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舒怡愕然眨眼,总觉得怎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感觉。他们父子俩刚才不是都已经吵到要翻脸了吗?怎么现在这对话,这语气……

  “对了,儿子。”正欲举步离开的秦父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问:“那位江小姐有没有问过你,我们父子俩为什么不同姓这个问题?”

  “没有。她怎会知道我和你不同姓?”宣丞赫疑惑的问。

  “因为我给过她我的名片。”秦父说,接着又像喃喃自语般的说了一句:“看不出来还是个有心计的。”说完之后便挥手离开。

  宣丞赫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舒怡则在眨了眨眼后,莫名其妙的转头问他,“爸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他刚才到底有没有生气呀?我都被搞混了。”她现在真的觉得脑袋有些紊乱。

  “他没有生气,我和他平常就是这么相处,你以后就习惯了。”宣丞赫眨了眨眼,回神对她说道。

  “所以他真的没生气?”她认真的问。

  “没有。”

  “那他怎么走了?”她还是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没搞懂这对父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宣丞赫将她牵到沙发坐下之后,这才开口向她说明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爸,他很忙,没时间留下来和我们聊天。他到这儿来其实只是来看看我们好不好而已,没有其他目的,确定我们俩都很好之后自然要走。爸他不是一个会用嘴巴表达情感的人,这就是他表达的方式。”

  经他这么一说明,舒怡就懂了。不过这只是搞懂其中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她没搞懂。

  “那他刚刚临走说什么有心计的,那又是什么意思?”

  “只是让我睁开眼睛看清楚一个我原本不知道的事实而已。”他说。

  “什么意思?看清楚什么事实?”他真是愈讲她愈迷惑。

  他先是轻叹一口气,才开口说:“爸说他给过江静绢名片,名片上自然有爸的名字、公司名称和职称,但江静绢却从未对我提起过这件事,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你懂了吗?”他说完,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懂了。”她点头道,现在终于明白那句“有心计”是什么意思了。原来那个女人竟还有这样的心机,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了。

  “还是我老婆好,不是为了钱而接近我。”宣丞赫抱住她道。

  舒怡闻言倏然一僵,不由自主的问他,“如果我也是早知道你的身分,也为了你家的钱才接近你呢?”

  “那就太好了!”宣丞赫抱着她,将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说。

  “呃?这答案……何解?”舒怡有些错愕又有些不解的问道,弄不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讽刺还是什么?

  “意思是幸好我有吸引你之处,这样你就跑不掉了。”他抱紧她,呵呵笑道。

  “笨蛋。”舒怡哭笑不得的说,双手却伸向他背后紧紧地反抱住他,然后钻进他怀里低喃道:“笨蛋,真是一个大笨蛋。”

  但她爱这个笨蛋,好爱。

  一场午后雷阵雨为闷热的夏日傍晚添了一丝凉爽,到公园纳凉的人因而也多了起来。

  舒怡和宣丞赫手牵着手,另一只手则各牵着一直狗,两人两狗顺着公园的人行步道悠闲的散着步,一边闲聊着。

  “下星期就要结婚了,紧张吗?”宣丞赫问道。

  “我为什么要紧张,紧张的人应该是你吧?”舒怡似笑非笑的斜睨他一眼。

  “要搬到对方家里与对方父母同住的人,换个生活环境的人可是你,要紧张的当然是你,怎会是我?”他挑眉回道。

  “爸妈人都那么好,我需要紧张什么?”她反问他。“环境改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婆媳间相处的问题,但我没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点也不紧张。”她朝他咧了咧嘴。

  “感谢我。”他看着她忽然说道。

  “为什么?”她莫名其妙。

  “因为他们是我爸妈。”他一脸得意道。

  她无言的翻了个白眼,没啥诚意的说:“好,感谢你。这样可以了吗?”

  “不客气。”他咧嘴道,然后问她,“为什么我要紧张?”

  “因为你即将失去自由之身,从此以后妻管严呀。”她眯眼,一脸坏笑的表情,小奸小恶的模样可爱得让他忍不住倾身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妻管严?我喜欢。”他大笑道。

  “心口不一。”她娇嗔他一眼,心里甜得似要滴蜜一样。

  “心口如一,真心真意,实话实说。”他一脸认真的说。“你都不知道,自从我的身分在公司里公开,穿着打扮也恢复正常后,那些原本很正常的女人都变得怪怪的,好像我突然变成烤肉,而她们是饿了许久的野狗,恨不得冲过来一口把我给吞了一样,真的有够恐怖的。”

  “哈哈哈……”他一脸心有余悸的夸张模样逗得她大笑不已。

  “还笑!你就不吃醋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