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她无奈的一笑,摇头道:“没有。”

  “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没有。”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刚才所发生的事,只能说:“王爷好像不喜欢宁儿做的菜。”

  “怎么会?”小叶吃惊的道。宁儿的厨艺可是连担任过御厨的李大厨都推崇,王爷怎会不喜欢呢?

  她摇了摇头,对两位师傅鞠躬道:“厨房还是需要两位师傅坐镇,宁儿年纪小,经历和阅历都嫌不足,希望以后还能请两位师傅继续指导宁儿。”

  “别说这话,你虽然年纪小,但手艺却不输在厨艺里浸润数十年的老厨子。咱们教学相长,互相、互相。”大叶说。

  “闻道有先后,大叶师傅这么说不是折煞宁儿吗?”

  “你啊?”大叶摇了摇头,一脸我说不过你的表情,但眼里流露的全是满意之色。

  他终于明白李大厨为什么会这么疼这丫头了,像她这样一个谦逊又有礼貌,懂得尊师重道又聪明懂事的丫头,谁见了能不疼她、不宠她呀?

  日子一天一天度过,勤王爷没再派人来找她麻烦,璩心宁杯弓蛇影了几天,见

  一切皆风平浪静后,也终于放下心来,继续窝在松风院里做个快乐的小厨娘。

  在她十五及笄的那一天,世子爷赏了一天假给她,让她可以出府一天。她当然不可能回家,而是去了林芸娘那儿,与芸姨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办了一桌菜,然后谈天说笑的过一天。

  在勤王府当厨娘的日子和她所期盼的一样安稳平顺,不知不觉的又过了几个月。

  这段期间她除了负责世子爷的膳食之外,没有其余的工作,可谓事少钱多离家近。再加上原本听说难伺候的主子不仅不难伺候,对她简直可以说是大方恩宠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总是有着赏不完的恩赐。

  对于世子爷的赏赐,她一定会和大家分享,以论功行赏、见者有分和独乐不如众乐为原则分配给大家,以免有人因羡慕嫉妒恨而引发事端。换句话说,她在人际关系上可是下足了苦功,尽力做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程度。

  总而言之,在没有压力又能每天睡饱吃饱的滋润下,她和刚进王府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整整大了一号。

  李大厨上回看到她还笑盈盈的瞅了半晌后,忽然冒出一句“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叹,让她顿时有种满头黑线的感觉。

  在勤王府当厨娘对她而言可以说是轻松愉快的,就像她穿越前的生活一样,只是少了点自由与娱乐而已,但是这是时代不同的关系,她真的没得抱怨。

  她最近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干脆就在这儿安家,终身待在勤王府里也不错,因为在这里她什么事都不需要操心,只要专心做她喜欢的料理就行了。

  璩心宁从不认为自己单纯或天真,只是老天爷好像特别喜欢整她,总在她设想完所有美好愿景之后,再当头给她狠狠地一棒,打得她眼冒金星、不支倒地。

  “你还不承认吗?”从繁花院来的丫鬟气势凌人的对着她喝斥道。

  璩心宁心想,她什么事都没有做,到底要她承认什么?

  这件事说起来她真的既冤枉又无辜,她是世子爷的专属厨娘,一直都好端端的待在松风院里做事,既没招谁也没惹谁,结果听说是世子爷妾室的女人就这么冒了出来,指名要吃她做的料理。

  这没问题,反正她本来就是个厨师,客人上门要吃什么她就做什么,问题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会儿上门的是专门来找碴的奥客。

  吃了肚子疼就说她想谋害她,这个女人有被害妄想症不成?更何况话都是她在

  说的,她要说头疼还是肚子痛都由她,是真是假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要她承认什么?

  她抿紧唇瓣没有吭声,知道否认也没用,这位王姨娘就是存心来教训她的。“问你话怎么不回答?不说话就是默认。”狐假虎威的丫鬟青儿喝道。

  “我若说自己是冤枉的,你们会听我说吗?”璩心宁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嘲讽的开口。

  “你的意思就是我污蔑你了?”王姨娘皮笑肉不笑的轻声问道。

  “你想怎么样?”璩心宁懒得再与她废话,直接挑明了讲。

  王姨娘没有应声,一旁的青儿直接对等在两旁的两个婆子命令道:“把她拖下去,照规矩打五十大板。”

  五十大板?这是要她的命!

  “我是世子爷的专属厨娘,你们胆敢对我用刑?我若受伤卧病在床,无法替世子爷准备膳食,你们确定承受得起世子爷的怒气?”她厉声恐吓。

  两名正要动手捉她的婆子身形一滞,不由得犹豫了起来,就连青儿都敛起了嚣张的神色。

  听见她拿世子爷来威吓她,王姨娘原本已经够生气了,见手下的丫鬟与婆子竟还真被她给吓住,一动也不敢动,让她更加火冒三丈。

  “干什么?还不拖下去!”她怒不可遏的冷喝道。

  主子都出声了,两名婆子哪敢违抗,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将璩心宁捉住,押到一旁去行刑。

  璩心宁从没受过这样的污辱与疼痛,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泪水却已弥漫模糊她的视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