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种自食其力的生活虽清苦却也不难过,只是她们两人都没想到林芸娘的生活才稳定下来,李氏却接着患病,最后竟因病而逝,留下一个五岁的女儿,也就是璩心宁。

  对于李氏的丈夫璩勇在妻子病逝不到半年就再娶杨氏,林芸娘无话可说,却不由自主的关心着好姊妹所留下的那个孩子,担心她会遭后娘虐待。不过她终究只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个没婆家也没娘家可依靠的寡妇,能做的事实在是很有限,完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别再回去了,以后就和芸姨住吧。”她心疼的摸了摸璩心宁被打得红肿的脸蛋,柔声劝道。

  “好。”

  璩心宁点头答应,让她顿时喜出望外。因为这话并不是她第一次对这丫头这么说,但这丫头过去总是对她摇头,天黑了就回家,让她焦心不已却又无能为力,但这回她竟然说好?

  “真的吗?你别骗芸姨。”她激动的抓住她的手。

  璩心宁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忽然低头道:“我不想嫁给赵老爷。”

  “什么赵老爷?”林芸娘呆了一下,忽然想到这丫头好像再过几个月就要及笄,可以嫁人了,时间过得真快。

  “西坊街的赵老爷,我偷听到娘和爹商量着要将我嫁给赵老爷做填房。”她低声说。

  “你说什么”林芸娘立刻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既震惊又怒不可抑。“这是真的吗?那赵老爷是什么样的人,你爹难道不知道吗?那杨氏安的是什么心,你爹竟然也由着她?这太不像话了!不行,这件事我非管不可,我一定要问清楚他们到底想怎样?这不摆明想害死你吗?他们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覆,我绝不罢休!”

  说完,她怒气冲冲的就要往外走,却让璩心宁给拉住衣服,后者用力的摇头,恳求的对她说:“芸姨,您别去问,问了他们就知道我躲到您这来了。他们是宁儿的父母,有权将宁儿许配给任何人。他们有理,您却没有,所以您别去,别让他们知道我在这儿,只要他们找不着我,自然没法将我嫁到赵家。”

  “可是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及笄了,你总得嫁人,不能在这里躲一辈子。”林芸娘眉头紧蹙,满腹忧虑又愤怒不已。

  “先度过这个难关,以后的事咱们以后再说好不好?”她恳求道。

  林芸娘皱了皱眉头,看她一脸乞求的神情,最后终于轻叹了一口气,安慰她又像自我安慰般的对她说:“我看那位赵老爷也不可能为了你而一直不再娶,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能听见他又成亲的消息,到时候不管是你爹或那个杨氏都没办法再逼你嫁给他了。你就先在我这躲一阵子吧。”

  “谢谢芸姨。”璩心宁立刻破涕为笑,随即又担心道:“如果爹和娘找到这儿的话——”

  “他们若敢来,我定用扫帚将他们扫出去!”林芸娘凶悍的说。

  “谢谢芸姨,宁儿给您添麻烦了。”璩心宁歉疚的朝她鞠躬。

  “我不爱听这话。”她摇摇头,伸手摸了摸她苍白而瘦削的脸,柔声问:“你的身子都康复了吗?脸色看起来还是很苍白,也比前阵子瘦了许多。”

  “都康复了,大病初愈不都这样吗?芸姨别担心。”璩心宁微笑道。

  “叫我怎能不担心?”林芸娘叹息。“你娘在过世前曾托我照顾你,上回听说你溺水,差点连小命都没了,你可知我有多担心?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芸姨怎么对得起你在地底下的娘亲,对得起她对我的信任与托付?”她擦了擦眼角,又抚了抚胸口,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对不起芸姨,宁儿总是让您操心。”璩心宁满怀歉意的低下头。

  林芸娘摇了摇头,轻轻地将她往房间的方向推了推,柔声道:“可怜的孩子,你这些天都没睡好吧?去躺下来休息,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别想,有芸姨在。”

  她疲惫的扯了下唇瓣,点点头,从善如流的转身往里头的房间走去。

  累。

  璩心宁——

  不,应该说曲宁才对——

  不,也不对,身体是璩心宁的,灵魂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曲宁……

  总而言之,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叫曲宁或者是璩心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身为曲宁的她穿越了,穿到这个去掉中间的心字,与她的名字读音非常相近的十四岁小姑娘璩心宁身上,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则在她穿越来前几分钟就因为溺水而咽了气,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对于穿越,她一直认为是天方夜谭,是无稽之谈,直到它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只剩一种感觉,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因为这么离谱、难以置信的事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她无人可问为什么,只能问天问地,而天地不语,不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

  她真的好想哭。

  她从没穿越过,也没听过真人穿越的经历,所以不知道她的情况算不算正常。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虽已不在,但许多记忆却仍存在脑袋中,让她感觉就像自己的记忆一样,但一个人又怎会拥有两份完全不同人生的记忆呢?

  幸好,这种情况虽然有点怪异,但璩心宁的记忆却帮了她好多,帮她熟悉这个世界的人事物,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习惯自己的新身分,免得做出什么怪异的言行举止,被当成疯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