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发誓,如果这回能够大难不死,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王姨娘的!

  一下一下又一下,钻骨的疼痛逐渐麻木她的知觉与意识,就在快要失去意识前,她似乎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似幻似真,接着她便被黑暗完全吞没。

  璩心宁意识昏昏沉沉的,时睡时醒,每回醒来都可以感觉到火烧般的疼痛在她的腰部与膝盖之间灼烧着,让她恨不得再度昏睡过去。但是随着醒来的次数愈来愈多,她清醒的时间也愈来愈长,承受疼痛的时间也愈来愈长。

  痛,真的很痛,痛到她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为什么活了下来,没有被打死?她不由自主的呻吟着,感觉又痛又凉!好似伤处被涂了凉药——又觉得好渴,好想喝水。

  “水……”她睁开眼睛,轻吟出声。

  “宁儿姑娘?你终于醒了!”一个婆子迅速来到她身边,脸上有着明显的惊喜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水……”她全身又痛又渴,十分难受。

  “好,你等会儿。”婆子立刻转身去倒了杯水过来,小心翼翼地扶她起来喝水。

  移动身子所产生的疼痛让璩心宁忍不住倒抽口气,突然好想念现代产物,吸管。

  她真的很渴,所以杯子一就口就喝得又快又急,让婆子忍不住担心的劝道:“慢点,慢点。”

  她撑着身子,连喝了两杯水才稍有解渴的感觉,接着躺回床上的动作又是一阵痛苦的折磨,痛得直冒冷汗。等到终于躺好,连续深呼吸了几次,稍微缓和疼痛感后,她才开口对照顾她的婆子表明谢意。“嬷嬷,谢谢你照顾宁儿,辛苦你了。”

  “宁儿姑娘别这么说。”婆子赶紧摇头,看起来有点受宠若惊。

  正当她还想询问一些关于她被打晕过去之后所发生的事,房门却猛然被推了开来,唐奕大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婆子见状赶紧弯腰垂首退到外头去,璩心宁却因为这太过突然且意想不到的情形而呆住。

  这……世子爷大人怎会亲自前来探望她呢?

  不对,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该想的是自己是否该从床上爬起来行礼以示恭敬?

  “躺着就好,不用起来。”似乎可以透视她的想法,唐奕蓦然说道,接着在坐下后,眉头紧蹙,沉默不语的看着她。

  璩心宁被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开口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

  “世子爷,宁儿是被冤枉的,厨房里的其他人都可以为宁儿做证,宁儿并未在菜里添加任何想谋害王姨娘的东西,也没有理由这么做,恳请世子爷明察,还宁儿清白。”

  “不需要再查了,那些伤害你的人都已经付出代价了。”唐奕说。

  “啊?”因为太过难以置信,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显得有些傻呼呼的。

  “我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这么笨。”他突然又损她。

  “啊?”她二度傻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这话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啊啊啊,感觉好像有一点亲密……

  呃,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身为我的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欺压到头上,还被打到差点丢了小命,你这不是在丢我的脸吗?”他继续说,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璩心宁一整个无言以对,心想着世子爷没搞错吧?那位王姨娘才是他的人,而她只是一个帮他煮饭的小厨娘而已好吗?她这个外人、下人不被欺压,难道还能反过来欺压他的妻妾、欺压主子不成?

  经一事长一智。看样子勤王府一点也不适合她安家,她得重新谋划后路,趁早为离开王府做打算才行。

  存钱,开店。看样子最终她还是得走上这一条路……

  “啊!”额头突然遭受到攻击,让她遏制不住的喊了一声。

  “我在和你说话,你神游到哪里去了?”唐世子爷瞪她一眼。

  “没有啊。”她心虚的小声回道。

  “那你说说看我刚才说了什么话?”他双手盘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顿时哑口无言,他则再度伸出手来,又在她额头上赏了第二颗栗爆。

  璩心宁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整个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呆、吓傻了。

  她在想……她该不会还在昏迷中,因为太过气愤,太想报复让王姨娘,才会想法暴走,变得极端,幻想出世子爷大人对她有意,让她的地位翻涨,气势能狠压过那位王姨娘,然后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

  否则的话,高高在上又亲口说过对她没意思,从未有过纳她为妾想法的世子爷,又怎可能会对她有这些状似亲密的举动呢?

  这一定是场梦,一定是。

  “又神游到哪儿去了?”他摇头叹气,语气中竟然有丝宠溺的味道。

  这一定是场梦,一定是场梦。她对自己洗脑。

  “好好养伤,你什么事都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想。我走了。”

  他待的时间不长,和来时一样突然的走了,因此在他离开后,璩心宁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卧房时有种如梦一场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