又问了他一次,“你是谁?”

  唐奕嘴角微扬,眼带微笑的凝视着她,慢慢的开口吐出他上辈子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时的名字——“唐谦云。”

  “奥客!”她不由自主的低呼道,真是久仰大名!

  “原来你们私底下都这么叫我。”他挑眉道。

  “你本来就是奥客,不仅嘴巴挑剔难伺候,还总是挑店里快要打烊的时候来烦人,不是奥客是什么?”她振振有词的低声回道,一点也不怕他,反倒有一种奇怪的亲昵感。

  是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有相同的语言吗?他乡遇故知原来就是这样吗?真的好惊喜,好感动,还有一种好想哭的感觉。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口问他。

  站着说话太累,他将她带到床边坐下,因为怕隔墙有耳,两人始终贴靠得很近,每一次呼吸都能轻拂在对方的脸上或发上。以现代人的观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而他们俩也暂时忘了他们现在不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

  “你呢,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你有答案可以告诉我,到时我再来回答你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她。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只知道地震时,我在冷冻库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掉下来砸到,之后醒来已经在这少女的身体里变成璩心宁了。”她眉头深锁,叹息着告诉他经过。

  “我的情况和你大同小异,地震时我刚好走到外头去接电话,店里的收讯真的很差,我和那家伙反应过很多次,他总是耸了耸肩,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

  璩心宁知道他口中的家伙就是百尝鲜的老板,她上辈子的顶头上司。

  “总之地震来时我正在外头,虽然有些惊吓,但我还是继续讲电话,然后突然有东西从我头顶上掉下来砸到我,之后跟你一样,醒来就在这个身体里了。”唐奕对她说自己穿越的经过,语气显得有些无奈。

  “所以你也是半年多前来到这地方的吗?”她问他。

  “不,我是一年前。”他说。

  “原来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她苦中作乐般的说,接着又问:“你是什么时知道我,又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之前只是怀疑,直到吃到百尝鲜的卤味之后我才确定。百尝鲜的卤汁是经过几百年的经验所研发出来的味道,不可能由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随手调制出来的,即使是不小心,也不可能次次都不小心。除此之外,你做的料理还有一股别人

  做不出来的味道,所以我总是能轻易的认出来。”他对她说。

  “别人做不出来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她疑惑的问。这个问题她上辈子就有了。

  “不知道,也许是妈妈的味道。”他嘴角微扬,开她玩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