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厨娘戏王侯 > 上一页    下一页


  达达的马蹄声在领头的一声“吁”响中渐渐停了下来,落在后头的侍从赶紧策马来到主子身边,恭声询问:“世子爷?”同时谨慎的看了下四周有无可疑之人。

  坐在领头俊马上的是个年轻男子,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长得十分英俊,不过身形略显瘦削单薄,脸色也有点苍白,好像曾大病一场,身子尚未完全调理过来的模样。

  当今皇上有两位同胞兄弟,一为安王,一为勤王。他便是勤王的嫡长子,也是勤王府的世子爷唐奕,现年二十四,拥有一副好皮相好身世,却没有相对的好名声,是京城里有名的浪荡子,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唐奕吸着鼻子,左顾右盼的问侍从唐墨。

  “什么味道?”唐墨愣了一下,也跟着抽起鼻子来。

  他不确定世子爷所谓的味道到底指的是香味或是臭味?若是前者,这大街上有酒楼饭馆,也有小吃摊,各种食物香味四溢混杂不清,实在很难一一分辨其来源;若是后者——他用力的抽吸着鼻子,感觉好像……

  唐奕忽然从马背上跳下,转身朝右手边的一条巷子逆风而行的走了过去。

  “世子爷!”唐墨愣了一下,赶紧跟着跳下马,将缰绳丢给后头的小厮,迅速的跟了上去。

  顺着小巷一会儿拐左一会儿拐右的走了一段路,他们来到另一条热闹的街上,只是不同于上一条街的是,聚集在这条街上的人多是贩夫走卒,布衣草鞋,衣衫褴褛。这让衣着光鲜的唐奕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微微地蹙起了眉头。

  “这里是哪儿?”他问唐墨。

  “西市。这里是京城里一些身分地位较低,也没什么钱的百姓聚集的地方,这里所卖的货物和吃食都是次级品,但价格便宜,因此一直以来都很热闹。”唐墨答道。

  西市虽看不见几个穿着光鲜亮丽之人,但大街上却热闹非凡,各色店铺悬着大大的招牌,街道的两侧排满了贩卖各式各样南北杂货与吃食的小摊,伙计的吆喝声、客人的还价声、笑声、说话声等等充斥整条大街,显得活力十足又热情洋溢。

  “原来京城里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唐奕有些怔忡的喃喃自语,随即又很快把这事抛开,吸着鼻子寻香而去。

  他的衣着华丽,气质不凡,明显也代表着身分的不凡。平头百姓、市井小民最避之唯恐不及的可不就是这种有权有势又招摇之人吗?所以一见他走过来,便纷纷让路与他先行。

  闻香前进,唐奕来到一间小饭馆,这间饭馆甚至连招牌都没有,只在入口处上头挂了个大大的“饭”字。

  饭馆小小的,里头只有五张桌的空间,但生意却极好,座无虚席。

  不过有无座位对唐奕世子爷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他一走进饭馆自动就有人让位,再加上唐墨机灵的安排,不一会儿便有张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桌椅让出来请他上座,伙计带着些许僵硬的微笑,躬身立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招呼着。

  “大爷,您要吃点什么?”

  “你们这里有什么?”唐墨冷峻的问。

  “有饭有菜。”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他怒声喝斥。

  “大爷饶命!”伙计被吓得脸发白,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爷是来吃东西,不是来逞威风的。”唐奕有些不耐的开口。

  “是,世子爷。”唐墨立即躬身应道,随即转身朝仍跪在地上的伙计喝令,“还不快去把你们饭馆里好吃好喝的饭菜全部端一份上来,杵在那里做什么?”

  “是,小的立刻去。”伙计迅速爬起身,飞也似的往后头的厨房跑去。

  而其他还在用餐的人则囫囵吞枣的以最快速度将桌上的饭菜往嘴巴里塞,不一会儿就留下饭钱走得一干二净。

  等待上菜期间,唐墨打量着这间既寒酸简陋又窄小肮脏的小饭馆,眉头愈皱愈紧。

  “世子爷,您真的要在这里用餐?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叫小的如何向王爷交代?您看要不要换个地方?”他小心翼翼的问。

  “爷若死了,应该会有很多人额手称庆吧?”唐奕笑道。

  “世子爷……”

  “好了,好了,只是吃顿饭而已没这么严重。”他不在意的挥手,随即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般挑了挑嘴角,说:“况且世子爷我半年前才刚死过一次,你说有哪个不要命或是嫌命长的敢在这时候再对我动手?你若真担心我,那就坐下来陪我一起吃,帮我试毒吧。”

  唐墨神情一僵,顿时后悔莫及。

  “怎么,不愿意?”唐奕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不,小的愿意。只是小的身分低微,没资格与世子爷同桌而食,因此小的站着就好。”唐墨赶紧答道。

  “也许这是你的最后一餐,爷允许你坐下来吃。”唐奕宽容大度的说。

  “是,多谢世子爷的赏赐。”唐墨躬身感恩,然后一脸恭敬的坐下,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个儿知道。

  过了一会儿后,伙计端菜上桌。一道酱菜,一道炒青菜,一道煨豆腐,一条清蒸溪鱼,一盘白切鸡,还有一道笋汤,最后再加一锅大白饭便是全部,看起来既寒酸又寻常,但唐奕却是一副食指大动的模样,让唐墨只能认命的拿起筷子,战战兢兢的用自己的身体来为主子试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