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应该是梦才对,高高在上的世子爷怎么可能会来探望她这个没身分、没地位,在这王府中就是个奴仆的小厨娘呢?绝对是一场梦。

  将自己说服的放下心后,没别的事再来分散她的注意力,疼痛的感觉瞬间又清晰起来,让她痛不欲生。

  “嬷嬷。”她出声唤道。

  待在一旁负责照顾,空闲时则低头忙做针线活的婆子李嬷嬷立刻起身来到她身边。

  “姑娘怎么了?有事要交代婆子做吗?”李嬷嬷恭声问道。她虽老了,但眼睛可不昏花,世子爷都亲自来探视这个小厨娘,还严惩了那天所有动手刑罚的人,甚至包括了王姨娘,她一个小小的仆妇又怎敢不上心,不好好的看顾这位姑娘呢?

  “没,只是想让嬷嬷陪宁儿说说话,转移注意力。”她老实说。

  “好,那婆子就陪姑娘说说话。不知道姑娘想听什么或说什么?”李嬷嬷将凳子端到床边,坐下来,和蔼可亲的柔声问道。

  “嬷嬷可以说说那天之后所发生的事给宁儿听吗?宁儿挨打途中就失去了意识,不知道后来那事是怎么收场的。当然,如果嬷嬷不便说,那便算了。”她犹豫的说。

  “其实这事也没什么不便说的,王府里的人几乎全都知道。”李嬷嬷本就藏不住话,一听她这么问,立刻口若悬河的把那天的事全抖了出来。

  原来那天她在晕厥之前听到的并不是幻觉,而是松风院厨房那边早有人感觉不对劲,在她前脚被带走之后,后脚立刻就有人去水月楼通风报信,帮她求救,而那吵杂声便是有人前来救她的声音。

  那天世子爷人虽不在水月楼里,但幸好在府中,要不然她可能真会被打死。听说世子爷赶去时,她已挨了二十几杖,人已昏厥过去,他当场勃然大怒,将所有参与动手的婆子、丫鬟、奴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处以相同的杖刑,然后赶出王府,至于主使者王姨娘则是直接叫来牙婆,将她卖出府。

  世子爷一怒为红颜之事登时便在王府中传了开来,还惊动王妃派董嬷嬷前来探询。

  “董嬷嬷是?”看李嬷嬷在提到这人时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敬畏,璩心宁忍不住好奇的出声询问。

  “是随王妃陪嫁来的嬷嬷,王妃对她很敬重。”李嬷嬷说。

  简而言之就是很有权力的老奴妇就对了。她自我翻译,在心里忖度。

  “王妃动怒了吗?”她叹息的问,总觉得这勤王府好像愈来愈不好混了。她明明只是王府里众多小厨房里的一个小厨娘而已,惊动一个姨娘来找麻烦也就罢了,怎么连王府里地位极高的王妃都给惊动了呢?她该不会是流年不利吧?要

  不要就近找个庙,烧个香,乞求来日能平安顺遂?

  “王妃只是派人来问问,是否生气却没人知道。”李嬷嬷摇头。

  “怎会没人知道?难道询问完事情缘由后,王妃都没有任何反应吗?”该惩该罚该教训的,身为管家主事者,她不可能没有反应才对。

  “姑娘或许不知……”李嬷嬷欲言又止。

  “不知什么?”她问。

  李嬷嬷左右张望了一下,这才靠向她,小声的说:“世子爷是已故的白王妃所生,非现今王妃所出。为了不落人口舌,传出什么闲言闲语,王妃对世子爷一直以来都是宽容宠溺,听之顺之由之,从不会拒绝世子爷的任何请求,所以只要世子爷不允,不管王妃有什么反应也都只能不了了之。”

  璩心宁有些惊讶,她还真的不知道王府中这位王妃也是继室。

  这么说来,这位唐奕世子爷也算是与璩心宁同病相怜喽?这么说也不对,虽然他们俩都有继母,但待遇却完全相反,天差地别,璩心宁好可怜。

  不过她本人还挺开心的,因为这表示只要唐奕愿意护着她,连勤王妃都动不了她。唉,她的大靠山终于有些作用了,她真的好感动,太感动了,呜……

  “嬷嬷,宁儿虽然进王府谋事大半年了,但对王府里的人事真的不明了。你可不可以就你知道的对宁儿说一说,免得宁儿不长眼,以后不小心又冲撞了哪位主子,讨得一身皮肉痛。”她轻巧的说。

  李嬷嬷微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怪异的问道:“不知姑娘想知道的是整个勤王府的人事,或是世子爷身边的?”

  璩心宁忍不住的呆了呆。她还真没想那么多,照理说她是世子爷的厨娘,应该只要知道世子爷身边的人事就足够了,但既然王爷王妃都注意到她了,她想不稍微了解一下整个勤王府的人事都不行。

  “嬷嬷知道的都对宁儿说吧,至少让宁儿有个概念。”她说。

  于是李嬷嬷稍微理一下思绪后,缓缓道出这勤王府里的主要人事。

  勤王爷有一继妃郑氏,三位侧室夫人,分别为张氏、王氏、沈氏;已逝前王妃白氏留有一子,便是如今的世子爷唐奕;郑氏育有一子一女,分别是二公子唐明和大郡主唐敏,三位侧夫人也各有所出,分别是三公子唐显,二郡主唐柔和小郡主唐娟。

  二公子唐明两年前已成亲,除正室夫人外,一样拥有三名妾室。其中二少奶奶育有一女,现今正身怀第二胎外,只有妾室谢姨娘在半年前为他添了一个儿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