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舒怡似乎知道他想做什么,伸手将床头灯打开后,分别指向房门的方向,以及身后墙角处的开关对他说:“灯的开关在门边,还有这边也有一个。”

  “这是不是表示晚上我能睡在这儿了?”他嘴角微扬,含笑的凝望着她问道。

  “不是。”她愣了一下,心口不一的答道。

  宣丞赫扯唇笑了笑,没有执着在这个问题上,因为从刚刚的午睡便可知,她完全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巴说得狠,但心却软得一塌糊涂。

  他之前怎会没发现这点呢?如果早知道的话,不管她是要分手还是要搬家,又或者是要离职,他只要好好的与她说上几句好话,或耍个无赖、服个软,一切就会与现在不同了。

  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还有,之前的他真的很该死,现在只盼他这个浪子回头得还不算晚了。

  “想吃什么?”甩开五味杂陈的情绪,他柔声问她。

  “杂粮吐司。”她回答。

  “还有呢?”

  “没了。”

  他愕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跟他开玩笑。杂粮吐司?如果拿来当早餐点心他还可以接受,但是他们接下来要吃的是晚餐耶,一句杂粮吐司,然后就没了,这叫他如何允许?

  “就吃吐司,不吃别的吗?”他蹙眉问道。“吐司能有什么营养,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我现在的身体状况首先要考虑的不是营养问题,而是要吃下去之后不会如数吐出来。医生也说了,只要吃得下去不会全部吐出来就好。”她打断他说,脸上表情和语气都显得很无奈。

  “这么严重吗?”他的眉头皱得死紧。

  “其实也还好,大概就比你想象中严重个五倍、十倍吧。”她自我揶揄的苦笑。

  宣丞赫笑不出来也无话可说,因为他还未看过她孕吐的模样,无法置评。

  “我去帮你买吐司,还是你要跟我一块去?”他问她。

  “你去帮我买吐司,我带小黄和小灰去公园散步,在那里等你。”她思索了一下,开口对他说。

  公园和面包店在今天下午去的那间咖啡店时都有经过,他应该不会找不到才对。

  “你一个人可以吗?”他有些不放心。

  “今天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她说。

  “对不起。”他浑身一僵,愧然道歉。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不是为了要让你内疚。还有,我肚子好饿。”她无奈的看着他说,突然发现自己实在很不爱听他对她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好,我现在就去买吐司,饮料呢?要喝什么?”

  “酸的就行。”

  宣丞赫点头,带着钱出门去,舒怡则慢吞吞的起身下床,为小黄和小灰系上牵绳后,带着它们一路散步到公园去。

  差不多她前脚才踏进公园,他吼叫紧接着就寻来了,手上提了一袋面包,还有两杯饮料。

  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他将她要吃的杂粮吐司递给她,再将两杯饮料,一杯是柳橙汁,一杯是柠檬爱玉送到她面前让她选择。

  “你吃什么?”她问他。除了她要的面包和饮料外,他没买别的食物。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他说。

  “你用不着这样。”她皱眉道。

  “不仅吃了油腻的东西会让你想吐,闻了味道你也会想吐不是吗?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能吃的,我也能吃。”他平静地说。

  “你可以把东西拿到远一点的地方吃,别让我闻到味道就行了。”她看着他说。

  他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别担心我。”

  “谁担心你!”她哼声撇开头去。

  宣丞赫嘴角扬了扬,拿起杂粮吐司配着她挑剩的那杯柠檬爱玉,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看小黄小灰在公园的草坪上打滚游玩着。

  突然间,一阵食物香气随风飘来,像是咸酥鸡的味道。这思绪才在脑中飞过,身边的人已“呕”了一声,只手捂住嘴巴急忙离开座椅,朝无人的角落奔了过去,然后弯腰狂呕个不停。

  宣丞赫不知所措的站在她身边,完全慌了手脚。虽然之前已听她提过她的孕吐很严重,但是怎能严重到这个地步?这哪是孕吐,明明就像是想把肠胃都给吐出来一样。这样正常吗?

  “还不到九点,医院应该还有门诊,我带你去医院好吗?”在她终于停止呕吐后,他心急如焚的轻声问道,好像怕稍微大声些说话就会将她震碎了一地。

  “我没事。”她虚弱的哑声道。

  “我要听医生说。”他低喃的摇头道。

  她没空理他,“呕”的一声又开始呕了起来,但却什么东西也没吐出来,胃里的东西早就被她吐个精光。

  干呕了一会儿,她脱力的直接坐在地上喘息着。

  他伸手想将她扶起,却被她虚弱的出声拒绝,道:“不要,让我休息一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