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几道菜,入口后的味道竟异常的美味,令他双眼一亮,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世子爷,怎知却见主子已经动筷,正在吃着一盘他尚未尝试过的炒青菜。

  “世子爷!”他大惊失色的叫道。

  “死不了的,就算要死也还有你陪我作伴。”唐奕挥挥手,有滋有味的吃着桌上这几道菜。

  食物都让他吞下肚,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唐墨发现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听天由命,反正从唐笔没看顾好世子爷,让世子爷差点命丧黄泉而被杖责至死,王爷指派他来服侍世子爷之后,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怎么不吃了?想让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死,黄泉路上连个伴都没有吗?”唐奕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

  唐墨没有应声,认命的直接举筷就吃,心想着也许就这样中毒死了也不错,至少不需要再继续忍下去,而且说不定下回重新投胎时,他能投个好胎,不必再做个让人使来唤去,要你生就生死就死的下人。

  不过说真的,这间小饭馆做的菜还真是好吃,即使它有毒,最后一餐能吃到这样的美味也是挺不错的。这么一想后,他顿时全豁了出去,不再管生死或主仆分际,大口的吃起饭菜来。

  唐奕没想到唐墨会突然被饿死鬼附身,吃得如此凶猛,为防桌上的菜被他一个人吃光,也卯起来狂吃。桌面上五道菜,一道汤,不一会儿便风卷残云的一扫而空,只剩一些白饭没吃完。

  “嗝。”唐墨还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吃得很饱呀。”唐奕斜睨着他。

  唐墨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既尴尬又不知所措的低头忏悔。

  “去厨房把烧菜的师傅带出来。”

  “是。”唐墨立刻如获大赦的转身飞奔而去,不一会儿便带来一个满脸沧桑,又瘦又黑还有些驼背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他正一脸惊惧,诚惶诚恐,汗如雨下。

  “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唐奕问。

  “是……是。”瘦黑汉子抖着声回答。

  “厨房里只有你一个厨子?”他再问,目光瞟向唐墨,后者微微地颔首点头。

  “是……是。”瘦黑汉子再度回答,声音愈抖愈厉害。

  唐奕顿时觉得无趣,随意道:“菜做得不错,满香的。唐墨,打赏。”

  “是,世子爷。”唐墨立即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

  “走吧。”唐奕起身,唐墨立即跟上,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转眼间便没入人群中,走得无影无踪。

  小饭馆内一片寂静清冷,和店门外大街上熙攘热闹的情景形同两个世界。

  一名妇人从厨房那边偷偷地探出头来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店里那令人胆战心惊的两人已经不在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走了?”她走到那名瘦黑汉子身边小声的问道,声音中有着明显的心有余悸。

  瘦黑汉子没有回答,整个人却忽然脱力般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孩子他爹!你怎么了?他们动手打你了吗?真是没天理喔,咱们的命怎么会这么苦——”妇人正准备哭喊自己的命苦,却被瘦黑汉子突然开口说的话给呛住了。

  “没,给了打赏……”

  “什么?打赏?在哪儿?”杨氏激动的问道,随着孩子他爹的目光看去,立即被平放在桌面上的银子晃花了眼。

  她迅速跳了起来,一把就将那足足有十两的白银收进袖袋内,不忘防贼似的左右张望了一下。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十两可是足足抵他们饭馆半个月的收入呀。

  “孩子他爹,这件事可不许你对人说,咱们家欠了不少债,一传出去债主马上就找上门了。”杨氏一脸严肃的嘱咐男人。

  “刚那锭银子应该有十两吧,难道还不够还债?”瘦黑汉子从地上爬起来,不确定的问。

  瘦黑汉子姓璩名勇,是饭馆的厨子,也是饭馆的东家,在元配李氏病逝后隔年娶了杨氏为继室,后者为其生下一儿一女,连同元配留下的一女,共有三名子女,一家五口就住在小饭馆的后院里,以此饭馆为生。

  “若是前些日子宁儿丫头没出事的话,还能还上一大半,但现在……”杨氏愁容满面的叹息道:“这事该怪我,我根本不该让她帮我到河边洗衣服,她年纪还那么小,应该让她和宝儿、翔儿一样好好的待在家里——”

  “说什么呢?那丫头都十四岁了,怎还算小?就是因为你一直宠着她、由着她,她才什么都不会,连洗个衣服都会落水,害得咱们又得替她花钱请大夫。”璩勇愤声道。

  “欸,你也别这么说,她又不是故意要落水的。”

  “她若是故意的,我马上掐死她!”

  “你这个做爹的怎能说出这种话?若让旁人听见,指不定又会说我这个继母搬弄是非。”杨氏一脸忧虑的闷声道。

  “谁敢胡乱说话,我撕了他的嘴。”

  杨氏正欲开口,外头却传来有客上门的声响,“老板,还卖不卖饭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