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对我而言,你是一个很谈得来的好朋友,和你一起的感觉很轻松。那阵子我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常找你,如果让你误会,我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宣丞赫致歉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因为心情不好想放轻松所以才会约我出去吃饭和看电影?”

  “嗯。”

  “啪!”

  一记巴掌声蓦然从门口传来,惊得屋内两人同时转头看去,然后不一会儿就见宣丞赫退回门内,将大门关上,再转身面向他们时,一边脸颊又红又肿,上头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舒怡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爽,那个女人凭什么动手打她的男人?

  不过她没出声说什么,反倒是坐在沙发上的秦父突然指着他儿子的脸,哈哈大笑的说:“这就是你三心二意的惩罚,活该!哈哈……”

  舒怡只能庆幸自己现在没喝水,否则肯定会噗出来。严肃不苟言笑的总裁大人私底下竟是这么一个……该怎么说呢?顽皮、不着调、好似老顽童的人吗?真是太让人傻眼了。

  “你跑到这里做什么?公司要倒了,你没事干吗?”宣丞赫没好气的问。老子不尊,儿子自然不孝。

  “我倒希望能倒,这样就有时间陪你妈到处游山玩水,不必工作了。”秦父浑然不在意的回道。

  “你到底来这做什么?”宣丞赫翻了翻白眼道。

  “看儿媳妇不行吗?”

  “信你才有鬼。”

  “这世上本来就有鬼。”

  “你见过?”

  “见过,而且还见过不少。懒鬼、顽皮鬼、饿死鬼、好吃鬼——”

  “噗……”舒怡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对父子私底下相处是这副模样,太没大没小了,但气氛好好,也好好笑。

  “咳!”秦父轻咳一声,老脸微红。他太习惯和儿子斗嘴,一时竟忘了还没进门的准媳妇还坐在一旁,真是有失长辈的尊严。

  “我到这来除了探望儿媳妇外,主要是想来问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回公司上班?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忙,有多少事要你帮忙去做。”他换上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问道。

  “公事重要还是你儿媳妇和孙子重要?”宣丞赫只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顿时间便将秦父喳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瞪他。

  然后父子俩就在那边大眼瞪小眼的瞪个不停,让舒怡不得不出声打个圆场。

  “其实你可以去公司上班,只要不出差远行就好。”她对宣丞赫说。

  “我不放心。”宣丞赫摇头拒绝道。

  “但你也不能一直守在我身边,直到孩子生下来之前都不进公司上班吧?”她说。

  宣丞赫摇头,道:“等结婚后有老妈陪在你身边就行了。”

  “这还不简单。”秦父猛然拍手道:“何必等到结婚后,舒怡现在就可以搬到咱们家住,这样你妈现在不就能陪在她身边了吗?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你是傻瓜呀,竟然想不到?”秦父一脸鄙视的看着儿子。

  “这么简单的事我怎么可能想不到,我是想和我老婆过断甜甜蜜蜜的两人世界好吗?到底谁才是傻瓜呀?”宣丞赫没好气的鄙视回去。

  “你……我要走了,再待下去我会被你气死!”秦父恼羞成怒的起身道,说着就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爸!”舒怡不知所措的追着他叫道,在途经宣丞赫身边时,急忙抓着他着急的低声道:“你快跟爸爸道歉,把他留下来呀。快点!”

  “爸很忙,没时间留下来和我们聊天啦。”宣丞赫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然后转头对父亲说:“爸,慢走,我就不送你了。麻烦你跟妈说她若想儿子媳妇的话,这里随时欢迎她过来串门子。”

  “知道了。”秦父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回答道。

  舒怡愕然眨眼,总觉得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感觉。他们父子俩刚才不是都已经吵到要翻脸了吗?怎么现在这对话,这语气……

  “对了,儿子。”正欲举步离开的秦父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问:“那位江小姐有没有问过你,我们父子俩为什么不同姓这个问题?”

  “没有。她怎会知道我和你不同姓?”宣丞赫疑惑的问。

  “因为我给过她我的名片。”秦父说,接着又像喃喃自语般的说了一句:“看不出来还是个有心计的。”说完之后便挥手离开。

  宣丞赫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舒怡则在眨了眨眼后,莫名其妙的转头问他,“爸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他刚才到底有没有生气呀?我都被搞混了。”她现在真的觉得脑袋有些紊乱。

  “他没有生气,我和他平常就是这么相处,你以后就习惯了。”宣丞赫眨了眨眼,回神对她说道。

  “所以他真的没生气?”她认真的问。

  “没有。”

  “那他怎么走了?”她还是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没搞懂这对父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宣丞赫将她牵到沙发坐下之后,这才开口向她说明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爸,他很忙,没时间留下来和我们聊天。他到这儿来其实只是来看看我们好不好而已,没有其他目的,确定我们俩都很好之后自然要走。爸他不是一个会用嘴巴表达情感的人,这就是他表达的方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