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江小姐,我不知道你这样闹是想得到什么,如果是想得到丞赫的话,你不觉得这么做只会让他对你更厌恶吗?”

  闻言,江静绢不由得将视线转向宣丞赫,只见他冷厉的看着她,脸上全无她记忆中的温柔笑意,有的只有厌恶与冷漠。

  舒怡继续说:“丞赫他是个成年人,不是小孩也不是物品,他有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也懂得明辨是非。你刚才所说的话是不是事实,他这个当事人又怎会不知道,又怎会被你的三言两语所蒙骗住呢?但你好像不明白。”

  说到这儿,舒怡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像劝导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这世界上什么都能勉强,只有感情是勉强不来,一厢情愿往往是自讨苦吃。其实人生短短几十年,与其将时间浪费在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身上痛苦着,为何不去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笑着、幸福着呢?人生可没重来的机会。”

  说完最后一句话,舒怡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她的人生不久是重来过的吗?

  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有多么的得天独厚,以及多么的感谢,因为她有了重来的机会。

  姑且不论重生后,她的命运由不由她,结局是喜是悲,她都比任何人多了这个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重新拥有年轻的机会,重新体验人生的机会,重新爱人与被爱的机会,不是吗?她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得天独厚。

  “江小姐,我真心希望你也能获得幸福。祝你幸福。”她真心诚意的看着江静绢说,说完便直接拉宣丞赫举步离开,留下江静绢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原地久久未动。

  自那天之后,江静绢便从他们生命轨道中消失了,从此未曾再出现过。

  日子在忙碌中过得特别的快,舒怡感觉好像眨一眼,她便从舒小姐变成宣太太,然后再眨一眼,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生了下来。

  当然,这只是她在事后回想起来的感觉,如果实际上的结婚和生孩子这两件事都这么轻而易举的话,离婚率大概会比现在多个N倍,而妇产科大概也差不多快要绝迹了。

  回想两人的婚礼,舒怡的印象除了人多之外,就是累,其他还真没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倒是生产那天的事让她记忆犹新,因为他们的儿子比预产期早了十天来报道,而且来得惊天动地。

  那天她真的不觉得自己有要生了的感觉,只觉得头突然有些痒,不洗浑身不自在,但偏又已经是三更半夜,宣丞赫拿她没办法,只好亲自晚起袖子为她洗头了。

  夫妻俩窝在房里的浴室洗头洗得你侬我侬时,她觉得小腹突然一缩,一股湿热之意顿时从两腿间蔓延开来,令她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

  “啊!”

  “怎么了?”

  “羊水破了,我好像要生了。”她苦笑道。

  “什么?!”宣丞赫大叫一声,整个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转身就往浴室外冲了出去,一边还朝外头大喊大叫着:“妈!妈!小怡要生了,妈!”

  然后大概过了两秒,他又冲回浴室,拿气浴巾就想将她仍带着泡沫的头发裹住。

  “等一下,你要干什么?”她阻止他叫道。

  “送你去医院。”他面无血色,一脸冷静的说道。冷静明显是装的,否则就不会忘了要先把她的头发冲洗干净了。

  “那你也要先帮我把头发洗干净呀。”她哭笑不得的提醒他。

  “羊水破了就要尽快到医院去。”他依旧看似冷静而坚持的说。

  “傻儿子!当然要先把头发洗好吹干才去医院,不然小怡这样出门会生病会留下病根的。”秦母匆匆从浴室外进来,一边说一边将她的傻儿子往浴室门外推道:“你出去整理该带的东西,这里交给我。”

  然后砰的一声就把浴室的门给关上,上锁,免得早已紧张到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儿子跑进来碍事。

  妈,对不起,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舒怡一脸歉然的说道,她大概是唯一一个让婆婆为她洗头发的不孝媳妇了。

  那天,为了这个小家伙的出生,他们可谓是全家总动员,她的婆婆亲自帮她这个不孝媳妇洗头、吹发、换衣服,她的公公跑进跑出的帮忙她备车,甚至当司机送她到医院,而她那个紧张到六神无主的老公则是陪产了一整晚,然后在大家都要累坏时,这个顽皮的小家伙才姗姗来迟的在隔天早上七点呱呱坠地。

  想起那天的经过,舒怡便觉得好笑,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娃娃车里儿子白白胖胖的脸颊。

  “什么事这么好笑?”

  宣丞赫忽然从房门外走了进来,令她讶然的瞠大双眼,忍不住转头看了下床头闹钟上的时间,问他,“你怎么回来了?”

  现在才十点多而已,他去公司上班才两个小时怎么就回来了?

  “你还没回答我,你在笑什么?”他问道。

  “只是想到这小子出生那一天的事。”她答道。

  听她这么一说,宣丞赫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天大伙儿真的都被小家伙的提前报到搞到人仰马翻。

  “你怎么回来了?”她再次问他。

  “今天是你的生日。”他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