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所以言归正传,今天这突然上门的客人应该也是他的客人才对。

  “一定是来找你的。”她说。

  “也许又是妈妈在家里煮了什么东西,让人送过来给你吧。”他说着起身走向大门,而舒怡则因他说的话而微笑了起来。

  没错,接着前三天之后第四位上门的客人是秦家的管家,奉他妈妈之命送来一锅中药鸡汤,无油无腥,让近来总是啃吐司过日子的她第一次尝到肉味却没有吐,简直欣喜若狂。

  因为她其实一直很担心自己摄取的营养不够会影响到腹中胎儿的发育,这下有这位精通药膳的好婆婆在,她便不需要再担心了。

  为此她还对宣丞赫说一句“我好爱你妈妈”的话,让他既安慰欣喜又莫名其妙的醋意横生,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不断地纠缠着她,问她“那你爱我吗?”又或者是说“你别只爱我妈妈,也要连她儿子一起爱呀。快点跟我说你也爱我。”之类的话,让她一整个好气又好笑,从没想过他竟然还有卢人的天分。

  第二次与他同居,感觉却和上一次完全不同,她知道这不仅是时间地点改变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心态变了,因为这一次她真的感受到他的真心,也感受到因他而生的幸福感受了。

  目光随他而动,她看着他走到门前动手把门打开,然后讶然的脱口唤道:“爸?!”

  舒怡闻言,半躺在沙发上的身子立刻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迅速朝大门方向迎了过去。总裁耶!她突然有一种朝圣的心情。

  “江静绢?你怎么……”

  站在门前的宣丞赫忽又发出惊愕的声响,脱口而出的言语让舒怡猛然停下脚步,脑袋倏然间一片空白。

  总裁和江静绢?他们俩竟然一起出现,一同前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摊牌吗?

  难道总裁中意的儿媳妇是江静绢,所以才亲自带着那个女人上门来与她摊牌,会是这样吗?她面无血色,脑袋突然变得一片紊乱。

  “爸,你们怎么会一起到这里来?”宣丞赫在一阵错愕后,脱口问道。

  “刚刚在楼下碰到,江小姐听说你在这里,便说许久未见,顺道上来跟你打声招呼。”

  秦父简单的答道,言语中却清楚的透露出两件事。一,他和江静绢并非一道来的;二,江静绢并非他邀来,而是自个儿上门的。

  不过听在舒怡耳里,秦父还透露出第三件事,那就是他对江静绢并无特别之意,这可从他称呼江小姐的称谓来看,也可从他直白的回答探得。为此,舒怡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整个都稳了下来。

  “这么巧,你怎会到附近来,来办事的?”宣丞赫惊讶的问江静绢。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会在这里遇见了伯父。”江静绢微笑道,声音仍是那般轻声细语,有如黄莺出谷,如沐春风。

  “你们聊吧,但别太久,我儿媳妇还在家里头等呢。”秦父突然插口,接着便直接越过宣丞赫走进屋内,与呆站在客厅里的舒怡碰个正着。

  接着让舒怡傻眼的是,以前在公司里难得一见,每回见到都严峻无比、威严无欢的总裁大人竟对她调皮的眨了眨眼,让她差点没忍住的喷笑出来。

  看样子她未来不仅会有一个好婆婆,也会有一个好公公。这样看来上一世的宣丞赫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这对开明的父母肯定是加分不少,功不可没。

  “总裁好。”她开口招呼道。

  “婚期都定下了,还叫总裁?”秦父挑眉道。

  “爸。”舒怡脸色微红,立即改口叫道。

  “好!”秦父开心的呵呵笑道。

  回头看见这一切的宣丞赫嘴角微扬,心情显得很好。

  “不请我进门坐坐?”仍站在门外的江静绢忍不住开口问道,心底有股酸味正在发酵。

  这个男人原本不是已经转移到她身边了吗?为什么又突然回到前女友身边,还有,刚刚秦父所说的儿媳妇,以及隐约从屋里传来的那句“婚期都定下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是他这一个月都未与她联络的原因吗?他和前女友复合,而且还准备结婚了?

  “抱歉,这不是我家,是我未婚妻的家。不太方便。”宣丞赫回过头来,歉然的对她说。

  “未婚妻?”江静绢脸色白了白,强颜欢笑的问道:“我之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你有未婚妻呢?”

  “之前我跟你说过我有女朋友。”

  “我以为你们分手了。”

  “我们复合了,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婚礼订在下个月二十八号。”宣丞赫看着她,直截了当的说。

  他知道江静绢对他有好感,否则之前不会经常答应他的邀约与他约会,可是眼下他在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后,也只能辜负她对他的青睐了。值得庆幸的是,他除了与她一起吃几顿饭,看过两场电影,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超出普通朋友关系的举动,更未给过她任何承诺,这让他的愧疚减轻了不少。

  “我们可以谈一谈吗?”江静绢面无血色的看着他,轻声求道,节奏又有些急切的说:“我以为你喜欢我,所以之前才会经常打电话给我,约我一起吃饭,一切看电影,不是吗?”她不想就这么认输,这么放弃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