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璩心宁在心里气呼呼的忖度着,完全没意识到这句话好像有哪儿不对劲。以她一个小饭馆出身,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小民女,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读书呢?他这样说分明就不合理,而她却因气过头而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

  “既然读过书,那么也应该听过一句话,谣言止于智者。王爷是什么人,又怎会为了下人间的蜚短流长而误会他的嫡长子呢,你说是吧?”他嘴角微扬,如沐春风般的看着她微笑道。

  她顿时无话可说,本来是很想回他一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但她话都说这么明了,他还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模样,恐怕她说再多最终也是白费唇舌,还不如省点力气算了。

  “世子爷说的是。”她意兴阑珊的应道,不说了。

  她不再说,他也没开口,厢房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静之中。她盯着地板看,盯着桌面茶具看,一会儿看窗框,一会儿看门棂,就是不想看他,因为一看就有气。而他正好与她相反,始终目不转睛、笑眯眯的看着她,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突然间,外头传来摔破碗盘的声音,随之响起的是丫头的惊呼与哭泣声,还有唐墨不悦的低声斥责,瞬间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

  “唐墨。”唐奕皱起眉头,有些怒气的扬声唤道。

  “世子爷。”唐墨立刻应声从门外跑了进来,恭声唤道。

  “出了什么事?”唐奕蹙眉问。

  “送茶点来的丫鬟在门外摔了一跤,把茶点都打翻了,小的没忍住训了一句,怎知她就哭了起来。”唐墨既无辜又有些无措的答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摔跤?”

  “小的也觉得她一定是不用心才会摔跤,才开口训了一句。”怎知最后承受世子爷怒气的人还是他。唐墨真的觉得自己今天有够倒楣的,无妄之灾啊。

  唐奕垂下眼,双眸幽黑的盯着地上一会儿,忽然起身道:“走吧。”

  唐墨愣了一下,赶紧跟上,主仆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

  璩心宁立刻上前去把房门关上,露出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终于走了。”但她的新麻烦可能才要开始。

  唉,真烦!

  只吃了一口厨房送上来的菜,唐奕就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一挥将桌上的菜肴全数扫落到地板上,一旁伺候的奴婢忍不住抖了抖,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把头低到差点埋到胸口里面去。

  世子爷有多久没在用膳时生这么大的气了?好像自从璩姑娘进王府专任世子爷的厨娘之后就没再发生过了,而今——

  “唐墨。”唐奕出声唤道,声音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是。”唐墨立刻恭敬的上前一步。

  “我之前说过什么话?”

  世子爷说过的话很多,但是在用膳发火后会说的话只有一句。

  “世子爷说过咱们勤王府不养没有用的人,小的这就去把那些没用的人赶出王府。”唐墨迅速说道,见世子爷没有再说话便是默认,于是他立刻转身着手去办这件事。

  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难办,因为就在半年前,他也是隔三差五一直在做这事,正所谓熟能生巧啊。

  很快的,挑嘴难伺候的世子爷又开始赶厨子的事传了出来,王府里的厨子、厨娘,甚至在厨房打下手的婆子、丫头都开始人人自危。因为在短短的几天,世子爷便连续发了几次火,在松风院厨房当差的上至厨子,下至打杂丫头,竟没有一个人逃过世子爷的怒火,全数遣送赶出王府。

  这时,那些在厨房当差的人才想起了那个厨艺好、待人和善大方又有礼貌的宁儿。

  如果宁儿没受伤在床,如果没有那些流言蜚语,如果他们没因嫉妒羡慕而与她断了交情,那么他们至少还可以请宁儿在世子爷面前求个情、美言几句之类的,但是现在……唉,真是后悔莫及。

  “大厨,拜托你了。”

  “李师傅,拜托了,求您了。”

  “师傅,求求您,徒儿上有老母,儿子又还小,真的不能丢了这份差事呀,求求您了。”

  被点名接下来要去松风院厨房当差的人,一个个苦着脸跑到李大厨面前哀求,因为在流言四起后,只有李大厨对宁儿的态度不变,还多次前往宁儿居住的院落探视疗养中的她。所以,现下能开口请宁儿帮忙的也只有李大厨了。

  李大厨对这些人的态度其实是有些看不惯的,但到底是认识许久又一起在王府里做事多时的伙伴或徒弟,他也不想这些人一个个落得被赶出王府的下场,所以他只好厚着脸皮去找璩心宁了。

  为了不想听王府下人们的闲言闲语,看下人们对她指指点点的,璩心宁这几日一直都待在自己的住处养伤,可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世子爷把松风院厨房里的人全都赶出了王府。

  从李师傅口中得知这件事时,她整个人都惊呆,被震傻了。

  “那大叶和小叶师傅呢?他们俩也被赶出王府了吗?”她着急的问道。

  李大厨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她简直难以置信,自己才龟缩了几天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